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九十)回眸  

2015-10-07 16:50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九十)回眸

严冬的腊月三十之天,,米运多染完最后一桩客户生意后,眼看红日已经下沉了。他急着收好工具,挑着一副染布担子,着急地向回家的路上走去。凭他的记忆,此地离家还有二十多里,可是大雪越下越大,眼看脚下的大雪足,一时间足有半尺多深了,这北风呼呼叫着,大雪朴面而来,哪晓得今年的大雪如此之怪,从天空飘洒下来的大雪,简直有豆腐块那般的大小,尤其贴在脸上和脖子里时,让人冰冷透骨。他想此时赶不回去了。于是对妻子吴氏说:“哎,看样子回家过年的想法是达不到了。其实即便赶回家去了,像我们这种家境,并没准备啥子鱼肉过年的,不就像平日一样的吗?反正家中四个有父母照管,也没啥子担忧的了。”

妻子吴氏说:“你说的话倒也确实,虽然穷是穷,可是老少箍在一起,总是要温暖一些嘛!尽管风雪如此之大不能行走了,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,总不能冻死在这里吧?”运多说:“前面不是有户有前人家,里外灯火通明,那就在他们屋檐下蹬一晚,明天我们就乘早赶路呗!”于是他便放下染布担子,夫妻二人躲身墙角下,男人把身边带着的火炉和煤球,从新吹燃了起来。虽说大北风吹不着了,然而借着火炉的热量烘烤,总算可以栖身一下了。妻子跟着丈夫一天不歇,勉强昏昏入睡了。米运多此时此刻,哪有一点睡意,于是他双手抱膝,沉思在人生走过的回忆里。

哎!人生如潮,涨退更迭,唏嘘之间,总有失意和失意的时候,冥冥之中,也有彷徨和迷茫。朦胧的心境里,何时能找到花开花落?只奈时运不济,命运坎坷罢了。可是我却始终不信,命运真能制约一个人的意志,和他想追求的俗望。我何必自哀,自怨?就不能每天再苦再累,带着一副笑脸面对众生吗?我要给自已一份淡然心绪,立下一种宁静的气魄,荣辱皆忘。上天是公平的,既然给了你一份苦难,然而也会给你一份快乐和宽慰。我相信这世界上,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无缺的,勤劳是精神的支柱,快乐是信心的表现。苛刻自己,宽容别人,也是自重自爱的做人美德。只要为了后人不从复我的人生苦楚,辛苦点,多累一些,那算得什么呢?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上天一定痛情我,说不定我也会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晚景呢!常言说的好,前人裁树,后人乘凉,只要我坚持自己的信念,在子孙的身多尽些义务,也许他们的前程,就比我现在的米运多,要强上十倍百位了。想到这些,不烤火,也觉自己一身热烘烘的呢!

雄鸡高唱时,他摧着妻子说:“快快苏醒来,收拾好担子赶回家去过年去吧!我俩昨晚没回家,还不知父母和孩子们心里是如何想的呢!”妻子听到丈夫的叫声,慌忙地整理一下头发,拍了拍身上的雪花,身上背着换取的大米,踏着厚厚的积雪路,夫妻双双笑容满面地返回家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