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九)见证结果才是唯一目的  

2015-08-09 12:3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八)见证杂染结果才是唯一目的

  在吃米运多孙子满月喜酒宴上,沙金玉夫妇与杨宇清碰面了。沙金玉充满喜悦心情,一把拉住杨宇清说:“甭管你今天有啥特殊事务在身,今天无能如何也得回我家中一趟。我有很多的心腹之语,必须向你倾吐一番。”杨说:“嘿!你的所谓心腹之语,难道我还不清楚吗?不就是米老爷子当众说的,凤儿两个双胞胎的归属问题吗?外甥成了沙家的继承人,姓氏和名字,都一一清清楚楚地贯入众耳,实在是太出入意料了。我为米老爷子的开阔胸怀,无比敬仰和钦佩。至少在我的人生中不曾见过。回想米沙联姻,我对老友的一番直诚的劝解,和执着坚持主见,看起来还是挺有一番深远意义的嘛!哈哈哈!!!”。

   沙说:“何谓真正的朋友?不就是真诚实意的,为朋友分喜侵扰,甚至承担一定的责任嘛!在这点上暂且不谈,多年来在生意场上,兄台不是同样如此,尽心尽意关怀与照顾我吗?着实说来,我却没为你做过什么,相比之下,岂不让人深感愧疚吗?尤其是米老爷子今天的行为,却真出入我的意料之外。既然这样了,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出个主意,或者说,与你更深的商讨一下,对米爷子的承诺,我得郑重其事的,如何核计一下今后的安排呀!”

   杨宇清说:“孩子的归属名义以定,我个人的想法,不须啥子司法和文字束缚镇定这种关系。我认为米老爷子,在如此场伙下,向众人郑重宣布,这比法律和文字要可信得多。至于你想作何安排,还是顺其自然的好。一昧那样的为,反而会伤害米家对自身的承诺不与信任,岂不伤会伤害对方?毕竟孩子刚出生不久,根本离不开母亲亲自喂养。再说凤儿是你亲生女儿,难道还不放心吗?如果说想让孩子跟你们的感情更加亲近一些,那么也得让孩子长到一岁之后,再作其它安排较妥。”

   夫人康若萍说:“我们的意思是,二个孩子怕刚儿照顾不来,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姑娘,可自己都须别人照顾,哪能尽职尽责的,分心去照顾好孩子?因此我们想顾一个乳娘,另处抚养孩子较为妥善。”杨说:“你的这种想法就有此多余了,难道你就没想到风儿的心情?从我的理解来看,母亲有了孩子,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。此时孩子就是母亲的一切。如果硬性把孩子从她身边分开,恐怕更会伤风儿的心。当然她理解父母的心,可是也不能光顾着自己呀!俗话说:嫁出去的女,如同泼出去的水。话须也样说,然而女儿的心总是紧帖娘家人的。信不信由你们,不过我是相当信服这点的。不过你们的想法,也是情理之其的事。不过现在的情况,不是可减少你们的很多的思想负担与顾虑吗?康外婆一直留在米家凤儿身边,难道她不知抚竹抚笋的意义?”

  沙家夫妻一下悟出,其中的重要道理来了。沙说:“有关此事,我们就不加深处去商讨了。就按你说的,顺其自然了。我想更清楚地知道,此时你来绵阳究竟有何重要之事,可否向我透露一二?我的意思是,是否可用到我一二呢?”

   杨宇清说:“其实我来绵阳做什么,绝对不会避开你这位好友的。只是说此次来绵阳,情况比较特别,一非避开你与别人谈个啥子生意,二非个人有啥子,不可告人的想法,去拉扰米家为利私图。是因为不久,米老父子去重庆购买染料,顺便带去米源力染就的丝绸样品,送给我为他鉴定一下。征求我意,为他的染品,是否存在一定意义和价值。经过我与父亲仔细观赏后,认为他所染出的黄色绸缎,不单颜色独特新颖,而且绚丽夺目。给人一种过目难忘之感。当时我却说不出所以然来,可是我父亲,是经营丝绸染料五十余载的老内行人,且不说他对色彩辨别眼力,如何敏锐与苛刻。他能感觉不错,那是不易之事。尤其在巴蜀之地,谁人不知他独眼识真假的人呢?凡属他能多看几眼就很不错了。然而他对米源力送去的样品,爱不失守地说,真是件好东西。作为一个染匠,能染出各类出奇的色彩且不为奇,然而若能从服出这种颜色来,那就是件难事了。如果样品人,能做到这点,绝对不可小看:可称之谓一种创造和发明人了。”

   沙金玉一听,心想源力这孩子,倒是个生来挺有灵气之人,干起事来有着那股钻劲的人,对事物有着一番奇思妙想的胸怀,当年他不也是个科考能中的举子?可是更为吸引他的,而是丝绸杂染让他情有独衷。是否他想在丝绸杂染上独领风骚?这点我想他是这股雄心壮志的人。如果真有此事,作为他的岳丈大人,还得好好地去支持他了。于是对杨说:“宇清,你这次来绵阳的目的我知道了,有关此事将如何进行?真要能有个好的结果,岂不又是我的一桩喜事了吗?”

   本来我已经与米老爷子商量好了,来绵阳的第二天就急于进行的。可是碰到源力孩子满月,只好往后推了嘛!我想明天即可开始进行了。在做这个试验时,我怕增加米壮坊的经济负担。只得从你库房次品丝绸毛坯中,借我二匹绸缎供他试染一下。即使不成,浪费也不会太大。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沙慷慨地说:“你这是说的啥话?要多少尽管开口,难道我作为他的岳父大人,还吝啬与患的得患失吗?时间确定好后,我必须同你一起观赏,和见证这一染染的详细过程。”杨说:“我们不能有这个动机,毕竟杂染过程,是米壮坊的专利所有,只要放开思想,大肚进行,我俩就是他的见证人了。所以要的只重在结果上。如果这一结果真真切切,沙兄!往后就有事可做了哟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