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八十)如同瞎子撞叮当也有碰中的时候  

2015-08-26 14:30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八十)如瞎子撞叮当也有碰中的时候

自鹅黄丝绸被皇宫采纳后,米作坊顿时声誉鹊起。然而它的声望在丝绸界,引起极大的反响。因此在杨宇清组建的“清玉源丝绸商号”在成都挂牌之后,全国几个有名城市的丝绸商蜂拥而至,挤来四川成都“清玉源”订货。一时间真可谓:生意兴隆,利润满盈。

杨宇清见到此景,并不以为奇呼,便对沙金玉说:“俗话说:人怕出名猪怕壮,往往对此,是也不是,不是也是。这人来疯,往往就出自在这种境况下。我这个人,历来不喜暴起暴落,干事就得怀有任重道远,细水长流的心境。我就爱享受这:甜中带苦,苦中有甜乐趣,我把这当成,一个有为生意人的思想境界。老兄,你认为怎样?”

沙金玉说:“这几年来,一些活生生的事实,证明我的人生理念过余陈旧。尤其在儿女亲事,给了我一击响亮的耳光。因此现在,我悟到了与世渐进的意义。否则,就不会有眼下这种可喜的局面呈现在你我的面前。货源供不应求,在生产方面让我感到有些棘手,这个矛盾问题应如何解决?”

杨说:“我认为这并非是个啥子让人困惑的问题。生意上尽我们故有的条件办事,更不要为了求利,滥竽充数的为事。处在这种情况之下,更要采取,要稳扎稳打的行事态度。要货人的想法,与我们供应者,从某种意思上讲,有很多相同之处,就是想多赚钱。忽视了货真价实这个根本点,去谋求其它想法是不可取的。我个人认为:求实不求多,是我们商号的宗旨。毕竟我们所经营力量就是如此,为了应付这种局面,扩大作坊盲目生产,一旦有所意外变化,就会弄得前前功尽弃,复水难收。即使眼下每天生产的产品,满足不了售货者的需求,哪又有何关系?这股鹅黄绸缎热风,不会刮的很长。再者此高档产品,它是具有一种局限性的。我们现在当务之际,要作好充分准备,将鹅黄丝绸这种特色产品,趁这股热风推向国际市场。至于哪些想加入我们商号,加工生产鹅黄丝绸作坊,我一概给予拒绝了。因为现在清玉源商号是起步阶段,别让一粒老鼠屎,弄脏一锅汤。”

沙说问:“这个时候正须要人手时,不应将罗兴旺这个能干小子,放他回到绵阳去。这几年来在生意上,便可独当一面了。再说,你不是很是宠爱他吗?本来“清玉源”挂牌上市,正缺少这样的人员嘛!不知你是如何考虑的。”杨说:“我是个守信之人,当年米老爷子送他来成都时,就已经与我商量好了。就是让他在我身边,学习和掌握好商海中的各种应付情况,老爷子的目的,就是为米壮坊日后的发展,培养管理人才送来的。着实说来,这小子头脑十分聪明,只要随挑拨一下便自通了,这种灵敏聪明的孩子,十分让我少见。无奈,现在米源力身边,特别须要他的帮助。再说源力本人,身经两家作坊的重任,加之他心里还有美好的梦想,需要断续追寻。盼望罗兴旺回归米壮坊,可谓迫在眉梢。说白了,米壮坊的壮大发展,对于你我的事业向前,有个利而无害的事嘛!今后有他在米壮坊身担重任,不也是为米壮坊作了一番极有意义的事了。”

听风儿告诉我,米老爷子令源力,为罗老爷子做了一栋住房。现在将他在成都的儿孙们,一起迁移到绵绵去了。而且屋挨屋的,几乎家人们说话,便可听得见的哟!”这点兴旺早告诉我了。米老爷子就是为人直诚爽朗,再说源力的创造成功,与罗老爷子技艺上的把握,功不可没。知恩必报米老爷子,是我们这代人必须效仿的标杆。”沙说:“老爷子早就是我心里最为佩服和尊敬的人了。我岳母是个很有自制力的老人,从不轻易在她口中,听到谁是个好人。可是现在只要与谈起来,便会滔滔不绝的数着,老父子这也好那也好的呢!”

 杨听了确实如此的问:“哎!我倒想起一个问题来了,你二姑娘现在花落谁家了?说来我听听可好?”沙回答说:“这个丫头完全不同于凤儿,除了清高之外,还十分的自信。上门说亲的人不少,可她一见便了了作罢了。你说这事叫大人如何是好?总不能养在身边不嫁吧?以前她母亲安慰我说:大姑娘不听大人意见,不是还有二女儿吗?可是现在呀,还是凤儿让我的希望实现了。至于二姑娘的婚事,直此现在我对她不抱任希望。即使嫁不出去,那就只能养老女算了。”

杨开玩笑的说:“不要那么失望,也许是没碰着心仪之人。一个人的自信,往往与她的生活环境有着直接关系。因为她缺乏对生存环境,进行深入细致的思考。往往这种自信是主观盲目的。另一方面,与个人文化知识,以及综合素养不无关系。她自已觉得生活在富人家里,尤其是没有多的兄弟姐妹与她竞争,习惯了一种独中取优的生存方式,故而才让她目中无人,养成了自高自大的作风。不过她在我的眼里,仍是一个活沷可爱,非常单纯的小姑娘。我记得快十九岁了吗?”

沙表现出不很耐烦的样子说:“还十九呢,都快二十岁的人了。哎。不扯这些无意的事了,还是拉拉生意上的事吧!”

杨说:“这是个没完没了的,三天三晚都扯不到头。我心里倒是有个想法,觉得她的性样与罗兴旺有点合拍。别小看他家庭情况不怎么的,大体上来讲,他和米源力的家势很有点相似。从年龄上讲,与源力当年结婚时差不多的。文化上差距不大,性格上比源力要活跃一些。长相嘛,也是有模有样的呀,你看他在凤儿那天接亲时,兴旺的穿带样子,并不亚于新郎哟!关键就看兴旺本人,在你们夫妻的印象里如何?”

   沙一想也是呀!一想当时凤儿结婚时,是兴旺陪着新郎源力,骑着大马一同来我爱取亲。还听到凤鸣说:哪个是郎呀,都俊美得都分不清了呢!一想,我本人对此并不反对,就不知这个死丫头,心里是何想的呢?于是对杨说:“凤鸣和她母亲,不是也来成都了吗?可以问问他们母女的意见如何,然后再来回复你好了。”杨说:“管它行不行,往往有些事,就像瞎子撞叮当,也有碰到的机会。这事你我暂不动口说起,要我内人先去敲敲门。兴旺毕竟在我家,生活了二年多的时间,对他各方都十分了解。女人与女人交谈说事,比男人出面说事要稳妥得多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