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七一)骨子里始终记不了与人栽花种草  

2015-08-11 23:21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七一)他骨子里始终忘不了与人栽花种草

大好的晴天,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,米源力和工人们,正欣喜若狂的将染就的丝绸,放进清水缸中飘清时,上天偏不作美,竟然下起瓢泼大雨。这下米老爷子可坐不住了,连忙起身告退说:“不行,我得进作坊里面看看,事情究竟做得得啥子程度了。按说下午日落之前,一切工序都应结束。尽管天不作美,然而须要经过几次脱水,才可进行晾干的。米老爷子心急如焚的,来到杂染房中,看到他们个个人的脸上,毫无一点着急之感,尤其是看到罗忠良和米源力,一身轻松,好像泰然无事的样子说笑着呢!老爷子忧心忡忡地问:“进行得怎样了,天气不会带来防碍吧?”

罗忠良说:“别看天降大雨,从某种意义上讲,反而助了我们一臂之力。好的丝绸杂染,是不需太阳太阳暴晒的,让它经自然的凉风吹干,反而更加鲜艳,和具有柔软感。源力真是个会想事的孩子,你看吊楼的凉台上,不是装了防雨的蓬子吗?四面来风吹着,让杂染的产品,自然的就被吹干了。总的来说:过程非常的顺利成功。罗气高志扬的说:上去告诉杨沙两位老板,明天他们放心验货好了。”

米老爷子仍不放心,走到水槽边,顺手拉起染绸一角,仔细一看,让他十分心喜万分说:“看样子,今天让他们看货是来不急了。明天上午怎样?”源力说:“爷爷,最好是吃完中饭后,因为今天所有人,比往常做事累多了。让他们今晚好好睡一觉,明天的收网整理更是累人的活。”老爷子说:“那我就上去告诉他们,就这样定了哎!”

杨宇清看到米老爷子上来,脸上不卦一丝的愁容,心想,可能事情很圆满。但愿如此就好呀!没想到杨宇清说:“今晚我就不去沙家休息了,老爷子,家中有客床没有?想就在您家随便甭一下就行了。坦白地说:既然杂染的过程已经结束,我想亲自见见,今天源力染就的二匹绸缎效果。至少让我心中有个底细。”

 米想,如果不接受留他住下,怕他怀疑其中是否有所猫腻,留他住下吧!这样一个贵族人,似乎有些委屈他了。也罢!甭管他心里是如何想的,那就顺从他的意思,收拾好一间房子,让他在此休息休息好了。”

晚上杨宇清坐在房中,心里思考的问题,却是很多很多。米老爷子和老伴商量说:“风儿是杨的干女儿,加上来到米家,又生下了双胞胎儿子。来不来,他算是个名正言顺的干爷爷呢!晚上何不要风儿抱着二个孩子来见见他呢,一方面让他不感寂寞,另一方面,对他也是一种感激呀!要不是他从中说合这段婚事,岂让我米家今天如此的热闹。”老伴吴氏说:“我也是这亲想的,就是没说出口,不就怕你说我女人家,懂得个啥事嘛!那我就把康姥姥一起叫来。反正二个孙子,康姥姥整天形影不离的,在风儿身边照顾着。再说,她对杨先生也非常的了解,岂不是个非常高兴的事吗?那我就去叫了。”

突然间,杨宇清听到门外笑声连天的,却没想到凤儿先开口叫着:“干爷,我带二个孙子来给您老请安来了。”杨马上起身开门一看,可把杨宇清惊喜歪了。大声说:“快快进房吧!晚上不会引响孩子休息吧?哇!康姥姥,怎么能劳您的驾呢,有罪,有罪!米老爷子,您这样安排,倒让我感到很不自在与尴尬的。这样吧!见见就行了。凤儿刚满月,孩子还小,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去吧!”

 康姥姥说:“这些喜事都应该归功于您,要不是你推心置腹的说服凤儿爸,岂能有今天的高兴!”杨说:“康姥姥,要不是你向我透露凤儿的心声,我也不会那么执着去努力的。俗话说的好,天上无云不下雨,地上无媒难成双哟!哈哈哈!!!我听若萍告诉我,为了凤儿现实理想,您不辞辛劳的,为培养织绢工人,尽心尽意地守在米家,为他们夫妻成家立业,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呀!而且意义非常的深远哟!您算得上是个,抚了竹子又抚笋的人。值得后人尊重与效仿!”

 米奶奶说:“杨先生说的即是,康姥姥慷慨贤慧,我米家的女人们,没一个不欢喜和尊重她的。经过她老人家的精心培养,四个孙子和媳妇,都能独立上机织绢了。而且连沙外公都夸耀说:康姥姥是世上最开郎娴熟的女人。是所有女人的一面镜子。”热闹一阵之后,大家便散了。这时只乘下米老爷子留在房中。那么他与杨说话也方便多了。米老爷子说:“先不议明天的结果如何,我有个心事想向您透露一下,行不行,没有关系。”

 杨宇清说:“有啥事想求我的?只要认为我能做得到,那么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米老爷子是他答话十分干脆说:“常言说,真佛面前不烧假香。对于我米壮坊的未来来说,充满着很多希望,这个希望尽管在我的一生中不能实现,然而我认为,在不久的将来,后人一定能为我实现。再说这个希望对我来说,并非遥不可及。有些甚至近在咫尺。只是说我的年龄过于老了一些。只是担心怕来不及,向一个善良的朋友,诉说我心中的想法罢了。如果说我对您的要求,感到到有些棘手,那么也没啥关系的。”

 杨宇清说:“米老爷子,自从与您接近以来,我感到您是个极有德性的老者。尤其是个很重情感的人。从某种角度而言,我与您的性格非常的接近。着实说来,虽然个人的经济情况很好,但我非常乐意帮助有理想、有追求的弱者。对于希望我能与您解决点啥子问题,决不迟疑的推脱。”

米老爷子说:“那就好,我身边罗兴旺这个孩子,非常的勤奋聪明,心灵也特别时乖巧。我看人的眼力不浊,如果能放在您的面前熏陶一下,今后在经营生意方面,一定要比从事染匠职业,那不强悍百倍了。当然米源力,虽然有他个人能耐和特点,但是来日方长,往后若有兴旺这个兄弟帮手,那么我想,就会取长补短,如虎添翼般的,未来的米壮坊,交振兴得有声有色了。”

杨宇清由衷高兴的接受说:“没问题,这事就今天说定了,至于啥时候跟我走都行。现在我身边还真缺少这样一个,勤快聪明,跟我跑跑办事的孩子呢!一两年之内,我一定会交他,在生意方面一些比较重要的环节,至于他能学得怎样,那就看他个人的悟性了。但是,我相信您的眼力,实际上,从这次与他见面,对他的人品和对事情的态度,却有一定发展的空间。嗳,这个老爷子骨子里,始终忘不了与人裁花种草,实在让人敬仰!”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