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七)让吴宏鸣先生感动得落泪  

2015-07-30 23:45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六)让吴宏鸣先生感动落泪

经过两天的水路辛苦,米运多安全回到阔别数月的老家。杨宇清此次是有备而来绵阳,并未落足老友沙金玉的家中,父子二人,在米运多客气挽留下,只得暂时停足米家了。当然也有他停足米家的道理:毕竟干女儿凤姑,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来不来杨便做了干外公,岂不让他喜出望外的不言而喻了。

凤儿正处在月子里,也很不方便地前来向干爷问安了,不过有米源力两边传达,总算彼此都有一种无言的祝福与安慰。不过米运多回来后,知道得的是双胞胎从孙子,他比谁都有一种特别的喜悦。随之就令兴旺,用桥子将吴宏鸣来家中了。一方面与他商议,明天的满月酒如何安排,另一方面,得给二个从孙子畅名。说巧也巧,这天沙金玉夫妇,同时到到米家来了,目的,也是来与米家商议,双胞胎孙子的满月酒,不但要办得十全十美,而要别出一格的来庆贺。

米运多还未来得急,商议安排好杂染时间,可是这些事情偏偏接踵而来。弄得他简单不知如何是好了。于是转身对孙子源力说:“杨宇清先生来家之事,还未来急告诉你岳父,如果二人见面,我不知如何解释才好。否则,他俩是多年的好友,岂不因此相互产生成见?你有何良策和方式,向你岳父母解释这其中的疑惑?”

米源力想了想,觉得这有啥子必要,要向岳父解释其中疑惑的?有些事情欲盖弥彰,反而把事越描越黑,反而引得对方尴尬。源力说:“爷爷,这是个不须去费尽心计了。如果把事想的过于复杂,反而会引起岳父母多余的猜测。干脆如实的告诉岳父,杨老板此次来绵阳,目的,就是亲眼验收我的实验成效。哪里想到会碰到如此堆积喜事?再说,如果我的染品确切,往后的事,他与岳父肯定是要商量的,如果他们有心助我,关于资金投入,或啥子的,都离不开他与岳父一起携手合作了。他们都是生意场上的行家,难道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?”

老爷子想:孙子说的很有道理。一下子心里的顾虑,烟消云散。于是告诉沙金玉说:“杨宇清先生父子俩,这次是同我们一起从成都回绵阳来的,一路上身体有些疲倦,我就将他父子二个留在家里了,现在他在客房休息,是否让我告诉一声,你们夫妻来家了?”沙一听高兴地说:“来了真好,现在就让他们先歇息一下,反正我们来了,先看看女儿和孙子,然后再与他见面细说好了。”

这时米老爷子,从新再与吴先生交谈起来说:“这次我又得要麻烦先生您了。添从孙子心里高兴暂且不提,我想请您为二个从孙子赐名了。吴先生说:“运多兄,你这个人的大名取得极好,决定了您的一生好运多!我想你的这个大名,并非是个有才气的人给取的吧?”米说:“反正我的大名,不是什么有才气的人给取的,而是我母亲觉得,自她来到米家之后,从未吃过一吨饱饭。总望后人再不这样了,至少希望日子比她过得好点,因此希望我这个家中唯一的儿子,能翻个身去,日子比前辈过得好一点,所以管我叫米运好,父亲说:“好个屁,命里只有八合米,走满天下难满升。”母亲说:“听老人们说人能多放屁,也会长命百岁的。那就管他叫米运多好了。愿他放的屁多,易长成人不也是好事吗?吴先生,这就是我的大名来由。你一定会笑破肚子了。”

其实人的名字,只是个记号而已,可是一个人的命运,岂能由大名来决定?就拿我的大名来说吧!名字的含意多好呀,可是我却是个,一辈子缺钱少食的教书先生。在世人眼里,只是个落迫的穷秀才了。”米运多说:“您在世人眼里,可是个德高望重的秀才哟!您的书法在四川省内,可大有名气的人呢。在您膝下的学生,不是有很多人做了大官吗?可是您人不出名,然而的大名早就被世人知晓了。不过我话是这样说,今天您要求我与您重孙子取名,我会义不容辞的照办。”米说:“在为从孙子取之前,我有几句衷心话想说在前,然后您再仔细斟酌好了再给他们赐名。”

吴先生说:“那好,我就洗耳恭听了。”米说:“我跟沙家联姻,是您从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人。着实说来,我心里不满沙家的联姻动机,是他看不起我米家人。可是我不止一次的从新思考,沙家的那种私心,现在我完全能理解了。如果我是他,同样会郑重思考继承香火的人。他不就是缺少了继承后代人吗?现在是上天有眼,我米家与沙家联姻,一年之后老天对我是如此的恩惠,一下给我送来双胞胎从孙子,这是上苍有意安排。因此我与老伴商量好了。两个从孙子,一个姓米,一个姓沙,这们米沙两家,岂不是皆大欢喜吗?所以从孙子的两个大名,您一定给我让真的取好。”

吴先生听了这话:“运多兄,您的这个主意,太让我吴宏鸣感到意外和吃惊了,简直让我由衷的感动落泪哟!您即有如此胸怀,正好沙金玉和杨宇清先生,他们几个当事人都来齐了,您可否当着他们的面,将这二个从孙子的姓氏,当作他们的面宣布呢?”米运多说:“现在宣读,时间是否洽当?本来我是想在满月酒上,当着客人们的面表白此事的。”吴先生说:“当然在一定的场伙下,宣布此事更好。不过事前,既有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摆在面前,事前先让沙家父母知道,不是好上加好吗?”

 先生既然觉得现在说出来更好,中饭家人已经准备好了,那就我在中餐席上,提前向沙亲嫁和杨老板的面,表明我对二个从孙子的姓氏归属好了。不过吴先生 给二个从孙子赐名的事,您可要一定郑重其事的取好哟!我想好了,大的从孙子就姓沙,小的就姓米好了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