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六)只要锅里有米煮安得一生乐逍遥  

2015-07-30 12:56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五)只要锅里不缺米安得一身乐逍遥

为了米运多爷爷回绵阳,罗忠良一家起得特别早。成之媳妇做了一桌,四川人最爱吃的丰盛早餐,表示为二位爷爷践行。席上罗兴旺兴致勃勃地说:“二位爷爷,您们要吃饱吃好,在船上是不习惯进餐的。杨先生与我约定好了,早饭后他会在成都河下,正码头等着我们。并嘱付我一路上吃的东西,他都会准备妥当,不须再由我们操心和麻烦了。这次他会带着自己的大公子——杨汉章同船前往绵阳。”

  兴旺带着二位爷爷来到船马头时,江上仍被浓雾笼罩,江天难分之下,分不清要乘的船停在何方?困惑中罗忠良老爷子说话了:“这是个多么难碰的成都美景呀!我在此地生活了七十余载,只道听途说,却没亲眼见过的。这许这就是成都独一无二的特点吧!不过江边的人都说:别看它雾烟丛丛,分不清天水,然而眨眼功夫,便烟消云散去了。别急,这样的江边景色,我一生中很少见的。就坐在这石头台阶上,吸口烟了再说吧!”

  果不其然,一旦烟还未吸完,太阳一现,突然间江面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。清晰可见的各类式样的大小船舶,整齐有序地停靠哪里。这时米老爷子问:“兴旺!这江边上满目是船,可是杨老板租的究竟停靠在何处?我们来到这儿毫无目标的等候,岂不有些荒唐?”罗兴旺谈定的说:早与罗老板相约好了,不会盲目行事的。我来好好收搜一下再说吧!”这时他一下就找着了碰面的目标,于是高兴地指着前方右边,紧帖大船身边空隙中的小船说:“爷爷!看!哪只尾后插有一面小红旗帜的,就是我们今天即乘坐的船。来!跟着我走下这个台阶吧!”其实杨宇清早就发现他们到了。于是杨的儿子和船家,不必前往,就站在船头上恭候他们好了。当大家进了船舱坐定之后,杨宇清发话说:“船家!没人可等了,即可开船吧!”

船家熟练的撑开小船,即时拉起了风帆后,这时船如脱僵的野马,飞翼似的朝着指定的目标方向驶去。这时杨宇清吩咐儿子,将随身带来的可口杂点,一一摊摆在客人的面前。杨饶有兴趣的介绍说:“这是我儿子,大名叫杨汉章。来向几们老爷子行礼问安吧!”这样一来,让二位老人感到有些突然了。虽然他的模样,长得没他父亲那么沉稳,然而胖呼呼的他,一副眼晴却显出他的机灵与敏锐了。杨接着告诉儿子说:“儿子,平时你所接触的,都是达官贵人,以及富有的商人。却很少与像二位老人,这样朴实平凡,心诚直率的做工人打过交道的吧?这次带你同行,一方面去看沙叔父,同时也是让你了解和熟悉,绵阳那边杨永泰商号,所触及到的生意关系。我相信你将收到,人生中很多有价直的教义。”

汉章说:“父亲,虽然二位老不曾晤过,可是您对二位老人的尊重,让我心里明白二位老人,在您心中的分量了。准备来之前,叔父告诉我说:此行主要是清楚了解,绵阳丝绸杂染的实际情况,为今后货源作供需,打下扎实的基础。”杨宇清:“你所说的这些,只是个大方向。根本的一点,以后绵阳这边的生意,就得让你自己来疏通了。重庆与成都的事情太多,都快三十的儿子了,看到父亲如此之累,应该由你来承担一部了。否则,养儿子有何意义?”

 这时二位老一旁,哈哈大笑起来,心想,富人养子与穷人对子女的希望,都是同样的一个道理。不同的是,穷人的孩子却要早当家了。看来杨老板今天当着我们的面教子,可谓并不见外了。着实说来,杨老板心怀何等的坦荡。不愧是个有教养家庭出生的商人。说到底,熟人说到了这个份上,算得上是开怀见友了。米大爷说:“大公子,今天见到你是我们的幸事,今后你来绵阳,等于和你亲一样的交谈。至于在丝绸杂染方面的事,我们绝不会外你的。”

     杨宇清听了十分开怀的说:“儿子,你可知道这二位老人,都是你爷爷当年,在成都创丝绸事业的伙计呢!如果现代人,把爷爷称做中国丝绸杂染的先驱,那么他俩就是其中的功臣。在中国四川丝绸杂染领域里,算是可敬可佩的老前辈了。尽管他们已到古稀之年,然而仍在为丝绸杂染事业中,辛勤奋发地追求和耕耘着,时刻不忘在丝绸事业中,创造出不凡的奇迹来呢!在这点上,父亲对他们二位来说,是心服口服的人了。”

罗忠良说:“这样向孩子介绍我们,似乎有些过头了。既然说到这个问题上,不得不说点有关你爷爷,杨海棠的点滴事情上来。特别是他对丝绸杂染的热爱和执着,宁愿辞去五品大官不做,干愿去当与人合伙的商人老板。听说合伙人中,首他的入股金最多,可是他所分管的工作,却是最让人头痛的招工和培训工人。我想,如果他不看重中国丝绸杂染技术的发展,不注重人才的培养,作坊的成立与运作,根本是个毫无意义和价值的。”

米运多说:“当年我因家境环境窘迫,不得不按我父亲的意愿回家务家。可是此事当与海棠老板辞退时,在他无法可施时,觉得这是个无意荒废了人才。为了可惜我,特地给绵阳朋友写了封介绍信,希望绵阳杂杂作坊,能用上我这个学成染艺的人才。想不到以后,却成了我在绵阳谋生的依靠。现在想起来,杨老板是个德高望重的恩人。虽然老人依然离开我们走了,然而他对中国四川的丝绸杂染事业,那是功不可没的人。尽管我们是个没啥子成就的人,可是杨老先生的丝绸杂染精神,早已溶入到我俩的骨髓里了。不过这个故事,只要有生命在,就得向后人们继续讲下去的。我的孙子米源力,就是被这个故事感动的人。我会相信孙子,在他的一生中,都会为丝绸杂染事业,奋斗终身的人。我们已经老了,关于后人们的发展是难易猜想到的。但是希望前赴后继,自有来者能将前辈的理想与精神,会更加的发扬光大!”

虽然此次逆水行舟,然而一路顺风鼓帆,船儿却像长了双翅似的飞驶向前。笑谈之中便忘了途中的疲劳。反而觉得身处大江之中,有种悠闲之感。这时耳边不时传来,江边牵夫清晰的号子声。这时乘船人,个个伸长了耳朵,用心细细地品味起来:

巴蜀江水向东流,一年四季无尽头,

穷人盼个好光景,甩掉牵绳住高楼。另一牵夫随声和唱: 

  高楼本是穷人造,奉劝兄弟走正道,

  只要锅里不缺米,安得一身乐逍遥。

  杨宇清听后,认为牵夫心里,同样是有追求和理想的。这不就是他们内心的表白吗?虽然语句听来有些俗气,然而却是世人心中的大实话。从这点而言,还是挺有可取之处嘛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