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二)不闻不知道听了吓一跳  

2015-07-22 17:2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二)不闻不知道,听了吓一跳

杨宇清在转程成都的船上,认真地询问:“兴旺,你的这个大名字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一定是个有学问的人给取的。因为它喻示着一个人,对未来美好前途的向往呀!”罗兴旺哈哈大笑说:“不怕你笑话,当年我的大名叫罗罗,也就是大家熟悉叫的,就是个猪的大名嘛!听爷爷奶奶告诉我说,叫个畜牲贱的名字容易养大些。后来来到绵阳,米爷爷送我上学时,吴宏鸣先生听了,觉得很不雅,便改叫大名罗兴旺了。不过在作坊里,大家仍然叫我啰啰。其实我并不觉得难听,而且听到有人叫这个名字时,心里感到十分的亲切哟!”

杨说:“其实我们中国人都有乳名的,比如我吧,是个不足月生下来的孩子,在家里姊妹中,首我的身体单薄瘦小,唯独长有一双机智机灵的大眼,故此家里外面人,都管我叫猴儿了。宇清这个大名,是我的爷爷给取的。告诉我说,做人一生中,且不说他心灵中干干净净。可是走上了经商这条路,就要以:德诚取信,生财有道。国主不正,纲纪乱套。这世界还有啥子安宁日子可过呢?其实我这个名字,时刻都在监督自己,生意上要以诚为本,外世要宽宏大量。著实说来,这些天我觉得性格,如同小名一样,很是憨厚勤奋,十分逗人喜欢哟!比如说我家中的那口老井,几天你却在井的连线,加做了个漂亮的围栏,给家人增添了一份安全感。我父亲说你这个孩子,是个办事非常认真的人呢!”

兴旺说:“那是杨家人对我的错爱,事实上你家把我当贵宾看待,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,想到今后再也没机会来了,于是想到做的小事,以此感恩于您家的。再说:我在绵阳时,平时常和源力兄,常学做些木活,作坊里工作桌和凳子,都没不花一文钱,自己动手设计做的哟!对于做个井边围栏,简直是举手之劳了。我见议不要上色,就这样本来的颜色,更引起取水人的注意力。”

杨想,这小子年龄不大,干事还十分的踏实沉稳,一个作坊,能有这样的成员,就不担心事情做不好了。于是问:“兴旺,米源力你在他的身上学到了些什么富贵的东西?我指的是在丝绸杂染方面:”兴旺想了想说:“在源力兄身上,我学到了很多富贵的东西。就拿做人来说:忠心直胆,以人为善。尊老爱贤。尽管他已经是米壮坊的当家人了,可是任何紧要的事,都会向爷爷秉报,然后再作出决断。就拿这次送给您来鉴定的,几片绸块来说吧!那是因为爷爷数十年来的心愿,不能得到实现的目标。您知道吗?您们认为感兴趣的颜色,并非他凭空想出来的。而是在爷爷喂养的白鹅身上得来的灵感。您说说,那块颜色,是否与白鹅的嘴和脚牚色彩一样?”杨听他这样一说,对这个色彩心里有了个基本概念。只是觉得仍然有些抽象,那么此次去到绵阳之后,亲眼见到实物再议吧!”

兴旺继续说:“杨老板,源力兄研究出理想的结果,对于个人的婚姻大事,都不怎么上心呢.常年累月的独自待在染房,全神贯注,专心研究,有段时间来,家里误为他中邪了,他母亲和老奶奶,每逢初一十五,按时去庙里许愿拜佛的呢!后来当他知道此事对家人说:如果你们认为我中邪了,那是你们自己得了病。不过我们的二个爷爷和我,心里最为清楚他在干些什么,说起来都让人笑痛肚子的。”

杨说:“这事暂且搁着不说了,我们到成都之后,还得滞留两天,因为这里有我实体供销商行,当年我的起点就是从这儿开始的。这样跟你这样说吧,早年开创成都峨嵋杂染丝绸作坊时,我爷爷就是其中的股东之一,后来他觉得人多嘴杂,想法很难得到统一。于是把精力集中到,销售丝绸这方面来了。不过现在的峨嵋丝绸杂染作坊,我们仍是其中的老股东之一。”

兴旺听他这样一说,用一种格外崇拜眼光对他说:“我相信您说的都是真实的。您知道吗?我爷爷和米爷爷,他俩都是峨嵋丝绸杂染作坊,第一批招到那里学习杂染的学徒呢!尤其是我们家,在那里干活已祖孙三代了,眼下,只有我父亲和大哥,仍靠这点微薄工资,为持一家数口人的生计呢!这事以后我会告诉两位爷爷的。看他们是否认识你的爷爷老板哟,哈哈哈!!!”

我在成都不会逗留很长时间,因为在这儿主持日常工作的人,是我的三叔父。当然我也是主要当家人嘛!在重庆主要方便与外省,从水路进行物质运输,要比成都方便沟通多了。你别小看了绵阳,它可是四川省,目前第二大经济发达,繁华的城市哟!眼下的重庆还比不过它呢!地形高低不平,可塑性很差。任何重点的东西,都得用竹扛子扛着走的。到了成都之后,你先回家几天与家人团聚,三天之后,你必须来商号找我,商量与二个爷爷一起,同回绵阳的行程。我给你的这个地址条子,千万匆能遗失了。否则,找我便麻烦多了,您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罗兴旺牛屁哄哄地回答说:“咳,这算个啥子重要的,即便留给我的地址条子丢了,又有何防呢!杨永泰这块金字招牌,早已深刻在我的脑壳里了。放心吧杨大老板!三天之后,我决不失信来府上会您的。您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随后兴旺着实地想,不闻不知道,说了吓一跳。想不到他还是我罗家祖宗三代,依靠谋生的主人之一呢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