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十)模仿不能达到百分之百  

2015-07-20 16:41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十)模仿不能达到百分这百

罗兴旺按照米运多爷爷所说的地址,直向重庆杨永泰商号寻去。按照米爷爷的嘱托,上了船码头大堤之后,随意问个商家生意人,没有不知杨永泰染料商号的。掌柜人叫杨海堂,其它方面交待你的事,则按我所告诉你的方式去做便是了。

杨永泰并非建座在豪华闹市中,而是在一个偏避的小巷口里。昨一看去,是个非常典型、具有中国特色的、青砖灰瓦住宅式样。大门前两边,突出一对栅马用的石蹬,木门前两边留下的那对春联,仍然清晰可见:人以德为本,业以诚信为大。此时罗兴旺却步想了想,可见主人有着宽厚的胸怀了。然而他又一想,米爷爷说他是个经商人,明明是座住宅,哪来的门面呢!寻思中他发现,大门上方不是刻有杨永泰商号吗?啊,我说怎么没有横联,难道这横联取代了招牌?嗯,有道理,这是写联人别出心窍的脱欲之举,实在让人敬佩了。

正在他想进屋的犹豫中,屋内走出一位穿着讲究,容貌十分熟悉的人。他定神一看,的确是杨宇清先生。于是他快步向前自我介绍说:“杨老板幸会,褔体康泰!我是从绵阳米壮坊作坊派来的伙计,叫罗兴旺,不知杨老板记得否?”

正要出门办事的杨说:“怎么记得你呢,那天我干女儿凤姑出嫁,陪伴新郎去沙家娶亲的人不就是你吗!简直太熟悉过了。这次沠你来重庆,想找我办点啥子事情?只要我能帮得到的事,一定全力以赴。”兴旺说:“我知道您是个忙人,不会花很多时间打扰您的,把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,简单向你说说之后,不管答复可否,然后我再来讨个信息就行了。”杨说:“我要去商会开个会议,不过我可以迟点去没关系的。那就先进屋谈谈吧!甭管你想回答啥子问题,都不能急着要走。那远从绵阳过来,客来主不顾,是没任何道理的。这样吧!我们先进屋简单地谈谈之后,我再去办点事再继续谈好了。

与是两人在客厅落座之后,罗兴旺便把这次来的目的讲叙起来。他快速地解开包裹,从内拿出几块零碎绸块递给杨说:“师爷要我告诉您,这几块零碎绸块,是源力兄长,经过很长时间染炼之后,特送来给您这位丝绸专家的慧眼,给他好好鉴定一下,看看这种色泽,是否赋有意义和价值,然后他想得到您的亲口肯定的答复。”   

杨接过手上一看,全是不同深浅的黄色,于是他从中选择了其中,颜色靓丽夺目养眼的一块绸缎,抖了抖,随即将绸块,连续揉搓了起来。然后再放到桌上摊平一看,绸块上面却毫无一点折纹。之后,杨并未针对这个问题,继续往下说下去了。而是告诉兴旺说:“不要在外找住宿旅馆,也别去投亲靠友,留在我家住几天,不会嫌弃和待慢你的。对于鉴定这个词我不敢接受,但是我要认真识别之后,再来答复你好了。今天商会这个会议我是不能缺席的,而且非参加不可。于是喊着家人说:“这是我家来的客人,好好给他安排一下住吃吧!我马上要去开会了。兴旺,我会尽早赶回家来的哎!”

兴旺一人坐在杨家客房里,眼帘里展现的一切,都是他不曾见过的东西极多。房子在外观上并十分干显眼,可是进屋之后,里面竟是那么的宽敞。尤其是园里种的各种的花草,让他数也数不过,并且不时散发一股诱人的氛香。师爷爷说的不错,杨宇清不是个等等闲之辈,除了家势富有之外,而且在经营丝绸生意上,造诣颇为精湛。不但在巴蜀享有很高的声望,就是在全国也闻名遐迩。告诉我在与杨宇清面前,言行举止,都要特别慎重。更不可随口开河了。是的,源力兄也不止一次的提醒我,在他的为人处世上,有很多的东西,都是值得我们青年人,向他取经和效仿人。别看他只有四十来岁,并不制造丝绸生产,然而他却掌控巴蜀,丝绸成品生产的关键命脉的人。你想想,他父亲是个专门销售,丝绸及布类上色染料的老板,并且经营几代人了,杨永泰商轮到他的手上,已经是第三代人了。历来以诚信为本,早就荣满巴蜀之地了,如果想创造出一种新的染品出来,岂能避开他的亲眼鉴定与认可?兴旺越想这个道理,非常的重要而不可缺。”

杨宇清回到家后,已更深衣静。兴旺带来的样品,一直让他充满充满了一种激情,即是在讨论生意发展问题上,他都未能全心去投入,而是心里在琢磨着,这块黄色丝绸颜色,是如何杂染出来的?散会回他急忙赶回家中后,头桩大事就是回到房中,在明亮的灯光下,反复在观赏那块黄色绸缎。琢磨来琢磨去,为何这块黄色丝绸样品,那么让人过眼难忘,它是否具有一种超强吸引人的的勉力?可是我如何为它下出这个结论?纠结中,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,他是个具有多年实践经销丝绸杂染染料的人,对了,只有这样,才能解决目前我感到困惑和棘手的问题。

这时他趴开窗帘,看到父亲卧室灯光透亮,于是他迫不急待的起那块样品,轻轻敲响父亲的房门等待回音。父亲听到这熟悉的敲门节奏声,知道肯定是儿子找他来了,开门之后父亲问;宇清,有啥子急事要找我商量吗?”宇清说:“当然有事要找父亲求教了。今天有位绵阳丝绸杂染作坊来的客人,送来几快杂过的丝绸样品,特此送来盼我给他下个鉴定。送来的样品,全是深浅不一的黄色。黄色的绸缎染品见识过水少,唯独其中这块,让我看了兴趣倍增,说它是黄色,却又深了一点,说它是红色吧,似乎又淡了许多。在琢磨不定归纳的情况下,只有前来请求父亲指教了。”但有一点,感觉上色彩极为华丽,而且新颖夺目。是儿子从未见识过的颜色呀!怕担搁您老的富贵睡眠,这东西就放在这里,我得告辞离开了。” 

父亲接过染品,增加灯光仔细观察和琢磨起来。马上叫住宇清说:“你别走了呀,父亲哪天都是睡的很晚的嘛!起床也很晚的。这是我多年来的生活习惯。先别走,离我近点,我们父亲俩一起来分拆吧!”这时老爷子换了一副老光眼镜在灯下仔细地观察起来。然后他惊讶地对儿子说:“这是种奇彩特别的颜色,不旦亮丽华贵,还多么的华贵高雅哟!如果被人用上,此人同样会被装饰庄重起来。如果市场上出现这种与众不同的丝织品,定会吸引得住人们的目光。它与大红不同点,除了喜庆之外,还十分的庄重和高雅呢。我同样与一样十分欣赏。父亲的眼力不浊,你的看法与我相同我想光是给他鉴别结果,恐怕没太大的意义,如果说此染品真出至他之手,接下来的问题,应该仔细去了解,整个染就的过程。确切的说,在染匠手中,经常染出种各种奇异怪色来,然而却不能归纳出,这种奇异色彩的定规来。也就是说,他只是一种巧然,而不能从复这个过程。反之,如果能从复这种色彩,那么就称谓一种创造了。就像我们现成的染料一样,是何种染料,就能染出什么样的颜色来。”

宇清说:“父亲,此人是我干女儿的女婿,为人正派,而且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。绝不会剽窃他人的成果作为已有。此人好就好在不喜虚荣,就爱自身工作的人。”父亲说:“这样很好,如果真能创造出这种色彩,又能感动我们父子,可以说他就很不错了。我想你应该亲自去看看,是否能从复出这种颜色的产品来。如果成,那就好好的支持他。再者这种产品,如果能出现在市面上,告诉你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商业契机。同时也给丝绸产品,拓宽了广泛销售之路。事不容迟,越早越对经营丝绸生意有利。对于信任这事,我不相信儿子说的话,还能相信谁?世上所有事,都能模仿出,但也达不到百分之百。尤其在杂染上,约能成为一种定型色彩格式,谈何容易呀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