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四十)这叫周瑜打黄盖  

2015-05-04 14:30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四十)这叫周瑜打黄盖

米运多诧异地问孙子:“先生的家近在咫尺了,为何却没听不到学生的书朗声呢?先生今天没坐堂,是否外出办事去了?看样子我们来的不是时候。”源力也有此同感,不过年轻人眼急,四处搜索之后,他发现屋旁井边,有人蹬着在那里洗衣。这身影对米源力来说太熟悉了,不用多猜便告诉爷爷说:“你看!师娘在院外井边洗衣服,您暂且在此稍等一下,待我前去问问师娘后,便知先生的去向了。”

 米源力知道师娘的耳朵有些不便,急步来到师娘身边之后,亲切地放声地问道:“师娘!源力给您请安来了!近来身体康泰否!”如此客气的声音,吴师娘并不陌生。此时她欲站立起身来回话时,米源力即时按住师娘的肩膀说:“您别起身坐着跟我说话吧!为何还没搬到儿孙们一起去住呢?呢?”师娘说:“你还不知先生的性格吗,离开教书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了。俗话说:少年夫妻老来伴,我不跟他洗衣浆衫,谁愿意来服侍和照顾他呢?哎!这就叫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按读书人的说法,这就叫: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!”

源力问:“先生今天为没坐堂是否身体欠佳?”师娘说:“先生身体好着呢!今天是九月二八,是孔圣人的寿诞,每年到了这时候都放假三天的,学生们早就回家去了。昨天先生高兴的回家告诉说,你即将娶媳妇了,而且说的还是沙家的大小姐沙凤仙。我喜出望外,岂不是:朗才女姿,凤协鸾和的一对天生伉俪?好!好!好呀!!!” 米源力说:“八字还没一别呢!我和爷爷今天来这里,就是来找先生商议此事的。”师娘噗通一惊的问:“你爷爷来了?现在何处?”米源力顺手一指“坐在屋门前的就是我爷爷呀!”这时师娘恍然大悟的说:“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爷爷来了呢!不扯这些闲事了。快把爷爷请进屋去,坐下来一起去寒暄吧!”进屋之后,吴师母又是道歉,又是忙着沏茶和敬烟的。

米运多说:“吴师母,由于作坊的事情忙,未来向师母娘请安了。这儿带点礼品不甚敬意哟!”师母说:“看您每次都这样的客气,都是老朋友了,何必如此在意的乱花费钱呢!”米源力告诉爷爷说:“今天是孔夫子的生日,所以先生未坐堂。要不是师娘说起,我哪里还记得起这些事。爷爷:孔夫子可是个伟大的人物哟!他的精神和学说,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灵魂。我们汉民做人处世,都是按照他定下的规范处世的。为了纪念他读书人三天不触书本,以示尊重和祭奠这位伟大的圣人呢!”

爷爷说:“我是个染匠师傅,每天做工养家糊口,平时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,心里哪里还装着孔夫子的。可是你是个有文化的人,就应该提醒我嘛!否则,就不会冒失的过来了。哎,来的不是时候,真的对不起呀!”师娘说:“不碍事的,学生放假我们更清闲些。可是明天是对面张家娶儿媳妇,大清早来请先生过去写喜联去了。源力!张家你是知道的,去叫他一声,说爷爷有事来家找他。就那么几个字,估计早該完事了。”

不到半根香时,吴先生跟着米源力一起回家来了。吴先生一边欢迎,一边高兴地对老伴说:“老伴呀!运多兄可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哟!把你会拍甜酒的拿手好戏,揣两碗出来给他爷孙俩尝尝吧!看我经常在人们面前夸耀你,是否在瞎吹的呢?”这时米运多接过甜酒尝,一边品尝,一边夸奖地说:“这甜酒做的,比蜜糖还甜还香呢!俗话说:戏法是假的,猴子是牵来耍的。可是这甜酒真称得上高手的杰作了。依我看,真可进贡给皇上。你奶奶自吹甜酒做得如何?如何?两者一比,奶奶做的甜酒,就要比师娘做的逊色多了。这就叫: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。强中自有强中手,天外还有天。且不说这点,就是我们当染匠的,也不可自吹手艺如何高超?要知道巴蜀是块卧龙藏虎之地,从古至今,出过多少能人巨匠。你说是吗吴先生?”

先生笑着说:“之所俗称江湖能人多,自吹自擂往往是无知之人。此事搁起不谈了。运多兄弟,其实我已预知你定会前来找我的。其实做人呀,有些事要顺其自然。可有些事未必可于谨慎就是好事?当然现在我指的是,你对沙金玉的观念转变,仍存怀疑心里。其实你大可不必思考得那么细腻端详。至于你所谓的自尊心强硬,在米沙两家联姻上,思考不无道理。常方说:好汉要在弯上转。指的是:人不可过于固执行事。不要将好言当作忠言逆耳。或者说:不要瞎去乱猜测对方的用意不良,有些事应该替别人想想。沙家人的出发点,并无太多的过失让人去指责的。毕竟他的现实无子是事实。招婿上门填朴无子,接替香火也是常有的事。既然杨宇清说服了他,也就啥子事情不存在的了。”

米远多诚恳地说:“宏鸣兄弟,这事我早已想通了,并不怪罪沙家过去的做法。现在我想既然如此,特来找先生商议,征求您的意思,如何去按照习俗,能将这庄婚事办得更加完善点就好。您是知道我米氏家世底细的人,儿女婚嫁有过不少,但都基于双方家势清贫,一般简单了事即可了结。可是沙家与我财势玄虚极大,总不能潦草行事罢了?否则,,,,,,,”

先生说:“米沙两家联姻,着实说来,沙家看中的不是门当户对,而是真正相中了米源力,他这个有所作为的年青人。依我看,这就像三国里的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常言说:人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穷呗!这事成全之后,你能做得怎样,尽力去为就是了。从杨宇清先生的说法上,只要两个孩子的大事成曲,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了。”米说:“究竟如何去向沙家求亲,这个主意我拿捏不准。”先生说:“有何拿捏不准的?一家养女百家求。既然我已经接受承担红媒人,那么一切听从我的想法去办好了。先按习俗行事,首先上门求亲,下步才是订亲、娶亲。乘杨宇清先生还未离开绵阳之前,明天你筹备好礼节,上午我带着米源力上门求亲就是了。”米运多一听,觉得事情如此简单,于是高兴地说:“我按您的意思准备好礼品,其它一切就拜托先生您了。”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