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十)生为干爹能为凤儿做点什么?  

2015-04-03 17:26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三十)作为干爹能为凤儿做点什么?

杨宇清坐在房间里,听到有人敲门应声问:“是谁呀,请进来吧!进来的不是别人,而是沙金玉的岳母大人康氏。杨惊讶地起身向前说:“康伯母您来,快请坐,我来给您倒茶!”老太太连忙上前阻止说:“嘿,还用得着要你客气吗?听凤儿说你来家了,所以我就前来看看你了。去年若萍夫妇去参加你儿子的婚礼时,托他们给我带来礼品收到了,真的是太让我感谢了。我有何福分能享受你如此高贵的敬意呢呢?”杨说:“老太太,这样说就太见外了,岂不知我跟您女婿是多年的好友,送个把首饰能值几何?仅表表我的心意而已,您就别那样在意了。”

此次来绵阳非常的匆忙,哪知明天就是中秋佳节了呢!为了表示我的心意,特请老太太和家人孩子,一起去沱江饭庄吃中饭。免得另行再来吵闹你们了。”老太太说:“既然你们是多年的好友,中秋佳节到了,就应该在家里招待客人,再去外面吃饭,岂不是太不合情理了吗?再说,家里请了师傅,想吃点什么都能办到的。何必去外面花这些不必要的钱呢?”杨宇清说:“不,老太太您别误解了,我是想您是很难得出门的人,根本就没机会去我们重庆,每次我来这里,您都是格外客气的待我,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了。趁此中秋佳节的机会,应该要让我来表示下心意了。再说,您老人家平时,虽说是与金玉是一家人,可是听他们告诉我,您却有自己的性格,不愿粘染女婿的便宜,而喜欢单独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。尤其像您这样有独特性格的老人,这点我非常的理解您。其实您们您老人家大可不必这样,年纪老了的人,何必硬要找些劳累的事情去做些?再说您老人又能吃得多少?俗话说,女婿也算半子嘛,这并不叫做依依附他人过日子呀!”

老太太说:“你说的话有道理,不过我生来就是个独立生活贯了的人。想当年一家七口,靠着微薄家产,勤俭的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美满生活,日子倒是过和安乐闲在的。谁能料到兵荒马乱中,弄得家破人亡,丈夫的去世,子女夭夭折一半。可是我仍没灰心丧气,而是凭我一点织绢手艺,继续把三个女儿抚养成人。现在他们不都过得不错嘛。尽管历来女人不被人看重,可是自尊自爱还是要讲究的,尤其是做父母的人,更要懂得做人的道理,只要心里不图富贵,就要紧紧地掌握,教养后人成为一个,自强自立的人。”

杨宇清说:“老太太,您这点就是值得我们后人效仿的榜样。我常在思考,为何凤儿为何不想过着千斤小的生活,而非常自觉地,乐于安愿织绢的事情了。我想这点,也许金玉心里并不理解吧?”老太太说:“凤儿跟她母亲的性格,非常相似,秉性善良温柔。不同的是,凤儿虽然性格与母亲一样的内敛,然而凤儿不同的是,内心却有自已坚定、执着的主见。当她确认后,一般是不会那么轻易让人去改变得了的。关于你对凤儿的态度,我都一一地看在眼里,我心里明白,自她从小至大,你对她的宠爱,可说是胜过自己的亲生了。可是你的意思,今天我可挑明的你说,你想日后凤儿能成为你的儿媳妇对吗?哈哈哈!!!要真是那样了,我这个老婆子是非常高兴的。可是,这人呀,哪怕是再亲的人,个心里的欲望,岂能都可一一坦露出来。虽我朋友之间的儿闲事未成,但你仍然一如既往的,对凤儿如此心爱。说明你是个正人君子,在这点上你的内心灵魂,要比凤儿的父亲光明得多。”

老太太这样一猜,真把他内心数年来的隐私,全部揭露出来了。怎不让杨对老太太,刮目相看起来呢!于是说:“老太太,你真不是一般的老人哟!是的,我太喜欢凤儿了,这孩子与她妹妹凤鸣,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生的。这两个丫头人的性格千差万别。尤其是为人处世的态度,为何有那么多的不同点呢?听说这两丫头,从小都是在您的教养下成长的呀!”

老太太说:“其实我养了那么多的子女,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。要说如何不一样,恐怕长大成人之后,才能分辨得清楚。可是父母的灵魂秉性,后代人是不会跑得太远的。”杨静静地想着老太太这句话,越思越有道理了。于是说:“昨天凤儿前来跟我谈话中,有些话的意思,很出于我的意外。当我问到她对自己的未来有何想法里,她是那样不在意的,在我面前透露了自己的心声,这完全出入我的意想之外呢!”

老太太问:“会是那样吗?不瞒你说,这是我要她在你面前坦露的。如果干爹来了,不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告诉你,以后就没有任何人帮她说话了。我是个外姓人,虽是她的外袓婆,可是沙家人的儿子亲事,还得由她沙家父母说了算不是。此乃天经地义的事情。再说沙金玉有关他的继承大业之事,此能有我姓康的人插嘴的道理?”杨说:“这事我知道了,您老知道那个孩子的所有情况吗?他们之间是否有所交往,这些信息有否在您的面前透露过一二呢?”

老太太说:“他们是在读书时知道这孩子的,平时毫无半点交往。听凤儿说的如此完美,我曾去米家了解了一下,确实非常不错。虽然门户不对,但家里老少都很有教养。而且这孩子长得英俊潇洒,知书达理,还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呢!在我一生中是极其少见的青年人。”杨说:“我相信您老说的,我会想法去与他们接触一下。至于他父母的心里想法,我还得认真去摸清底细。心想,老太太今天在我面前,任重其实的谈了这么许多,目的,是想求我去改变一下沙金玉对于凤儿未来的婚姻大事,从新来个仔细的思考。嗯,作为凤儿的干爹,对于她目前的心绪忧虑,可我也不能泰然处置的无关痛痒。趁这次来绵阳的机会,我得抓紧时间好好与金玉兄谈谈,说不定我的话,还能起到一点作用的。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