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八)免得给我带来忧心忡忡  

2015-04-23 16:4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三八)免得给我带来忧心忡忡

当天吴宏鸣老先生给米家送去喜讯,米家所有男女老少,高兴得心花怒放。特别是老太太吴氏,哪知吴先生说的这家,竟然是沙家的大小姐凤仙姑娘。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孙媳妇吗?高兴得她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,显得自己好似又年轻了几岁。而且说起话声音的底气更足了。可是一旁的米运多,则与老伴的心情不一样,而是低着头在沉思啥子。的确,此时他在思考一个重要问题,为何沙家人在联婚态度上,突然转了这大的湾子?简直快的让他疑惑不堪。可是他又深入地仔细一想,吴先生为人处世,素来以稳重加智慧著称的人,难道还会给我这个多年来的挚友,开这种无味的玩笑不成?如果是开玩笑说说,那么他的态度不会那么严肃认真。再说他投个啥子呢?不,吴先生是个实诚之人,办任何事情都梳理得清清楚楚,我没有道理不信任他。

这时吴氏摧着老伴说:“还有啥子事情值得你左思右想的呢?抓紧时间按吴先生说的事项去办吧?”米运多回答她说:“有啥子事情值得我在想的?要想把孙子的婚姻办得稳妥,我必须把问题进行仔细推敲。哪里跟你们女人一样,顾前不顾后,一阵风一阵雨的。你想抱重孙子的心,难道我还不清楚?这世上的事,不都是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。还属容易得来的东西,多问自己几个为啥子只有好处,至少才不会留下后顾之忧。你想想看,米沙两家对比,相差如此玄虚,再者,我们几代都是靠当染匠谋生的子孙,为何富有的沙家,愿意接受与我联姻?再说,源力与沙家姑娘毫不相识,如此陌生的一对,今后能生活得好吗?”

吴氏说:“富贵又能怎样?天底下所有的人,不管富有与贫穷,哪个不是在为着穿衣吃饭忙碌的?至于谁富有,只要自己不嫌弃自己,对于哪些人,只当我是瞎子不看也罢。吴先生对这庄亲事,说的在明白不过了,沙家并不是看到你会杂染几尺布,而是冲着我孙子的能耐强,才愿意与我米家联姻的吔!孙子哪里没见沙姑娘?他们小时候,曾经都在吴先生学堂里读过两年书,难道是陌生人吗?就凭你说他们是陌生人,天下有多少对陌生夫妻,最后不是成了相濡以沫的夫妻!就拿你与我来说,到完婚的前一天,我都从未见过你,直到洞房花烛夜,我才知道你就是新郎公。年长月久的夫妻,不是为你们米家,生儿育女一大群了吗?还是不要关着灯说瞎话。”

米运多老头一连串的疑问,却被这一字不识的妻子全拔回去了。米运多只好说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天下父母最明白的事了。担忧的只是希望婚姻圆满和谐。实际上看到孙子一天的长大成人,我这个当爷爷的人,早就翻来复去的琢磨着这个事了。只是觉得米沙两家联姻,沙家门户富有,就怕旁人后面指背,骂我是在巴结富人抱粗腿。去年春上吴先生曾给我放凤此风,由于沙家人的条件难易让人接受,因此就没与沙家直接对话。本来这个摆着不能成曲的事就此罢了。但没想到事过一年,吴先生今天上门从弹此曲,当然沙家联姻要求完全颠倒过来了。既然如此,也为孙子的幸福着想,再上在吴先生劝说之下,婚事可按世俗常规嫁娶方式进行。这是他把源力叫到身边说:“沙家的这门婚事,爷爷我是接受下来。趁我现在脑子还没糊涂,爷爷希望你去自己考虑,行与不行,权力交给你本人。”源力说:“沙家这门亲事,我无相反意见,一切听从爷爷您老人家安排。

吴氏说:“关于沙凤姑本人的一切情况,在这个家里唯有我和源力的母亲知道得更清楚一些的。不但与她见过面,而且还直接与她对过话了。虽然这几年上门为孙子说亲的不少,可是不管如何比,无论相貌和才干,谁都比不过沙姑娘。尤其是性格温柔贤慧,善良孝敬。特别是她织在丝绢上的蝴蝶,几乎可以假乱真的飞得起来呢。凤姑娘才真是我们米家老少,盼望以久的孙媳妇了。如果这门亲事,谁想要推掉它,我这个老婆子就不想活下去了。”米运多想,看这事只能按吴先生的意思办了。随即喊着米源力说:“赶紧换套干净衣服去吧,陪爷爷一起去吴先生家,我很多的具体事情,必须要他当面指点为好。”

一路上源力问爷爷:“目前我们最紧迫事情,还是作坊的染槽的改建,及上色的淡浓,必须抓紧研究方案出来。至于我的婚姻之事,完全可以向后推两年再说吧?”此时爷爷听孙子这样一说,心里却没底了。他想这个混小子是怎么哪!刚在家里说的好好的,为何说出这等话来?难道他不想聚沙家的凤姑娘不成?于是问:“孙子,你是否心里早有心仪之人了?赶快当着爷爷说清楚,赶紧打道回府还来得急。”源力说:“爷爷,我哪有瞒着爷爷滋长野心?从小到大,无不跟在您的身边寸未离。我的意思是,不想您老人家为我的婚姻,东奔西跑的,要是摔倒了怎么得了?”

爷爷听他这样一说,十分相信孙子所说的话。他俩一边走,爷爷心里去在想,当年我像他这年龄时,早就是二个孩子的父亲了。我十六岁成家,可是他现在都二十一了,从年龄上看,应该已经是成熟透的男人。当年我才十六七岁时,看到别的同龄人成家,心里就怪痒痒的死了。总盼大人快点给我聚个媳妇。即使当了父亲后,他奶奶不陪着睡,还怪难受的呢!如果他心里真有不想成家的念头,我米家岂不缺了传递香火之人?突然一阵焦急起来。不行,这庄亲事我不能久拖了。要抓紧时间,趁火打铁,以尽快的方式和速度,将这门婚事圆满成曲,免得给我带来忧心忡忡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