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六)男人说话一言九鼎  

2015-04-19 10:11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三六)男人说话一言九鼎

     古人说: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人到中年的沙金玉,其心一直被笼罩在这个世俗观念里。眼看两个女儿,在一天天的长大起来,然而他们俩夫妻的年龄,同样在随着增大和变老。可是压在他内心的这根无形绳索,在人们暗地潮讽中,威到套在他脖子的绳子,似乎在逾绑逾紧起来。

     与其说杨宇清此次来绵阳,是为了设计今后生意的对策,还不如说他是来给自己松绑绳索的人。解除了内心的隐患,觉得一身轻松极了。毫不夸张的说,觉得自己的人生,突然充满着一股无形的活力,眼前呈现出的阳光,竟然变得那么绚丽多彩起来。他高兴地安慰身边妻子说:“关于凤儿的婚事,甭管米家人的态度如何,只要我把招郎接替香火的念头放弃了,何愁女儿未来的婚嫁之事?常言说:一家养女百家求,鸾凤生成一对修。真要能成为婚配,还得靠缘分的。再说,我们家的凤仙和凤鸣,不是长得天姿国色的吗?上门求亲的早已不乏其人了。关键的问题,全在于我们的态度。否则,此事就不会拖至现在来扯了。”

妻子康若萍说:“既然你已改变了过去的想法,那么这事就听宇清的安排好了。他是个想事周全的人,那么在做法上,我相信他会以尊重我沙家人的身价为原则。至于用何借口请客,我看不用多想,就是为杨宇清践行算了。邀请吴先生,是因为他是凤儿过去先生,为不忘恩师的情谊,今年正是凤儿年满十六周岁,他自然会想到,一个女孩子待在娘的日子不多了,不外乎是对吴先生的一种恭敬之礼。”丈夫觉得这种方式很好,那就明天我今人去下帖了。”

 当吴宏鸣接到请帖后,上面写得非常明确,吴先生对此并无其它遐想,次天上午就应邀来到了沙家。这时沙金玉引进杨宇清对吴说:“宇清是我少年时期的好友,往后一直在生意上,相互提携与关照的人。平时很少有时间来绵阳,这次是因为生意上的须要,那是非来不可了。明天就要返回重庆去了。为了为他践行,所以特邀先生前来陪客。再说,他是我凤儿的干爹,那时凤儿才三岁,就举行了正式认爷仪式的哟,哈哈哈!!!”

  这时杨宇清非常恭敬的说:“吴先生,早闻您的大名,这次相见,乃我三生有幸。前天我与沙兄一起拜访米运多老前辈时,那块赏心悦目的招牌,让我眼前一亮,那块与众不同的设计,及招牌上书出的几个大字,虽然字数不多,可是却让人看到米壮坊三字,是那么的刚劲有力,沉稳中,却似在向人们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。我理解这块招牌寓意里,米壮坊如江河潮水,后浪推着前浪走,一浪胜过一浪高,在人海茫茫的商潮之中,声声不息哟!真的太让我欣赏了。”

吴先生想,自我书写这块招牌以来,却从未有人对此发表感叹?怎么,杨先生是个具有学识的商人么?此时他他能感悟到了我的用心,实乃人生中的一个知音,于是乎更有兴趣与杨交谈起来了。凤姑不时与先生来回换茶,然而,吴杨两人话题,也在不停地转换着。这时杨问:“吴老,听说米源力这个孩子,曾在您膝下读过几年书,可是从他回答的提间中,不但回答用词恰当清晰之外,而且将他对米壮坊的未来,描绘得有声有色,让人信服哟!为此让我感到:真的是高师名下无弱生哟!”

  吴先生说:“我是不喜欢在外人面前,夸耀自己的学生的人。按我的看法,米源力确实是个来势极好的孩子,放开大点说,是国家未来的一个有用之才。在我从教私塾五十多年来,像他这种天赋极强的学生实属罕见。更让我欣赏的,还是他对事物的悟性。他从六岁在我书馆里发蒙,从人之初开始,一直把四书五经学完,并未给我带来任何麻烦与纠结,在他不耻下问中,他却给我带来更多的自省与思考。按说他参加国考是很有希望的孩子,可是,由于家境之故,他去放弃学业,去从事丝绸杂染去了。对他的这种选择,我并不感到失望。古人云:人种有志,不能强求,就像人各有缘,不能强结一样。再说书读得再多,不一定能成为一个伟人。书读的少,并不意味他没有出息一样。如朱宏武是个放牛娃,谁能料到后来他却当了,万人之上的皇帝呢!因此我对他的选择,保持一种清和的态度。我想,只要一个人有梦想,那么他就会暗地不息的,去追寻自己美好未来。”

杨说:“先生说的即是,通道世上的人都不能当后上吗?我的答复是行的。不过人是处在下层社会中,想当皇上那是太无知的人想的。但是,我想未必只有当皇上,就是人生最高境界?比如我们经商的人,从某种意思上,比皇上的日子过得更潇洒自在呢!至少你不担心身边的,乱臣贼子时刻想夺你的权了嘛,哈哈哈!!!”

吴先生说:“此乃笑话了,总之,人的欲望是难易估计的。少点奢望,便少点忧伤不好吗?一个人只要有有悟性,那么他的人生,就会过得很幽静了。”杨说:“先生这句话可打一百个红圈。吴先生,米源力这孩子,我非常的喜欢,我有一个女儿,今年已满十六周岁了。知书达理,长相很不错,虽然不少人上门说亲,就因为姑爷不很让人满意。可是当我见到米源力这个青年之后,蒙生想把女儿许配他。听说您与米家关系甚好,能否请您从中牵个红线呢?”

吴生生说:“老汉我活了一辈子,学生教的不算少,还真没做过牵红线的人。不是我不接受您的盛情,而是本人实在无此耐能,敢于去承担此神圣之重任。”杨说:“米源力不是您心中一贯喜欢的学生吗?难道他的婚姻大事,您就不闻不问了?”吴先生说:“否,我对米源力成家之事,历来就非常关怀和惦记,再者,我跟他的爷爷是发小朋友,平日交情也很深厚。特别是米家,甭管家里有啥子事情,米家老头总会前来与我进行商讨。曾经有人前来想请我出面,说合两家儿女婚事,可是由于两家门户不当,尤其是女方提出的要求,很难让米家人接受。故而此事却未能成曲。现在想起来,仍让感到十分的失落与遗憾。毕竟两个孩子,从小就是是我教过的学生,不管从哪方面来说,都十分的般配。哎!这世上也不知多少有美满,由于各种思想观念的束缚,便成一些有情人的美满姻缘,却成为终身遗憾的泡影。”

杨宇清想,吴老心中的惋惜,说明他对这两孩子的婚事,仍抱有无尽美好的幻想。如果此时,我反抱琵琶从唱,想必他不会拒绝去听。于是对吴说:“刚才谈话中,我家有女儿二八,欲邀请您德高望重的大驾,以月下老人的身份发,从中特色一位有为青年做姑父。这句话是我在您老面前撒了谎的,实际上我所指的女儿,就是您的学生沙凤仙。我想摸清一下,如果她父母现在观念已改,同意与平常人家嫁女的态度,其中无任何附加条件,这个月下老人的红线,您是否愿意去牵呢?”吴老先生听杨这样如实一说,不加思索地答道:“只要沙家父母同意照此行事,那么这个沟壑搭桥人的重担我来承担。过河搭桥属于善事,能成全一对有情人为眷属,岂不意义相同?”

听到吴宏鸣老先生的这句话出口,喜得杨宇清心花怒放。立即手往桌上一拍:“吴老先生,这事就这样定夺了。重任就拜托给您了。作为凤儿的干爹,我可代表沙家父老,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。有关些事,一切拜托给您老了。最后我郑重要向您表示:男人说话,一言九鼎,绝不失言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