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四)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  

2015-03-09 23:18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四)驴是马拉出来溜溜

     米壮丝绸杂染坊开张之后,开始走入正规经营,米老爷子非常理智的将手中大权,交给了长子米永有执掌。孙子米源力,主要分工营理业务往来。自己与罗中良师弟,集中精力把控作坊丝绸产品上色。作坊是大了很多,可是米老爷子想,几个孙女婿都在家中务农,与其说在家务农收入很少,不如都来作坊一起学做杂染。这样一来,既填补了作坊劳动力的不够,同时也缓解了亲戚生活上的困难。毕竟作坊是个H的人手也多了,大家的生活也得到了提高。同时在管理上,免除了缺少劳动力的麻烦。既缓解和改善了亲戚的生活困难。同时又填补了缺少劳动力的困难,实际上是个一举两得的大好事。再说:杂染是个旱涝保收的职业,比起务家要稳妥得多。也就是说的: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米运多有了这样一个,扎实可靠的班底,何愁未来的发展与兴隆!

     这天米运多的大妹子采秀,特此返回娘家告诉兄长说:“大哥,我给你捎个喜信,妹夫孙承宗告诉我,有批丝绸杂染生意,不知兄长是否有握接下来。条件标准和要求都很高,如果丝绸上色不能达标准,不但没有工钱,还得按本赔偿。绵阳所有的作坊都不敢接批货,只有吴重阳作坊技术能力较强,只是要货时间过于紧迫,只接受了三分之一的丝绸毛坯杂染。妹夫是历来是经营谷物和棉花生意的,对丝绸方面的加工,是个非常陌生的门外汉。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,要我先来告诉你一声,如果你有把握的话,就让这笔生意先给你抢到手。听说利润还是不匪的。所以先让你想好后再回他的信。”

     这时米把罗中良叫来一起商量,罗说:“生意再大,也不会超过二百丈的丝绸毛坯。否则,这笔生意就轮不到绵阳作坊来做了。因为成都和重庆杂染作坊,不但设备齐全,人力物力都是有势力的。而今绵阳这个小城,尽管此内似的作坊不少,可是基设备基本上都很简陋,而且技术水平也很欠缺。加上要货时间紧迫,那是很难完成的。”米运多说:“师兄所说即是,吴重阳的作坊在绵阳县来说,算得上是较为大的了。我曾在他处做过几年,因此对他方面都较清楚。着实说来,他的作坊工作的地方并不大,只是熟练操作人要比我多几倍。但是设备并不完善。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在杂染技术方面,可能与你我能耐相比,或许稍逊他一畴。我想米壮坊才起步,如果有这笔生意可做,倒可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。我们是否可以接受一部分生意来做呢?比如说:吴从阳接受的是三分之一,我们可否接受四分之一的生意呢?”罗仍在思考,并未答话。米采秀大姑娘说:“大哥说的很有道理,四分之一货不是少数目,而且要货的时间,也过于仓促了点,再说新的作坊设备也不够齐全。如果冒然接货来做,,岂不是:诱鸡不成,反失一把米吗?不过两位老哥哥的能耐我是信得过的。真要各方面都有保证,就不存在赔偿这一说了。更何况他们还有验收的标准呢!

罗中良听大姑娘说有验收的标准,于是自己的胆量就大了。只要有要有对照的样品,既然吴重阳都能接受承染三分一,那我的心里把握性就更大了。过去我在成都老作坊里做了五十多年,质量标准比这要求严格得多。既无样品验收标准,就看我的经验认货。这有啥子担心的?于是说:“大姑娘,我同样接受三分之一的货染,你就放心的跟老板谈判吧!从这批货上,更可证明我们米壮坊的能耐。也可这样认为,从这笔丝绸染货中,真可探试到米壮坊这块招牌,是块货真价实的璞玉。”

米运多听到中良如此肯定的发话,接受染货的信心更足了。于是说:“妹子,就按罗师兄的意思办吧!说不定这笔生意,就是我们米壮坊,胜利步入社会成功的预兆。若此炮真的成功打响了,就像曝米炸锅,满目生辉哟,哈哈哈!!!”

实际上做这笔生意的人,就是重庆丝绸商人杨清宇,是沙金玉多年的同窗好友。沙金玉在绵阳县开的工厂,就是专织丝绸毛坯。所的丝绸毛坯销路,基本是运往重庆加工染色的。这次是因为杨的生意极好,而且上海广东更是火暴。由于摧货较急,因此只好就汤下面,且节少很多的经费。如果这次的想法如愿,那么绵阳的丝绸杂染作坊,定会走一个崭新的发展台阶,这个局面是相当喜人的。

孙承宗听到妻子的回信之后,于是找沙金玉商量说:“这笔丝绸杂染生意,我想推荐一个人给,不过他是新开张的丝绸杂染作坊,目前各方面还不是很强大,然而凭技术势力而言,可谓是四川丝绸杂染行业中的鼻祖人物,而且为了加强技术能量,目前已把在四川成都的师兄也请到绵阳来了。基于目前条件所限,他接受一部分丝绸毛坯试做一下,至于工价问题,按最低的起价就行了。毕竟这是个长期之事,觉得他做的活,符合你的要求,那么来日方长,后话就不必多说了。当然,对于你对染件质量上,当然要按你所给的样品质量来,这事无可后非。”

沙金玉说:“既然你推荐,我无能如何是不会拒绝的,你说的是哪家新开张的丝绸杂染作坊?老板姓啥?孙说:“姓米,是我内人的长兄,叫米运多。”沙说:“此人我听说过,以前他不是在吴重阳作坊做工吗?还是吴有力技术人员呢!这个人虽然未晤面过,然而他的质量关还是把的挺不错的。怎么,他自己独立开作坊了?”孙说:“其实他一直在此地,开个小小染铺为持生计。自己也兼点工做的。”沙说:“我想从目前他的各方面势力来看,没有能力接受这大的染作能量呀!这岂不是纸上谈兵了。”孙说:“如果吴老板接爱三分之一的货染,那么他也可接爱整个要染丝绸的三分一呀!”沙想了想,二家能接受两个三分之的任务,总比无人接受的好嘛,于是说:“是那好,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。我有言在先,文字便是凭据。否则,是要负赔偿责任的。这样吧!明天就可派人来我处背货,时间是半个月,如有后悔还来得急,那就不来领货就是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