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二)要得他松口除非日从西出  

2015-03-06 18:11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二)要得他松口除非日从西出

米运多的老伴李氏,摧着儿媳妇巧云问:“上次康老太太要染的布,永有是否抽空给她染好了呢?”巧云说:“筹备作房的事太忙,哪里来的时间呢?这时罗叔叔的老伴说:“中良看到大家都不过来,于是他就帮助染好了,不知是否与康姐说的颜色是否合意,放在我房里,拿给你来看看是否行呢?”李氏一看说:“毕竟是个多年的老手,颜色染得如此光彩,岂不与她要求的一样,哪还有啥子可挑挑剔的呢?于是说:“巧云,那天你父亲说:沙有个姑娘,想说给源力孙子做媳妇,这事我一直搁在心里放不下去。虽然沙家有钱,而且提出的要求我们根本就不可接受,可是话说回来,尽管这是庄婚姻,是个粘不到边的事,可是我心里一直在想,沙家的这个姑娘,究竟长的啥样呢?可是又没机会见到这位姑娘,要不,我想乘给康老太太送布上门的机会,或许还能见着这位姑娘呢!你觉得我这个主意如何?”

媳妇巧云想了想说:“罗伯母,我想母亲说的这个办法很好,反正她就住在东街离这儿路程并不远,要不,我们三人一起去看看也行。”罗伯母说:“看来康老太太人很和气,不是个小气人,再者我们女人们也不挨事,她不是曾经许诺过你母亲的鞋子花样吗?那就趁此送布的机会也说得过去不是?这样一想,于是三人约好,便动身给康老太太送布去了。

去到东街附的巷子口上一问,不很费劲的,便问到了康老太太的确切住宅。三人按照指路人的方向进屋一问,便有人大声喊着:“康外婆,有客人会您来了!这时康老太太热情地接待说:“想不到是您老人家来了,别站在外面说话,快进屋里坐吧!”李氏一边解包一边说:“我怕您要得急,因此染好后亲自送上门来了。不知染的颜色是否合乎您的要求?”康老太太解开一看,惊喜地说:“啊,我就是要的这个颜色,到底是老染铺,名不虚传哟!”李氏说:“您先量量尺寸,看是否与您的货有所差异?”康说:“不用了,您也不是个不诚信的染铺,还用得着那样吗?说都得罪人了。于是喊着:“凤儿,快把我柜子里的那双绣花鞋拿过来!”

这时她的外孙女凤姑娘,马上就将鞋拿过来了,康说:“这是我的外孙女,她叫凤姑娘,从她娘肚子里落地起,就是由我一手把她带大的。这鞋子上的花样,就是按您喜爱的一样,叫她细心绣好的。这丫头生性不爱多说话,和她妹妹的性格截然两样。平时的喜欢与我一样。每天总是喜欢跟我一样,坐在机上织着丝绢呢!可是她的同胞妹子,同样是我带大的,可是她却爱说爱笑,从不喜欢做这类的事情。而是像男孩子一样,整天在作坊里,跟她母亲学着做账什么的。真的是一娘养九子,九子九条心哟!不瞒你们说,我最喜欢的是凤儿了。要不,我带你去看看她织的丝绢吧!”

李氏说:“那好呀,我只看过丝绢的样子,还不知是怎样织出来的呢!便喊着巧云与罗伯母说:我们一起去见识下吧!”康把她三人一起带到自己的织绢室,里面只摆放两台机子,而且里面收拾得非常干净。康说:“凤儿,你上机织给几位客人看看!,凤姑娘上机后,不一会,她熟练地织出了一段出来,让客人看了惊讶地说:“好的手真灵巧,织出来的绢真的很漂亮耶!”凤儿说:“我外婆织的比我更更快更好。都是外婆教的。”李氏问:“你是怎么学会这门技艺的呢?”康说:“我家原先就是靠织绢为生的,后来父母和丈夫过世后,就不经营这个职业了。女儿怕我一人孤单,就将我接过来住了。其实我就是丢不开自己的手艺,尽管我现在并不以此为生,然而也不靠女儿女婿来养活我,平时仍然接纳丝绢老板的货,到家里来混时间的。只是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,因此不是那么一没地靠以此为生了。”

巧云说:“老太太,你有这么一个有钱的阔女婿,哪会有饿肚子的一天呢!做了一辈子的人了,现在应该好好享受一下晚年的幸福了嘛!别让自己太累了。”康说:“姑娘,话虽这么说,可是一个做习惯了此事的人,想要歇下来不做,就像生活中缺了点什么似的。不信,你以后就会知道了。那天在您家,招待我如此客气,让我终身难忘。而且十分羡慕你们那个温暖的家哟!回来后,不由得我赶紧把自己许诺,尽快地赋予现实,以便感激你们米家老少,对我这个初识之人,无比的客气和关爱哟!不过我想到了,既然您喜欢上了我鞋子式样,可是想绣出同样的花样来,是根本达不到的。因为这种绣工针线活,是我从小做顺手了的活,对您不该说,一般人很难绣出来。我想了又想,与其说许诺您喜欢的花样,还不如做双同样的绣花鞋子送给您的好。免得你不会称心如意,哈哈哈!可别嫌弃哟!”

李氏说:“您如此有情有谊的老姐姐,我哪敢嫌弃这一说,做的太漂亮,在值钱了。今后我不会随便穿着它的,就是摆在柜子里,想想您这个有情之人,比穿在脚上更有意义不是?尤其是您还比我大一岁,更值得我尊重您嘛”康说:“我们都是古稀之人了,能多结识个像您这样的朋友,岂不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了。只要我还活着,再给你做一双也非难事嘛,哈哈哈!哎,染的布多少钱,我拿来给您好了。”

李氏说:“您这就见外了,您如此的待人爽快,我哪会有脸面接钱呢!再说你不是讲过了,今后我们要成为好朋友嘛,如果收您的染钱,那就不尽人情了。今天我送货来之前,就无心要收取您的染钱意识,而是想来见见您的。再说,也是顺便来东街走走亲戚,怕您等得急,就顺便给您送上门来了嘛!再说这染钱又值几何?如果您一定要这样,那么您送的鞋子我也会带走的了。”

 

回来的路上,巧云对母亲说:“母亲,我怎么是那么的喜欢上了这个凤姑娘呢!尤其像这种慈禧的老太太,新手调教出来的孩子,不但长的如花似玉,性格又是那么温柔贤良,而且还会一手织绢的能耐,今后不是男耕女织,岂不是天生的一对男才女貌夫妻?如果说她家的父母非得那样不可,我在想,只要儿子喜欢,他又愿意的话,我啥得这块肉,成全他们算了。”

     婆婆李氏说:“对这个凤姑娘,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呀,把我的心都看痴了。可是他家的父母,招个上门女婿的意愿是不会改变的。像这种有好教养的姑娘,谁不喜欢得要命呢,岂只是千里挑一,而是万户难寻。否则,只有傻子不识金镶玉了。像这种如花似玉的好姑娘,今后不知落在有福的人家了。这种事情的定夺,不是我们女人说了算的。随便说说倒可以,尤其像你父亲这种性格的人,我嫁给他足足六十年了,他是个站着死,不脆着生的人。要想他松这个口,除非太阳西边出来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