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一)破窑也能出好货  

2015-03-05 17:15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一)破窑也能出好货

生意人心里时刻想的:生意兴隆,财源茂盛,此年在利上,不言而喻,够沙家人心满意得了。沙氏玉夫妇此时的精神状态,志得意满 兴高采烈形容。

沙家年三十的餐欢聚年饭,历来选择在这天晚上开始。当然这与生意买卖人,处理事务上有着直接原因的关系,在此不必细说了。不过准备的春联,必须在团年饭帖出以往这等小事,基本上请工人来完成这些世俗程序,可是今年,沙金玉却兴致勃勃地,亲自动来完成这项,不是怎么看重的锁事上。他想,今年财神爷如此关照自己样样事情都通顺人意,那么我得以实际行动,好好来感激财神爷了。他一边帖着春联,一边在给财神爷祈祷和许愿:如果来年能更让我称心如意,能招个理想的上门女婿,那么明天这天,我要特意为您宰杀一头大肥猪来祭慰您。

这时妻子康若萍说:“我知道你此时心里想些什么,如果我猜对了,那么你一定要送我一样值钱的礼品过年。”沙金玉说:“嘿,好呀!如果你所猜之事,如同我想,那么,我必须按你的意思办,绝不失信。猜吧?”

妻子说:“今年的春联是请到了本县德高望重的书法家、吴宏鸣老先生的亲笔题赠,可谓价值连城事了,岂不让你喜外望外吗?你若不如此珍惜和尊重,难道还会新自动手,来完成这庄区区小事吗?再说在书写春联,出现的那幕师徒巧妙配合的美妙插曲,不是更意味深长。而且诗句和字体,又是那么的统一和谐,有点鬼使神差的天然巧合哟!遇到这种情况后,不但让人心里高兴,然而觉得此事不可思意!因此你的心里,难道不以为此高兴备至?你说我猜对了吧?”

丈夫说:“一般来说我的心事,你是很清楚的。不过今天你所猜却不然了。当然求得吴先生的亲笔是一幸事,尤其与他爱徒一起合作,春联的诗意一气呵成,那就更是价值连城了。不过我今天的兴雅并不是来至这里,只能说:夫人你并未猜对我的心事,当然这次你所说的奖励,这次就免了哟,啊啊啊!!!!”

晚间夫妻睡俩在床上,却又议论起起写春联的事情来了。康若萍饶有兴趣地对丈夫说:“你觉得今天求吴先生的字时,为何突然地遇上这个年轻人了?这个人在你的印象里感觉如何?”沙金玉兴趣大发地说:“这个年轻人给我的印象极好,尽管穿着上不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,然而在那众目睽睽的观视下,能即兴从容的发挥,说明他文才兼备,是个具备文墨有素的人哟!而且相貌堂堂,我十分地欣赏哟!你可去打听一下,看他是绵阳县城哪家的的孩子?”

妻子笑了笑说:“这孩子确实不是哪家名门贵族,而是本县县城一个做工人的后人。说起此人你应该不是很陌生的,记得有次我们作坊请染匠,他来与你面谈过,就因为劳资间题未谈妥,你出的价不合他的心意被拒绝了,还记得清楚吗?”

沙金玉说:“当然记得此人,他是本县南城一个普通姓米的染匠。有朋友介绍说:他曾学过丝绸杂染,而且手艺还算不错,由于眼下人手不够,特别是染绸的技术力量单薄,于是便找他对面商谈了。可是I没想到他嫌弃我出的工钱,不符合他的理想,然后便扬长而走了。后来我仔细一想,一个穷工人性格如此清高,也就作罢算了。常言说:死了屠夫还会吃和毛猪不成?再说我们有的是钱,尤其在小地方,想请不一个技术高超的人,根本毫不花去太多的口舌。怎么,难道这个孩子,出身于这种穷人家的不成?我想这是根本可能的事。一个以做工为持家计的人,生活都过得非常尴尬的了,哪有势力和能耐,去精心培养出一个,有着如此才华的后代子孙出来?” 

妻子说:“其实这句话并不尽然,不过小时候常听父亲说一句话: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只要技艺好,破窑也能烧出好货来。这事你可不能低估了。你知道我们的大宝贝女儿今年多大了?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你知道吗?你别光顾着生意上的赢利,实际上她已经满了十六周岁,该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作为父亲,不光是想着找个理想忡的女婿,或者说,如何保持你沙家的香火就行了。如果耽搁了她的青春年华,是个难易弥朴的损失哟!”

丈夫说:“你这是啥子意思呢?关于凤儿的婚事,我们不是达到相互共识了吗?怎么,难道如今她对我俩选婿意愿,产生了怀疑和分歧不成?”妻子说:“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告诉你,我听母亲几次提醒我,凤儿心里早已有了心仪之人。如果说我们为父母的想法,与她的个人愿望相距甚远,为恐孩子心中不愿,将导之凤儿一生的痛苦。”

丈夫说:“其它的暂且不谈,说说凤儿目前心仪之人何许人也?她的个人意愿,是否与我们心中想的,相距太远不成?或者说,她根本就不接受我们的安排?那好,外婆与你本人的想法,可说来给我听听好了。”妻子说:“凤儿的心仪之人,不是别人,就是写对联的那个孩子,凤儿过去在吴先生那里念书时,就看到过米家这个孩子,虽然从无说过话,也无任何接触,可是这孩子的勤奋与努力,却给凤儿留下了难易麿减的印象。曾为此事,未得到你的同意,我曾认真地到吴先生身边,认真对他进行了一番探讨。吴先生介绍这孩子说:品行极好,而且非常的勤奋学习。先生对他称赞有佳,也是事实相付的。于是便把我们的意愿。与先生全盘托出的谈过了。可是一直没得到米家人至今的,直接回馈意见。”

这下沙金金玉心里全明白了,心想,如果这孩子的实际情况,真如妻子所说,那么我心关于选的方案,是否应该从新思考一下了呢?或者说:想个两下其美的做法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