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八)敢于竟争者是有潜力的  

2015-03-30 15:49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八)敢于竟争者是有潜力的

 

真可谓:酒逢知已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,性情相投之人聚在一起了,哪嫌时间上的约束?特别是谈到生意上时,更加一发不可收拾。精神更加的充沛起来了。此时酒菜都一扫而光了。沙金玉坦荡地说:“宇清兄弟,现在我真不搞不清楚,人活在这世上,究竟是个啥子东西?有了钱吧,还想要更多的钱,你说说,你说说怎样的人生,才是最让人更为满足的呢?

杨宇清发现沙金玉,虽然无有太大的倦意,然而说话中却有点醉意了,于是提议说:“反正我俩毫无一点睡意,眼下也没啥子可吃的了,光座在客厅里闲扯怪有点闷热的,不如上凉台上吹吹风去觉得怎样?”沙说:“此意甚好,上面有准备的凉茶,正好解解渴呗!”杨说:“那就更好!我正想这一口呢!想不到绵阳天气,比我重庆还热的多嘛!呵呵呵!!!

来到凉台之后,俩人觉得身心都爽朗多了。杨问:“我有个心结想问问你,为何这次送去的货,都挂上了作坊的标签?”沙说:“这次的货是两家作坊做的,染品一般时间长了会有所变化,即使当时我未发现问题所在,可是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嘛,这样以后不是有据可寻吗?再说,你是个多年经营丝绸的行家,即使有假瞒得了别人,通道还能瞒得着你这个真佛的眼晴吗?”

杨说:“承你抬举我了,的确,货一到我就将全部开包仔细地观察到了,尽管与我的送去的样本相差无几,然而在杂染的色彩与质量上,还是有所高低的。而且判断这些产品,绝不是出自一家作坊人之手。虽然如此,如果不仔细地去琢磨,还真会是鱼目混珠的。但是作为我多年的好友,心里对你毫半点不真之意。正因为如此,因此这次我匆忙地赶来绵阳,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与商讨的。也就是想和你拟定,今后如何做好这笔生意的程序,以便应付即将到来的商机。”

沙说:“难道你又啥子赚钱的事,又要照顾我了不成?当然你是大地方的人,生意消息当比我灵通多了,不防说说看看?”杨说:“照顾这样的说法就不恰当了,在生意上我俩是多年同舟共济之人,应该说我是在依附着你生成的嘛!来不来你是个实体家,有作坊,有势力的人呀!你不生产丝绸毛坯,我哪来的资源?又能向何处赚钱?”沙说:“此乃笑话了,我和你谁分谁呢?不但我俩是世家的朋友,来不来我们也是同窗好友,多年的交情还算浅吗、。这种话我不爱听,以后可得免说了行吗?”

杨说:“俗话说,人生能得一知己,这些年来你在处世为人方面,我深知是极为慎重而可信的。就拿此次送货一事来而言,你办事的态度,仅如此的认真细微,真让我敬佩极了哟!说到此事上,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:从受货商验收这批丝绸的态度来看,我旁敲侧击的观察到,他们对米壮坊的产品质量极为欣赏和珍爱。认为染质相当可观,其色彩不但鲜颖美观,且手感相当的柔软。特别是广东商人心喜地告诉我说:他们目前最需要的产品质量,如米壮坊染就的这种模样。因此从他们的满意程度上看,就是最为称心如意的了。因此对他们的这种反应,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了。尤其是广东客商的态度更为突出。过后,我再次地仔细检查了两家生产的产品后,感觉米壮坊的杂染技术,确实要比吴重阳作坊的产品技高一畴。虽然色彩分不出啥子高低,但是成品的手感,确实要软和多了。我是以前从未听你说过啥子米壮坊丝绸杂染作坊呀!它是从何时钻出来的呢?”

沙说:“其实米壮坊杂染作坊,是在这次你的紧迫摧货中我才晓得的。看到丝绸杂染的数量如此之多,一时间我急得无计可施了。于是便把绵阳县所有丝绸杂染作坊老板,统统召集一起商量时,因都是小本经营作坊,资本都相当的匮乏,再者作坊的设施和人力,根本就不能承担如此大的数量。加之要货时间过于仓促,如何敢接受这批货物的加工呢?再说,他们具都为私人杂染作坊,小本经营贯了,万一完不成岂不是个赔本生意?当然吴重阳作坊资本稍微雄厚一点,基于老朋友关系,经他仔细琢磨之后,仅只能接受三分之一的丝绸毛坯加工。正在我为些事垂头丧气中,商人好友孙承宗先生,便向我推荐了米壮坊这个作坊。当他说到米壮坊杂染作坊时,我心里对他毫无一点印象,不用我多想,肯定这个作坊各方面都是非常简陋的。不论从哪方面讲,他是根本无法承担这种重任的。孙向我承诺说:只要吴重阳作坊能承担多少丝绸杂染,他便可照吴接受的产品多少生产出来,而且在色彩与质量上,还要超过吴氏呢!当时我听他说得如此肯定,我想,只要他能按照我的要求标准行事,又敢于签字承担风险,对我而言又有何不可的呢?次天双方经过签定合同之后, 事情就这样定夺下来了。不过他说,他所接受丝绸杂染毛坯,一定是要与吴重阳作坊相等。多一尺都不干。我暗思,可能米壮坊的来势,是想与吴氏作坊来个相互竟争的意思。不管怎么说吧!只要他能做出来,多少解决了我迫在眉间的心隐之患,这样我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了。嘿,你还别说,交货日期与吴重阳作坊同日,并未拖延一天的呢!”

杨说:“这样看来,米壮坊虽不起眼,甭管它能接受多少数量,但他有这种胆识,说明它是有备而来,这其中一定有它的技术秘笈所在,可也不可低估了它的潜在力量,从这次的货物上,证明米壮坊是个有技术势力的作坊哟!”沙金玉说:“很有可能与你说的一下,否则,那些商人不是睁眼瞎子嘛!呵呵呵!!!”

     杨宇清说:“实际上这些客商的眼力是相当锐利的。尤其对货的识别,可能比你我更利害。不过能得到商人的肯定,这意味着市场商品人利弊倒向。凡是能爱到客户青睐的货,一定是个消路畅通的信息。广东客户之所以对米壮坊的产品质量欣赏,那是商客对生意赚钱的一贯理念。我想在下次的定货单上,数字肯定有着显著增加。你不认为这就是意味着极好的商机信息吗?因为我知道广东,他们已经打通了东南亚丝绸市场的销路,今后他们会更多的向我们要货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岂不是个极好的财路吗?米壮坊的杂染技术高质量的产品,是我们今后应该重视和抓紧利用的。对于你这个专门生产丝绸毛坯的人来说,生命力不是更强大了吗!我这次之所以紧迫匆忙地赶来绵阳,目的就是想要你明白这点。至于今后如何深入进行,想与你拟定一个扎实可行的方案,为今后的生产,铺垫一个切实可行的基础,然后有步骤的,让我们在丝绸之路上,走得更加通达与顺畅起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