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二)顺风顺水顺人意  

2015-01-28 18:20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十二)顺风顺水顺人意

在这热闹的城市里,源力感到很不习惯,晚上睡在床上对姐夫说:“爷爷对罗爷爷极为的尊重和惦念,说当年在此学徒期间,他们都是来至绵阳的孩子,感情十分的深厚,而且还与几个穷苦的学徒一起,成了拜耙兄弟呢!如果不是老家父母年老无人照顾,可能他不会回到绵阳去的。而且谈到几个学徒兄弟中,唯独只有他俩学的杂染技艺最好。后来得知罗爷爷,成了峨眉丝绸杂染厂手出一指的技术人才。因此爷爷对我说,如果有可能,想邀请他回到绵阳老家来帮助我们作坊的工作。爷爷一生是不怎么佩服别人的,可是对罗爷爷却是那么的信任和期盼。我想目前绵阳丝绸杂染作坊里有技术工人,除了我爷爷之外,再也没有更强的师傅了。如果罗爷爷能来绵阳,和我爷爷携手合作,那可谓猛虎添翼了。”

姐夫说:“罗爷爷人很直爽实诚,特别是在丝绸杂染行当上,技术方面是无人可比的。而且还创造过丝绸杂染方面的新品种呢!其实听了爷爷说,也非常见到这个老人的。如果说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可以,生活窘困的话,希望把罗爷爷接到绵阳来,与他一起度过晚年生活呢!”

源力说:“爷爷对我说的也是同样的意思,我们绵阳那边的家里,房屋很宽敞,吃的用的等等,都不用他发惆怅的。只不过目前他的处境究竟是个什么现状呢!姐夫,明天我俩分头办事,你去购买作坊用的高备,我就专程去寻找罗爷爷的住址好了。晚上我们再碰头你看如何?”这个想法很好,反正你先去峨眉杂染厂,一定是有结果的。如果我看了物之后,先不确定是否采购,然后找到罗爷爷之后,请他来定夺此事好了。毕竟他是最内行的人嘛!”

第二天清早,志强和米源力,按照爷爷罗爷爷的地址,几番展转周折,便在成都南街找到了峨眉丝绸杂染作坊。进门问到门房老人罗中良老工人,一下就知道罗的确切地方了。便告诉说,罗中良本早不来上班了。不过他的儿子罗成之,仍在这里里面工作的,带他见过了罗成,源说明来意之后,非常客气地接待了他,俩寒喧几句几之后,即刻前去告了假,把源力带往不远住的地方,辣子街巷子里去了。两人还未入室,便听到罗大爷,肆无忌惮的,在屋里喊着川戏呢!罗成之告诉源力说,我父亲就爱这一口,每天闲暇无事时,便与老友们约好,去到荼馆、玩牌、摆摆门阵哟!有时还拉着琴喊喊戏呢!”源力听了心里感到非常的高兴,说明罗爷爷他老人家的身体还很健康麻!于是对对罗成之说:“不过我爷爷不爱这些活动,无事便在家里养着几只白鹅,不知他在鹅的身上琢磨着啥子呢!”

儿子敲门进到了屋里,老爷子却没感觉有人来了,仍在闭着眼睛唱着呢,儿子大声喊道;“父亲,您在做啥子嘛,家里来客人了哟!您不是常念着,绵阳的米运多大叔吗?今天他的孙子特地前来拜访您老人家来!” 听儿子说绵阳的运多来了,他恍然大悟的,突然从躺椅子上,激动地纠了起来问:“米大伯在哪里?快点请他进屋来呀!还挨在这儿干啥子呢!”儿子从复地告诉说:“不是运多大伯来了,而是他的孙子,叫米源力呀,这不,他就站在您的身边嘛!”

罗老爷子惊讶地说:“是你这个龟孙子来了哟!近的,让我来仔细看看!嗯,长得仪表人才,如果不说明,我还以为是哪家有钱的大阔公子,前来我家了问事来了呢!长得这么高高大大,文绉绉的样子,今年多大了呀!”源力说:“今年才刚满十九岁,以前爷爷送我读了几年书,后来我决心选择当染匠了。爷爷带我在别人作坊里,学了几年的丝绸杂染,其实我非常喜爱这项这种工作哟!这不,爷爷积累了一些本钱,我们正准备开始开一家自己的丝绸杂染作坊呢!我这次来成都,就是爷爷要我来购买设备的。”

老爷子听说运多准备开作坊了,心里那种高兴劲难以言表。于是说:“好好好!这是天大的喜事,你爷爷的情况,时常有朋友传到我耳中来的。他是个很有志气的人,过去我们做孩子时,他就有这种想法了。可惜罗爷爷我却没这种志气哟!替人做了一辈子的染匠,刚好能养家糊口,你看我,做屋把腿也摔断了,几年之后,才慢慢能够单独行走的。嗳,这人呀,老了就不值钱了哟!”源力说:“罗爷爷,您一点都不显老的,谁你的身子骨,还那么的健朗嘛!爷爷非常的想念您老人家,告诉我说:“如果您想回老家绵阳的话,就在我养老好了。我家住在房子很宽敞,尤其新修的作坊,作坊和住房都在一起,前面有山,后面有水的,更适合罗爷爷和我爷爷生活在一起,共同一起渡过晚年呀!爷爷要我邀请您老人家搬到绵阳去,帮助我们一起,把新的作坊办得兴隆起来。不知罗爷爷是否接受我爷爷真挚的邀请呢!”

罗忠良听了这番话,心情十份的激动说:“这事让我好好的琢磨思考一下,现在把这话暂时搁着不说了。成之,赶紧把你妈从大舅家接回来,多做点好菜把家人留在家里,好好在家吃几天。至于购买设备的事,我好好地与参考一下再定夺。成都做这种设备的人,我基本上都认得的,有我在他们岂敢欺骗人。更不会让你们吃亏的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