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五八)钻出漩涡的的汉子  

2014-10-24 16:21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五八)钻出漩涡的汉子

我敢说只要现在已经七十来岁男女了,当初都刚踏入人生仕途,对社会与国家,充满着无比热爱与幻想。可是这些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们,怎么也不没想到六十年代初,竟然碰上中国文化大革命。多少希望和理想,竟在这十年浩劫中,却为成为他们终身遗憾的泡影。

甭管你出身是:所谓的红五类也好,或者是黑七类也罢,在这些人的身心上,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创伤和摧残。然而竟有人说;都是为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嘛!即使付出个人宝贵的生命也是值得的。直到文革结束,中央縂结说“这场文化在革命,是中国历史上,史无前例的一场“浩劫”。如果有人留念文革,似乎那时没有腐败吧!不过我个人认为,同样是种不同性质腐败,应该属于别有用心的人,争权夺利政治上的腐败。其实善良的老百姓,为文革付出的生命代价,实在是太无辜可惜了。直至临死前的几秒钟,嘴里还在喊着毛主席万岁!然而他们真不知自己死的对错呢?如果人真有灵魂存在的说话,那么他们的灵魂,将永远难以得到安息了。

不过在文革中,不少转进文革洪流中的人幸存者不少。俗话说:大难不死,便有后福。不过毛毛不属于有福之人,从洪流漩涡中挣扎出来的他,倒想努力争做一个有为的男子汉。可是文革中难易肃清的余毒,依然岐视出身不好子弟,即使我能把歌唱得再好,这欢歌笑语的舞台,并非是我站稳脚跟的地方。此时学以致用,成为他下步选择人生归属的主流。尽管同事和朋友们,对他此种决定不以为然,然而认为自己坚持选择回到体育战线,是最为正确而恰当的。可是他想,今后还得以最大忠诚与代价,在体育事业上抓时间勤奋一把,以换取个人立足与社会的自尊。

告别工厂生涯后,毛毛第一个想法,即刻回家乡看望年迈的母亲。在回老家的火车上,他想到了明儿姑娘。其实都是已经成了家的人了,况且和平曾告诉过他,明儿都已结婚生孩,只是目前由于某种原因,还未正式调到武汉去工作。如果此时我去看望她,将会导之何种结果?然而由于过去情感纠葛,摧使他不必想的如此复杂。虽然与她未成正果,但是作为一个朋友看望她,有何踌躇不前的呢!更何况回老家岳阳是必经之地,作为一个可信朋友,过门不入,那才是决绝对错误的。主意以定之后,到了岳阳打听回注市的班车之后,计算在明儿家里待上三个小时,时间上足足有余的了。

当他找到明儿确切住此后,走进一间很狭笮的小巷内,于是顺便问了一下巷内的居民,明儿医生是否住在这里时,她便放大嗓门喊着:“何外婆,您家来客人了!”这时凤妈妈见到是我来了,便惊讶热情地喊着:“毛毛我的儿哎!是什么风把人吹来了呢?快快跟我进屋吧!”这时毛毛心里一阵温馨的暖流,从他心尖穿过。此时他想,凤妈妈此时对我热情,有点像当年我小时候,她见到我的情景一样。来到屋内,感觉一切都非常的干净,不愧是一个从事医务工作的人家。

毛毛坐定之后阿姨!你老人家的身体真棒,走路与说话还是那么的精神饱满,真为您感到高兴呀!”凤妈妈说:“臭崽子,你就别来抬举我了,岗用过的东西,一下就找不着了。还顶个屁用。要不是明儿生下孩子没人带,我真的不愿意受这般磨的。你在工厂里做工,恐怕一天到晚很累的吧?哎,没办法了,谁要你脱生脱到这种家庭里来的呢!这是一个人的命,谁也改变不了它。” 毛毛想,凤妈妈对我就是如此的没有信心,所以总怕她的女儿跟我受一辈子的苦。既然她不知道我的情况,我又何必向她说明所有?”这时摇篮里的小孩子哇哇地哭起来了,凤妈妈说:“他妈没有多的乳水,医院工作又特别的忙,只能由我给他喂点牛奶就行了。那个狗日的湖北佬女婿婿,不知在文化革命中参加了什么组织,明儿调动工作的事情,也停着没办了。可是组织上也未给他作出结论。孩子都快一岁了,回来的日子很少很少。明儿给他取的乳名字叫小铃当,你说这叫个啥名,真是的。他的肚子肯定是饿了,来,你要像我这样抱着孩子,我去跟他热点牛奶去。”

毛毛孩子抱进自己的怀里,看来看去,酷似明儿的模样子。从未见过我,可能他认为我的他的爸爸,瞧,他还真望着我傻笑起来了呢!笑得是那么的灿,真的好可爱!”这时毛毛在小铃当的脸蛋上,深深地吻了数下,回味是非常深刻的。在一下一下的亲吻中,毛毛突然感觉胸前,有个小小园滑滑的东西磕着自己了。留意一看!原来是孩子脚上戴的那只小银脚铃,他有意思的把孩子的脚,上下摆动起来时,便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。可是他突然想起,有次问明儿她把这个不值钱的东西,留在身边干什么?明儿说:它认识你,可你却不认识它了?哦!这是我母亲当年送给明儿作纪念的,是我带过的银脚铃呀!怎么?她还留在身边呀?终于还给自己的孩子带在脚上了,真不可思意思呀!哎,想不到时隔境迁,这只银脚铃终于找到了它的归属。它又有一个享受童年的伙伴。那只银脚铃仍在母亲的箱子里,孤独的在那黑洞洞的箱子里,默默无闻地度过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日日夜夜。也许这对银脚铃,再也没有成队的一天了。

小铃当吃过乳之后,凤妈妈说:“乘你来了有人帮忙,我来给他洗个澡好了,这孩子见水就高兴,脚盘放好水也适宜,将他脱得光光的,放在脚盘时,胖呼呼的孩子十分逗人喜爱。不知怎的,突然毛毛的眼泪脱眶而下,竟然滴到了孩子的笑脸上。这时毛毛毫犹豫的用舌头,把掉在孩子脸上的泪珠舔了个精光。凤妈妈一旁看到此情此境,忽然她的眼泪也不禁的流了下来。她想,毛毛和明儿俩个孩子一生幸福,全是由我这个老不死的,一手造成的。否则,也不会酿成现在这个悲剧。

毛毛想这小小的脚铃,是自己一身的遗憾与失落,相信在以后的人生日子里,我和明儿都会非常理智的平静下来。眼时间不多了,便跟凤妈妈辞走了。凤妈说:“不用多久时间,明儿就会下班回来了。晚上我来做餐饭给吃呀!”毛毛说,我要赶下午四点回注滋口的汽车。如果时间许可,返回长沙时,再来看望你们全家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