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五二)一个要补锅,一个锅要补  

2014-10-18 14:58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五二)一个要扑锅一个锅要扑

本来和平准备明天起程回岳阳了,毛毛挽留地对他说,明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前夕,省革命委员会,准备在我们工厂俱乐部礼堂,举行一次庆祝文艺晚会。你可别小看啰!多年这种庆祝活动都取缔了。这是因为自文化大革命以来,在国家一片大好形势下,才搞这次活动的。且不言它的形式与类容如何,毕竟近些年来,人们从未安静地坐在剧场里,去欣赏演出的文艺节目了。据我所知,这些文艺节目,聚集了省会专业,和业余文艺团体,以最好的表演者和形式,来庆贺全世界劳动者的伟大节日。场面很是热闹,非常值得一看哟!告诉你,其中我是以民兵身份参加表演,到时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文艺水平吧!”

和平说:“要说让我看啥文艺表演,简直是要了我的命了,等天拿着擀面杖吹火,一窍不通。再说文化大革命表演的那些玩艺儿,让人都看腻了。不得坚持耐心的坐在那里,看下去,谁要是不愿意看走了,就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最大的不忠。所以我不感兴趣。哎,若你有表演,我倒是要特别耐心的看下去的。”毛毛说:“说好了,要是真不好看,也得让我把节目演完了,才能叫你一起离开剧场的。反正我不来叫你走,你就坐在那里位置上等我好了。这事我必须事先跟你交待妥了才好。  和平说:“那好,就按你的意思,今天我就不走了。这两天我俩扯了那么多乱弹琴的话,很少涉及到现实中我们最想知道的问题呀!”毛毛说:“现实中的我,你不一目了然了吗?有何值得向你诉说的。可是回顾往事,反而让我心里是个莫大的安慰。很多人喜欢回首往事,那是一种幸福。可是不瞒你说,我若回首往事,心里感到特别的压抑和痛苦。最了解自己的人,莫过于自己本人。当然我并是个墨守陈规的人,也并非是个尊循顺其自然的人。否则,我就不会挣脱身上的枷锁,弃徒出来念书了。往往一个人想的过于美好,反而会落得更加糟糕与尴尬。你说我的现实不就是如此吗?”

和平说:“你说的话我都能理解,恐怕就是常言说的,一个人生不逢时呗!其实我一直想去当兵,就因为两个舅舅都是资本家,你说舅舅关我什么事?几次都合格,一到政审就没戏了。去它妈的,文化革命后,很多人家里复杂得很,被杀被管的人都有,可是他们都隐瞒过关了,一样的当上了解放军。我真搞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毛毛说:“世界上有很多事都让人搞不明白的。我劝你不要去死钻这些牛角尖,一个人只要安如现状就行了。张姨说:只要一个人不走误邪道,凭个人本事吃饭,只要不缺吃穿,老子这一生就赢了。她是个最务实的妈妈,所以我对张姨十分的尊重。”

和平说:“这次来长沙,母亲一再交待说:关于明儿与你之间,是否存在有那种爱昧关系?如果是那么一会事,母亲要竭力的为此搓合。再说你们的年龄都不算小了,而且明儿目前也正处在举旗不定的状态呀!上次明儿母亲告诉母亲说:明儿通过那次的教训,心里不想在岳阳医院工作下去了。想快脱离那个环境,调往其它的地方工作去。说她婊姐跟她找了一个男朋友,现在正协商这个问题呢!母亲说,只要你真有这个意思,母亲说就是拕墙角,也要打它拕过来。”

毛毛说:“就我目前的情况,有何能耐去改变明儿的现实处境?设身处地的为明儿着想,她想脱离这个环境,调往别处去工作,这个想法并没错。可是人家办得到的事我却不能,何必连累明儿呢?虽然我与明儿有着深厚了情感,可是她对我并非是人一心向着我的。她的母亲和她自己,都抱着一种患得患失的思想,那么从我的性格来说,是最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。她们母女的心里,早就被我穿了。因此我对明儿很爱,但是我不爱她的心灵。否则,这句话我不会等到现在,处在落迫之时向她提出来。”

和平说:“你说的很合我的心,非常赞同你的想法。生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没点气质何以谈得上是个男人。再说我们不瘸不瞎,还怕找不着一个堂客?实际上你本身具备的条件极。至于家庭出身,那是个主观存在的实际问题。无法去改变和选择。如果那样低三下四的,还不如打光棍自在。至于明儿心里如何打算,只能她自己去决定了。真的是死了屠夫,还会去吃和毛猪不成。我相信老人们说的,这就叫着没有夫妻缘分。再怎么去凑合,也是无血无肉的夫妻。”毛毛说你都在关心我的个人问题,可是我还未来得急问你,现是否有了名目了呢?”

和平说:“我们小城市里的人搞堂管,可不像你们大城市里的人找堂客那么的浪漫,到了一定年龄的人,一个要扑锅,一个锅要扑,哪里有哪多的条件可讲的呢?虽然与你分别的时间很久了。可是我的秉性依然如此,那就是直来直去的一个人。文化革命如此混乱,我们并未经谁人批准,早就睡在一起了。文革时负责管这些事的部门,早就已经瘫痪了。只要两个合得来,该怎样就怎样呗!烧锅炉的兄弟们有的是力气。找了个合适的地方,能放一张床的小房,一个上午就搭建起来了。就这样也住了两年了。孩子都一岁多了,她家父母还不承认我是他家的姑爷呢!可能还是认为我的经济收入太少吧!我堂客说:“反正生米已煮成了熟饭,他成不承认你是我家的姑爷,那就随他们去吧!连我这女儿不承认也无所谓。反正我早就死心踏地的跟你一辈过了。”

毛毛哈哈大笑的说:“这个女人倒是挺有性格的哟!看得出她是个挺直白而朴实的女人。你可要好好的爱她哟!”和平说:“我也不知怎样去表示爱她,她也不知如何来表示爱我。说只要我对她不发脾气就是爱她了。我想只要她愿意跟我在一起生活,不详细多说就是我爱她了嘛!实际上生活在新社会,可是如何表示对女方的爱意,像我这种三担牛粪六箢箕的人,实打实的还是凭着一个人,无私自通的本能去和谐夫妻生活的。再说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平时有谁来找我帮忙,从不会去打别人的扁担。”毛毛说:“这样很好,俗话说:一个篱笆三根桩,遇事还得有人帮嘛!做人不可孤芳自赏,否则,你有困难求人那就不灵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