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四八)不要弄得夜长梦多  

2014-10-12 17:19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四八)不要弄得夜长梦多

谣传明儿在文革中自杀,妈知道消息后,哭哭啼啼赶来医院后,直奔明儿房中。这时房门已经上锁,便坐在门前大哭起来。邻居赶来询问后告诉她说:“伯母不是那么一会事,您先到我们房中歇歇,这就去把明儿叫来好了。凤姑娘觉得同事说话态度诚恳,即刻转悲为安的说:“我信你们说的,可是急得我二天都未吃饭了呢!谢谢各位了。”明儿见到母亲什么都未说,便相互抱头大哭来。这时明儿看到跟随母亲来的有明媗婊姐,稍许说了二句说后,便把母亲带到自己房中来了。

这时母亲把情告诉明儿说,说你自杀的消息,是家乡熟人在岳阳出差告诉家里的。先不说这些了,俗话说无风不起浪,有浪必有因的。你说说是怎么一会事呢?明儿这其中的缘由,大概的向母亲说了一遍。母亲气愤地说:“刘家这俩父母子都不是个好种。过去他父亲帮我家行里做过事,借去的十块光洋到现在都未还呢。解放后就拉倒了。谁都知道这个人在我们家乡,就是个无业流氓。听说他的儿子是个大学生呀,他父亲告诉别人说,他儿子大学毕业是分在和你一个医院当医生。那好,现去我要去找他问问,为什么要把我们家中的情况,说成乱七八糟。显些把一条命都送到他手上了。污蔑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,他是个受到高等教育的人,难道这个基本道理还不清楚吗?”

明儿说:“母亲,您就别去掺和此事了。自他来到医院工作不到四年,文化之后便当上了我们医院的文革领导人,做了不少骇人闻听坏事,目前已经将他的所有官衔被免职了,正在接受群众批批判。我心里对他的怨恨,基本上已得到消除。在当时有理说不清的情况下,我是准备自尽的。可是我身边的狼婆,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和激励,要不是她,可能我这条命,老早就不存在人世了。”婊姐说:“毕竟还是好人多嘛,在我们武汉工厂里,文革中乱七八糟弄死的人也不少。我们单位的党委书记,就是被红卫兵逼打死的。那种场面惊心动魄。我真不明白,现在社会怎么变得没点人生安全了。妹子,我告诉你,国家翻不翻天,与我们老百姓有和相干?你就要像我一样,什么组织都不参加,保全个人性命要紧。我回到老家二年了,家里的工资照样一样不少的给我,甭管别人如何说自己是个逍遥派,我能保存自己的性命,比什么左派都划得来。”母亲说:“你听喧姐说的多好呀!再说,你这点年纪,知道些什么呀?以后一定要像她这样做人才对。”

明儿说:“其实直到现在,我并未参加任何组织和派系的人,可是就由于家庭出身,才给我引来莫明的祸端。就是刘方海这人王八蛋,找我谈爱被拒绝他以后,有意利用我的家庭情况,疯狂地对我进行报复。他把自己看的很高,低估了我明儿的省视能耐。他以为自己是北京医科大学院的毕业生,像我这样一个小地方出生的人,尤其又是个低层护士,以为我无条件的会接受他的爱昧。且不说过去与他没任何交往,根本连接触都没有。如果说我心里有着毛毛哥,可是他与之相比,不管是人品与德性上,简直玄虚甚远。也许我对他拒绝的话,说的过于直白与干脆吧,因此才让他积怨过深,如果不是厚颜无耻的纠缠不清,我不会说更伤害他的话。本来也是嘛,如果我毫无原则的,只看到他是个大学生,不在乎年龄与美丑,与他走到一起,别人当然会误为父儿俩呀!”婊姐说:“你这句话根本有些露骨,就不可以婉言谢绝吗?男人都是那个德性,如果你让他一时不舒服,他就会骚扰你一辈不得安宁。真是的,现在该明白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了吧?”

明儿说:“婊姐,我与你的人生观不一样,我的婚姻大事不希父母插手。不像你一样,嫁鸡跟鸡,嫁狗随狗。我相信你的婚姻不是很顺意的。委屈求全的事,凭我的性格是做不到的。”母亲说:“别在这里谈论这些事了,今天娘是前悲后喜,算得上是我何家祖宗菩萨贡的高,未留下那种惨痛的事情就谢天谢地了。你也别在我面前提起毛毛,两家出身都不好,生在这个社会里,即使有了第三代,出生问题也不会有安定日子过。共产党领导的国家,就是个讲成分的社会。看我们家乡的情况,出生不好的后代,拉板车的活都轮不到他做。听他母亲说,毛毛自分到湖南长沙工作后,文化革命把他下放当工人去了。想必他眼下的日子,处在何等困惑之中。甭管刘今后有什么结果,凭他家庭成分好,还是仍会留在本单位工作的。与这种人已经结成了冤家。妈是过来人,这仇怨越结越深。他不会轻易饶过你的。明儿你要是我的女儿,应该是个聪明的孩子,俗话说:知世务者为正杰。如果我惹不起,还躲不起吗?因此妈的意赶紧离开这儿,想办法调到别处去工作。表姐在武汉做事,有个很要好的朋友,儿子也是大学毕业。在家跟我和你父亲都谈过了,如果事情可成,那就让设法把你弄到武汉去算了。趁早离开这个生事惹非的地方。你姐说了现在医务人员是很好调动的,如果你同意这种想法,她马上把这件事情弄稳妥。”

明儿暂时没有认同母亲的想法,于是说:“这事我要好好思考一下,因为我还有个人的一些打算和想法。这种事来得过于仓促,暂时我无法答应您老人家。再过段时间再说吧!”母亲说:“不能拖下去了,要知道你都已经二三岁的人。这在旧社会来说,算是老闺女了耶!”于是明儿妈把明把侄女明喧拉至一旁,叮嘱说:“反正这次你是回武汉去的,,那就拜托你此去,好好与男方一起商量。武汉离岳阳很近嘛,如有必要你就把男方带来这里,与明儿见面相互好好谈谈。若俩人中意的话,那就抓紧时间把这件事情,即早办完我与叔父也就放下这个心了。不要搞的夜长梦多,又会惹出什么乱子来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