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五)日出日落风光不持  

2014-09-03 15:25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五)日出日落,风光不持

王姨娘清早在菜市场菜,突然碰见凤姑娘,“哎哟!许久没见你的人影,上哪里发财去了呢?凤姑娘说:“死婆娘,这个年头还有我发的地方吗?还不知这个命活不活得出来呢!”王姨娘说:“怎么哪!是否又来找你的麻烦了?”凤娘说:“麻烦倒没人来找,只是说这人呀,活的太不自在了。居委会规定我们探亲不能超过半月,我到明儿那里床都未睡热,不就焦急地赶回来了吗?否则那个居委的婆娘又要来找岔了。为了省力气难得跟她们讲理,还是按他们的规矩做呗!”王姨娘告诉说:“喜姐的毛毛回来了,你不知道吧?这伢儿几年不见,长得又高又壮、又漂亮了。我不会形容,反正注滋口是找不出来的。那天我看到毛儿光着膀子,给他妈在门口洗纹帐,胸部肌肉挺挺的,比女人的还高呢!真把我给笑死了。”

凤姑娘说:“毛毛就是喜姐的精神支柱,如果换另外一个女人,这样艰苦的日子,早就支撑不下去了。哎,毛毛好几年年都没回来了吧?”王姨娘说:“眨眼功夫,恐怕有四年没回来看她妈了吧?听说这两天就要走了。所以我来菜场想寻只肥母鸡,送给她母子喂点汤喝的。”凤姑娘问:“你听说毛毛现在找到对象了吗?也到结婚的年龄了啊!”王姨娘说:“这我倒不好意思去问,从形式上看应该没有。因为毛毛今年才满二十嘛,现在哪里像旧社会,不过十八岁就完婚的伢儿。以前我们都认为,毛毛将来会成为你的未来女婿呢。可是谁知解放一切都变了呢?凤姑娘,不要怪我这个爱说直话,过去两家走的那么的亲近,解放后喜姐家的成分不同了,就开始嫌弃别人来了。这和过去嫌贫爱富有何两样?知道别人背后如何訍论你们吗?说你是六月的天:说变就变。”

凤姑娘说:“其实这是人们的偏见,世上有谁不怕粘包的?再说政府一向宣传,不准与阶级不好的人来往,这点你不是不知道,不都是为了避嫌疑嘛。”王姨娘说:“那你要避个什么嫌疑?一个资本家,一个历史反革命成分,说白了,都是一样的特色。可我是个地地道道的贫下中农,为何我就不怕嫌疑呢?解放前后我对喜姐的态度都一样,经常陪她一起说话。只要心中无冷病,大胆吃西瓜。除非她是个实足的投机分子。又想吃鱼,又怕腥。我是没有女儿,否则,早就跟喜姐攀亲嫁了。”凤姑娘说:“我哪是嫌弃喜姐了,不就是孩子们还小嘛,王姨说:“这些事儿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。当年孩子相互写写信,你就闹得男人何老二坐立不安,这难道不是事实?所以说,凡事不要做绝,给自己好留条后路。我看你的宝贝女儿,今后将找个怎样的对象。不要弄得不好,别人还嫌弃你呢!我还有点事不跟你闲扯了。”

明儿妈想,今天无原无故的,送给这个婆娘教训了一吨。她的说的都是些实话,不过我的有些做法,的确是没长后眼做出来的。回家之后告诉明儿爸说:“今天买菜碰上王姨娘了,说喜姐的毛毛回家探亲了,可能在家时间不长,听说快要快走了。晚上我去喜姐家看看去。明儿爸说:“是应该去看看,他不是在汉口吗?岳阳是必经之途,顺便也可给明儿捎点东西去呗!”

      凤奶娘在家反复琢磨了一阵子,问问毛毛现在的情况,不管怎么说,他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又是个知根知底的人。明儿目前并非在方面不闻不问,而是有人在追求她了。可是这些人何许人也?明天我还是去喜姐家看看再说。第二天凤姑娘用心的带了些东本送了过去。凤姑娘进门喊:“喜姐听说毛毛回来了,特别前来看看的。”喜姐说:“稀客呀!他大舅生病,清早起床去乡下看大舅去了。说好了回来吃中饭的。喜姐问:“听说你去岳阳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呢?明儿还好吗?”风姑娘说:“明儿很好,还带信要我问候你好呢!要是不碰见王姨,哪个知道毛毛回来了呢?这包是送给儿子吃的,另一包托毛毛路经岳阳时,捎给明儿吃的。”

毛毛妈说:“昨天乡下带信来说,他大舅不小心,给学校做屋帮忙,给屋上的树条子掉下来打伤了。晚上借了一辆自行车,天一亮就赶到沈家山去了。他说大舅伤如果不大重,一定赶回家来吃中饭的。昨天接到一份电报,说要他赶紧返回武汉,要上北京参加体育比赛吧!所以他决定明天就动身回武汉了。”将近中午时间,毛毛满身大汗的赶回来了。进门看到明儿妈坐在家里,于是赶紧洗了个脸,揩干身上流的汗水喊着:“凤姨,您老人家来了,真的稀客哟!叔叔还好吗?明儿是否经常给家里来信呢?”凤姑娘看到毛毛的样子,跟王姨娘形容的一模一样,真的长得红光满面,太逗人喜欢了。

凤姨由衷地问:“毛毛,你是吃些什么龙肝凤胆的,营养得这么好呢?现在长得连老子都要抬头看你了。才几年功夫呀,像泼了粪似的,一下就催得这么高大了!依我看比你山东佬父亲还高还壮呢!”毛毛说:“哪里哪里,是您老人家是没见过高大个子的人,所以才觉得我长的高嘛!妈,家里的菜够吗,要不我去餐馆再揣的菜来,留凤姨在此和我们一起吃中饭吧!”凤姑娘说:“不哪不哪!你叔叔在家等着我回家吃呢!喜姐,这儿有个包裹,这个是送给毛毛吃的。另一包是请毛毛带给明儿的。知道你回武汉一定经过岳阳,明儿卫校毕业后,就分配在岳阳人民医院当护士。到了那里门房一问便知了。我就不在此久坐了,毛毛,一路注意安全哟!告诉明儿家里人都好,要她努力工作不必挂欠家里吧!”

母亲打开凤姑娘送来的东西,是包很香的腊干鱼。确实都是大鱼砍成小快的,还用烟熏过了的。母亲说:“这是解放以后,是明儿妈给我送的第一次东西,真承她看得起哟!还是冲着我儿子的面子来的呢!”毛毛说:“我就不亲自上他们家还礼了,我会给钱给您,看买点什么还清这个礼吧!托带给明儿的东西,我一定帮忙送到明儿手里。”母亲说:“明儿姑娘我历来就非常的喜欢,毕竟她们母女为人处和性格,世绝然不同。明儿不像她母亲,利欲熏心,处处为个人打算。患得患失,是凤姑娘的主要特点做人势力,是我最为鄙视她的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朝起日落,风光难持,转眼间让她也尝试到了,人被歧视是何感触。通过这次划成份,才真正触动到她灵魂深处,相信她定会有所收敛。凤姑娘一生,甭管做任何事情,都是为想得到的目的出发。这次她母亲前来请你带东西给明儿,意下之意不用多猜。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如果明儿真没谈男朋友,而是一心一意在等着你的话,得要好好考虑考虑哎!再说都是喝着一条河水长大的,甭管从哪方面而言,相互都知根知底呀!”

毛毛说:“妈,您放心好了,我朋友告诉告诉说,明儿经有朋友了。我没必要从中插一杠子。如果说她是真正想等我的话,她在卫读书我就给她写过信,可是我的信她肯定接到了,然而却石沉海底,让我非常的失望。为此我何必去讨这个没趣?做人不能低三下四。这是我立下的豪言壮语。您老人家放心,至于何时寻到自己另一半,可不能无原则瞎碰。更不去挑精选肥,而是相互喜爱,日长不腻。”母亲说:“夫妻虽比同林鸟,大限来时不由人啊!反正最艰难的日子过去了,妈希望你今后为人处世:善良通达,实诚待人,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与众不俗的男子汉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