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六)破罐子破摔  

2014-09-17 10:4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 3
16

(三六)破罐子破摔

     张竹君今天特意叫了几个喜欢的女朋友,借此机会让她们也来粘粘自己光,享受一次舌尖上的快乐。被邀的人心里想,竹君姐许了很久的愿了,家里事情再忙也要丢到一边了。于是四五个女朋友,笑呵呵地陆续赶到她办公地点来了。她小声地对各们说:“今天看大家的福气了,你们什么都别问,反正有餐好东西呡就是了。到时候就会知道的。于是给跳路的说了一声,告诉镇长说我去居民家和事去了。

到了何家堂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可是却不见主人,其中一人喊着:凤姐!家里来客人了,这么好的天人都上哪儿去了呀!这时一个人进到后屋,看到凤姑娘蹲在那里洗东西呢!凤婶娘:妇女主任来了,赶紧前去招呼呀!于是她稍许整了一下,匆忙地到堂屋里来了,热情地一边彻茶一边说:“从不来的这些稀奇客人,今天不是走错了路吧?对不起呀,今天天气甚好,想把一些要用的东西,干干净净的洗了过年。哪晓得张主任这个大干部,会来我家呢,早把个信我不就热闹的坐在堂屋里,热闹的来迎接你了啰!哈哈哈!!”

张竹君说:“我说啰,大白天大门开着,可是主人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弄得我芋头和尚摸着头了呢!”凤姑说:“你以为我跟你们当干部的一样,尽管老了,家里却有做不完的事。加上老头子脚又不方便,又没子女在身边,挨得了谁呢?到了死的那天都得自己来了。张说:“又人帮忙的日子到了。哎,我今天我都出来了,你是故意装蒜,还是有心在稳座钩鱼台哟?”张这句话,弄得凤姑娘莫明奇妙,于是问:“张主任,你的意思我真不明白耶,都是街上的几个熟人,有什么事要捡起来的呢?”张说:“哎!你家明儿姑娘不是快要结婚了,家里这大的喜事,你还真沉得住气呢,哈哈哈!看样子你连这杯喜都不准备私舍了?”

凤想,这是晴天避雷的事,我们父母都不知这些情况,她们为何先知道了?明明是看到我家划成资本家成分了,别有用心的随口开河,任意在毁谤我家闺女名誉。于是说:“张竹君,你是专门搞妇女工作的领导,说话可不能没有节制哟!你凭什么根据糊乱说我女儿要结婚了,信口开河我是要告你的污蔑罪哟!”张一听,气冲冲地站起来说问:“我为何要说你女儿快结婚了,是男方的父母,直接来镇政府办公室,要求我前来告诉你的呀,今后春节就要举行婚礼了,他们怕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,要我来传达他们的意思和信息的呀,可是你里如此大的事,你女儿不可能不告诉你。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,你以为世界上就你聪明,最会做生意呀!你才莫明奇妙,混帐透顶呢!将你们划成资本家,一点都不冤屈你。按说还应该划成不法资本家才对。”

凤问:“看样子你是好心来跟我送恭贺新禧来的啰,男家父母是哪里的?他们的儿子叫什么名字,做什么事的?”张说:“那好呀,父亲是我们街上多年做工的无产阶级,儿子叫龚克,比你女儿的学识高多了。在西安大学做飞机,难道还配不上你的女儿?这下可好了,有了这么女婿,以后你可以上海、北京、随你选择去享受了。”凤说:“我不认识这些人,做飞机的!哈哈哈!他就是做原子弹的我都不稀罕。”张说:“龚洪宇是这里的老人,连鬼都认识他,而且他还在何义记做过工的人,可是你却不记得他了。说明你是个何等狡猾的资本家。”

这时丈夫走来说:“她哪里知道姓龚洪的所有,龚洪宇是我家做过工,那是在我父母做生意的时候。她哪里知道这些过节?你别事都往她身上堆。有什么今天就冲着我来吧!”

 张说:“何老二,这事与你毫无关系,你们家的事谁不知都是她说算。现在我们是就事论事。”凤姑娘把丈夫往后一拉接着说:“在我女儿未亲口向父母说明此件时,是谁我都不认同接爱。”张说:“现在是什么时代了?而是男女平等,婚姻自由的时代。难道还像过去旧社会: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父母包办婚姻不成?他们都是新中国的青年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办,根本不须要征得父母的同意与认可,完全可以独立自主来处理个人的婚姻大事。龚家是个贫下中农,他们都懂得这个道理,事先尊重你何家的人。所以才请我们出面来沟通好你们之间的关系。有什么要求和见议,可以当面提出来,尽量做到两全其美。可是尊重你们是为了避免亲嫁之问产生误解。可是偏偏碰到你这个猫屁不通的人,让我为你感到非常的遗憾。”

凤姑娘说:“是,我是猫屁不通,正因你什么都通,所以才推举你当了妇女主任嘛,我看你将来有当省妇女主席的时希望呢。你那百钱以为别人都不晓得。我肯定地告诉你,甭管解放不解放,婚姻自由什么的,未征得老娘的同意,如果她一并孤行,可以登报与家里断绝关系。我不信这天下无子女的人就活不下去。做飞机与我有什么关系?还不如个开饭馆的。吃了喝了还落得过安宁。我们老俩口是自食其力过习惯了的人。没有这个女儿,我凤姑娘照样能活得下去。”她越想越气愤地对张说:“不送了,请回吧!”

这么多人陪张一起来,还以为真有一餐好吃的。未想到碰到这样尴尬的局面,心里埋怨的有话难出声。最后还落得个扫地出门。张更是恼火地喊着:“凤姑娘你跟我记好这笔账,以后我要你吃不完兜着走。”其实这时凤姑,哪里都是气,听到张竹君用如此语言警告她,便冲出来说:“反正现在我已经是革命的对象了,你们想怎么来整我就来吧!老娘把姓命早就持之度外了,还怕穿小鞋吗?”张说:“你别称角色,到时候有你求饶的时候。”凤姑娘说:“把自己的屁股洗干净点,凡事不要都做过分了,不然,会有报应的,张竹君我提醒你!”

她们这些人走后丈夫说:“你的性格越来越急躁了,明知鸡蛋是不能碰的。可是你,,,,,,凤姑娘说:“怕什么,早把生死持之度外了,破罐子破摔呗 !现在我不抱任何希望了,既然明儿这样无情,从今以后,我们也不要再去迁就他了。你看天上飞的那些鸟儿吧!从一个小蛋开始孵起,可是毛干名自飞走了。还认得谁是他的父母?别想的那么天花乱坠了。罢罢罢!!!!!

张竹君回到镇政府后,上下都是气鼓鼓的,然后去与镇长汇报情况说:“今天去何家说合婚事,碰了一鼻子灰。最后添盐加醋的对镇长说:“像这样不听党的话居民,尤其是资本家成分的人,以后勒令她去扫街。她是过去幸福日子过贯了有点发戝。镇长说:“只要她尊法守法,不要以个义气办事,那样党的政策是不允许的。”张最后喊镇政府的通讥员去告诉龚洪宇,告诉他儿子的事,自己准备办吧!不须要得到女方父母的同意。龚家人听了妇女主任带来的信息,老俩口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。担心的大石头终于缷掉了。老头说:“玉秀,张主任只是说要我们准备,可是并没说何家是否接纳这门亲事。如果说他们真高兴的,认同了龚家这门亲事,那么临近快过年了,还得准备些礼品送往岳家。如果说没有承认门亲事,我们也好另作打算嘛!我看今天晚上,你再去当面问问张主任的确实结果,这样心里就有把握做事了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