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五)这事全包在我身上  

2014-09-16 11:20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三五)这事全包在我身上

   回到家中俩老口喂在火箱边,继续寒喧着满伢的婚事。老头子说:“老伴,喜姐子虽然未请动,完全出于自身的实际情况。她的为人处世,没啥值得我们背后议论的。尽管她未如此,不是给我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信息吗?而且概括地谈到了,她们母女俩的,性格、品德、我作风等等。这些话从一般人口里听不到的呀。”老伴说:“可不是吗?喜姐子就是这么一个直率的人。之所以人们相信她,就是因为她做事做人。不遮不掩的实诚。特别是说到明儿姑娘身上时,老官子呀!我的心里呀真像喝三鲜汤一样的高兴呢!可是一想到我们家里的这三个媳妇,就恨不得一把将那未来的媳妇,从何家抡了回来呢!”

     老头子说:“哟哟哟,实在给媳妇折腾得快死了的人了,怎么,婆婆瘾还没过足呀?再加上一个,我看你还哪像个人型。本身就是个枯瘦如柴的人,六个孙子干嘛要接手去带?这好,孩子都交给婆婆了,因此她们有的是精力,与吵架相骂的。要记住我说的:骄狗上坎,教子不孝。可是骄贯了媳妇,她就在婆婆头上拉屎了哟!不信,你就等着吧!”  

 

玉秀说:“你们男人不懂女人的心,媳妇的男人是我养的,孙子是我龚家的种,即使为这些事累死,我心干勤愿。四伢子真要把何家姑娘聚回来了,我不但不要她做任何家务,更好好的照顾她。因为她与家里三媳妇相比,有着有着天壤之别。人家明儿姑娘,不但知书达理,而且贤慧大方,听到话起话来都斯斯文文的,而且对大人充满孝敬。这种媳妇我还愿意把她贡起来。这下好了,我老四今后的生活,一定要比三个哥哥强。我想睡不跟你扯了,明天按喜姐的意思,去请王姨娘去。一口气把这事儿办完心安理得。”

龚家两老口虽然已酣然入梦,可是此时毛毛妈的里,却愁云满布。送完龚家夫妇回到屋里之后,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想的得错综复杂。自问,今天我对龚师傅夫妻说了些什么?难道一件上好家事儿,就是样烟消云散了?龚家为为取到明儿这媳妇专程来问事,他们岂知我的心是怎样的?真的像比用尖刀鋺我的心还要痛。现在千怨万怨,只怨凤儿这个婆娘。眼光是那么的视力短浅,为人处世是那么的虚伪不仁。要不是她从中作祟,今天这种让我心痛,又让尴尬不堪的局面岂能出现?尽管家中连遭厄运,可我经受得了。然而让我们母子活活的一个人,在这种现实面前受到鄙视,岂不让人伤感与愤怒!

龚家夫妻来到王姨娘家后,王姨娘客气地接待了他们。老头用眼神告诉玉秀,于是玉秀把此次来意,细细地眼王姨扯了起来。王姨娘是个直性格的人,可是她边听边在想,这是怎么一会事呀?为何龚的儿子准备要聚明儿做媳妇呢?心里越想不是个滋味了。甚至气愤的在骂凤姑娘:七弯八拐的,想搞些什么名堂呢?分明两个好瑞瑞的青年,男才女貌的,从小俩相无猜的青梅竹马姻缘,为何要棒打鸳鸯,无情的撤散?我看这婆真正的疯癫了。再说,这八竿子打不到边的龚师,也扯进到里面来了呢!玉秀说到的这些,有点让她晕头转向了。嗯,这事不妥不妥。龚凭什么条件能聚到明儿?毛毛这孩子有哪点配不上做她的女婿?论人品,是我们本街上首出一指的美男子,凭学识,又是个正派大学生。难道她的女儿真是戏里唱的,金技玉叶不成?她心神一定,这庄事我得婉言谢绝了。于是对龚家夫妻说:

     龚大哥,承你们夫妻看得起,如此抬举我的人格,不好意思得很,可是最近我的血压病又犯了,医生叫我每天趟着,千万不能到处乱走动了。这几天我基本上都不起床的。要不是老头子上班没人做饭,老早就住医院去了。关于所求之事,本来是给人添福添寿的大好事,可是你们尝了我的脸,可我却身体偏不争气。可是我还得跟你解释一下。我跟凤姑娘数日来往甚少。凤姑娘是个大尾巴草狗,即使当面碰着,是不跟我打招呼的。俗话说:人以类聚,我跟她不是彼此相知的朋友,就是说不合板眼的人。这种事应该去请,说话相互投机人,才能倾吐感情我希望。虽然现在她家成分划为资本家了,然而他仍像虎死不倒威的样子。看到她那种清高样子心里更烦。就是高到天上去了,与我毫无关系,你说对吧?”

龚老头夫妻想,说话听声,锣鼓听音。给老伴使了眼色,叫声谢谢便告辞起身出来了。老头子泄气的说:“秀姑娘,我是个相信迷信的人,看样子这个兆头不妙,恐怕儿子这庒喜事,十有八九搞不成。”玉秀生气地说:“你这是说的人话?别在我面前放这不吉利的臭屁。”老婆子想,我取了三房媳妇,都顺顺当当的,从没像这样的费劲过。于是说:“依我看,谁都不要去找了。干脆今天顺便去镇政府,请镇上妇女主任张竹君去。请她专程上何家门说说这门亲事看看!”老老子一想,你这句话倒提醒了我也,说的好,新社会讲的是新事新办。不搞那些所谓的媒人了。镇政府的妇女主任上门,何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呀!面子挨着了,有啥愿意不愿意的,要推脱也是有点难了。”

他们直接来到镇政府,妇女主任的办公室,张主任热情地接待了他们。张听完所有情况之后,立马说:“这是件多好的事呀!这样好的亲嫁,世代贫下中农。儿子文化又高,这样的女婿伢,打着灯笼都难找。更何况儿子是做飞机的,不要说我们街找不出来,未必中国又有多少?这样的女婿都让人寂寞得流口水呢,别人都望尘莫及呢!于是夸大海口对老俩口说:“你们就准备安排请客喝喜酒吧!万一何家讲经不答应。这找儿媳妇的事呀,全包在我身上了。我就不信,整个镇上几万人,就没一个比何家姑娘漂亮的?我跟你把镇上所有的实年红花闰女,统统地查搜一遍做好这个介绍人。到那时候呀,可能找你做亲嫁的人,大门都会挤破呢,哈哈哈!!!(按:五十年代初期,特别是刚解放,小镇的干部都无国家编制的,谁出风头,就有可能当上所谓的管理干部,反正又没工资发放)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