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三)不信邪的龚老头  

2014-09-14 15:0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三三)不信邪的老头

西安交大的龚克,写信回家告诉父母:上次大哥来西安时,我已将对象家里及她个人情况,都已详细告诉他了。目前此事还进行得比较顺利,如不出意外,我想在今年春节回家探亲时,一便将个人婚姻大事办完算了。免得家人来信,一而三再而四的,催促得我整天神昏颠倒。希望您们仁老,在最近二个月之类,抓紧时间与何家大人接触一下,如果结婚的话,那就按新社会的礼仪,新事新办进行。征求下他们的意思,别搞旧社会那套陈规旧习了。

龚家父母在当地,是个忠厚出了名的人。尽管不是那么穷困潦倒,忽而却有股,争气做一个品德高尚人的劲头。也就是说,属于一种安分守纪的良民。解放前和解放后,在他身上能体现出的变化,唯独只是家里终于出了个大学生。八辈子龚家没有人读书人,基本上都是靠卖劳力为生。解放后算得上是,真正穷人翻身做了举人。四个儿子当中,三个大的都未正式上过学。基本上都念过年把私塾,算得能写能认自己的名字罢了。过去这个家要说有点文化的人,算是龚老头的妻子玉秀姑娘。由于娘家父亲有点文化,子女基本上都上学念过书。唯有女儿玉秀嫁给龚家为妻之后,家务繁忙,子女不少,便成了识字而不会写字的人。总的来说,虽然家境贫困一点,可是平日仍很重视和尊重,论理道德教育规范。

龚家四儿子龚克,要首他个人天赋不错,解放后孩子上学读书,也不须花家里更多的钱。连他考取大学,父母都在怀疑,就像做了一场梦似的。应该说,龚克是在祖父家长大的。高中是在武汉毕业后,顺利被西安交大录取,不算是个那么称奇的事了。反正他学的专业,与飞机制造有着密切关系吧!五十年初的人认为,他就是学飞机制造的。谁也不清楚究竟学的是个什么东西。这对家乡小地方的人来说,听说是学的保密的,听了那是稀奇加神秘了。所有家族人,怎么也遮掩不住内心的光荣和荣耀。

其实明儿与龚克,虽是同时期的人,年龄也不差上下。但是他们之间并不熟悉与相识,而是明儿在岳阳工作后,家乡在外念书的学子,每年寒暑假回家上学时,串联一起,其名是家乡熟人,在明儿那里歇息,修整玩玩而已。龚克初次见面中,对明儿的印象极佳,不但人长得非常漂亮,待人大方贤达。加之又是学的卫士,那么性格一定温纯而贤慧的。因此便产生对明儿的追求。这事应该怎么去说呢?对一个长得十分俊俏的女子来说,岂不是应受到男士青年的追求,也是司空见惯,情理之中的常事了。

至于明儿本身与龚克的爱情关系,究竟发展到怎样的程度,别人并不知道,而且也未听到明儿在任何人的面前透露过。即使狼外婆小毕,跟明儿如此亲近的也不知道。可是毛毛心里倒是很清楚,因为龚克高中时,曾特意去找过毛毛,谈起他已与明儿正在发展爱情关系。由于毛毛当时正处逆境时,明儿对他过于冷漠,加之学习与训练极忙,并未对龚克谈及他的感受与经历。并且认为龚克是个不错的小子,如果明儿真能与龚克进行下去,心里不但不嫉妒,反而觉得非常的合适。明儿的未来一定是幸福的。至于龚克告诉他张祖迪此人,是明儿卫校的师哥,此人出身甲等,在校一直突出政治,思想积极进步,是当时学校中最为宣染的,有红有专的杰出的时髦人才。卫校毕业之后,被保送到武汉医学院深造去去。毛毛对此未将任何评价,只是一笑而矣的过去了。

只是龚家父母接到儿子来信后,心里高兴之极地征求大儿子说:“你四弟既然说到他的婚事上来了,我们应该如何去进行?何家大人是否同意此事?甭管怎么说吧,虽然如今解放了,可婚姻这个程序还是要做的。是否请人上门说亲呢?”大儿子说:“您们别瞎乱搞,我在西安出差时,就跟四弟当面说清楚了,这门婚事是很合适的。我们是门不当,户不对的两种人。眼看他家是个资本家成分,何必把我们清白家风的成分,给污染得不清不白呢?真的是莫明奇妙。”父亲听了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“放你妈的臭屁,老子活了一辈子,什么地主资本家?谁的压迫我都未受过。虽然我一生为有钱的人干活,我换来的是养活一家人的生命。他们不给事我做,这穷人还有活路吗?那社会上不全是要饭的叫化子了。”

大儿子说:“那好你等着看吧?弄不好老四的工作都靠不住的。你们都这么大的年纪了,就不能为我们后人积点德?不要自找麻烦。”老头子说:“你好像很有理似的,我来问你,中国有几个领导人,都是聚的地主资家的女儿为妻,难道你的四弟,比这些共产党的领导人还高级不成?今天老子就请你来教训下看看?只要你说出道理来,老子今天就脆在你面前认输求饶!”儿子说:“你不是认输,是逼着我犯法做牢。我如果敢说,政府马上就会把我抓去,当现形反革命处理。”老头子一想,恐怕儿子说的话有些道理,咐近的周爷,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,被戴上谬论份子的帽子了。于是自己转弯说:“你别跟老子一旁糊乱说,我老子知道应该怎样去做了。”

晚上俩老口开始商量,如何请人去跟何家父母说道这方面的事情。妻子说:“我看这事先别听老四信上说的,八字还没一撇,我们能说些什么?要是女方父母根本就一点信息都没有,这样我们先动手去请人说媒,弄不好一场笑话,搞得弄得满城风雨还收不了场呢!现在一些年轻做事荒唐得很。要说等他把女方带回家来了,我们觉得是那么一会事,再请人上门说媒,也不算迟嘛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