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六)心正不怕影子歪  

2014-08-07 10:55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六)心正不怕影子歪

父亲把儿子汉初叫到身边问:“你在大姑母前说了些什么?”汉初说:“我有半月都未去大姑母家了,昨天大表哥倒是来家,问起我结婚的情况准备怎样了。如果人手不够,通知他前来帮忙等等。汉初我告诉你,如果你没在大表哥面前,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,大姑母昨天决不会怒气冲冲的找你姨娘吵架。我跟你说过多次了,对后母应该多加尊重。可是总是不听的与她较劲。你要好好想想,当年她来何家时,你才几岁呀!尽管她不是你的所生,可是这些年来,太对你还关心少了吗?未必你亲生母亲在世,能像她一样的做得到吗?几属别人家孩子穿什么,她即赶紧跟你添置什么,哪一点亏待了你什么呢?她毕竟是我的妻子,难道不值得你叫她一声妈?不但如此,就连明儿穿件好看的衣服,可你心里都是妒嫉的!可是她是你同父异母亲的亲妹子呀!你怎么糊涂地,连这最基本的亲情都弄不清呢?我都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来骂你才好?”

汉初自愧地说:“我心里不是想喊她娘,可是您知道我生来嘴都苯,都知道我平时也不是很喜欢叫人的嘛。”父亲说:“你这分明是在说屁话,说不知你能说会道,而且经常与好友们一起唱京戏的,这些你认为我不清楚。知道你大姑妈无原则的宠爱你,但是她有很重,唯我独尊的思想意思,眼里是难以容人的人。她身上这些些怀毛病,你可不能吸收多了。这样将会弄得亲者痛,仇者快的下场。大姑妈是我的同胞姐弟,我这样对你说,是为了家庭和谐。也是让你懂得处世为人的道理。凡事都要扪心自问,凤姨来到何家之后,并未清闲的贪图个人享受,而是忍辱负重地,为何家拼命发家致富。难道你的眼睛不明?何义记现在之所如此兴旺,与她舍身争强有着直接关系。她是一个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的人,娘家人基本上都死光了,汉初,你不认为她是个非常孤独的女人吗?如果说她在这个家庭里都得到一点安慰,其心何忍?她跟你母亲都是同样女人,然而她为何家做到的,都是你亲生母亲无法做得到的。”

汉初惭愧的说:“以前我真未这样仔细地,去想过这个这些细微的事情,只在心里抵触她中,并未韵出这些大道理来。昨天岳父亲家来人告诉我,迎娶前有关事项,问我家是否准备稳妥了。这些婚前复杂繁琐事,我哪里会知道呢?加之您去汉口未回,家中又无人做主,急在眉睫时,因此大姑母来找凤姨娘闹起来了嘛!”父亲说:“现在我告诉你,如果你想将自己的婚事办得风光一些,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,因为要得风光,那是要钱过硬的事。虽然我是你父亲,可是何义记商号周转资金用途,我与凤姨是有言在先的:不可家用拉扯商号中的钱用。只能凭我手中的能耐来处理了。这种婚丧之事,用钱是个没有底线的。所以我想,我只能因陋就简的,凑合凑合办就行了。如果你想将自己的婚事办得风光一些,若你真的是个聪明的话,还有一个可求之法,那就你亲自去请凤姨娘出来为你超办。可以说,任何人都无能办到。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?如果说你不愿这样求她,可以睡在床上好好的去思考一番。否则,你就只能随我说的来了。”之后父子俩就分头做事去了。

何汉初想到自己的婚事,一定是要办得热火朝天的。可是想到父亲今天找他谈时,已经把实话全摊到桌面上来了。也就是说,想要自己的婚事办得红火。唯一的办法只有去求助凤姨了。可是这么多年来,自己一直没给她心里留点好印象。突然前去向她低头,岂不是丢完了自己的人格?另外,我不止一次的在朋友面前吹虚过,我何义记的大公子结婚,一定要大摆酒宴,超过注滋口所有的少爷们。眼看一切将成为泡影,这叫我的脸面往何处搁呢?一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地不能落枕。如果不这样,婚事一定暗淡无光。不要说家族前辈们心情不爽,那有金钱势力,更不能张扬四方朋友前来庆贺呀!可是在前我已经把牛吹大了,叫我如何把这个颜面捡得回来?父亲说:要想把婚事办得精彩,那就看我是否真的聪明了?意思是乘着这个机遇,是个很好磨合母子关键的时刻。对,实际上凤姨并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我,而只有我的种种行为却对不她,,,,,,,。看来摆现在摆在我面的,唯独只有按父亲的含意去做,才是我最明智的选择。

第二天大清早起床,汉初就直奔父亲的卧室。敲着房门喊着:“爸,我是汉初,有急要找您商量呀!凤姑娘一听是儿子的声音,急忙起身穿好衣服之后将房门找开时,汉初就双膝脆倒在凤姑娘面前叫着:“母亲大人,这些年来都是儿子不懂事对罪您老人家了。俗话说:大人不见小人过,今后您对我骂也骂得,打也可打得的。”凤姑娘对这种突然其来的举动,感到万分的惊讶,而且不论怎么想,都感觉面前的这一切,似乎那么的别扭和不真实。她想:如果是别的人她以理解,可是对这个性格倔犟的汉初来说,除非他的脑壳突然出了问题?否则,怎么会在大清早进房,在我面前背弓屈膝?而且是恭恭敬敬的向我道歉赔礼,岂不太让我匪夷所思了?可是这毕竟是真实的呀?她想至我来到何家十多年里,不要说叫我一声,还从未给过我一个笑脸儿,就连同父异母的妹妹明儿,也从未叫过她一声。于是她仔细思考,心里突然明白过来。不就是婚期到了,眼看无钱张罗没劲了吧?先来个卑躬屈膝,然后达到委曲求全的目的?嘿!我易凤却不是个瞎了眼的白痴和傻子。可是她又一想:常言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再说与他相处这么多年了,这孩子还是属于一个有血性的男人。甭管他的行为是真是假,今天双膝脆在老娘的面前还是有说服力的。既然他奈我不何,能在我面前来下脆认输,可是我也得给他个面子。不过我也不轻易的让你不知痛痒的随意站了起来。

于是说:“汉初,自我踏进你们何家大门以来,何氏家族的男女老少并没把我放在眼里。可是你是否为我这个后娘想过?光凭你们全家人的衣食茶饭,全是由我一人来承当的。请个女工嫂子还得开工钱,你问问你的父亲给过我工钱没有?要不是看在你父亲人品忠厚,老实说我早就不是你们何家人了。尽管我明知来何家是当后娘的人,然而我并未把自己放在后娘的位置上。而是想没把你这个没娘的孩子,当我自己所生的亲儿子一样的看待。别人家的儿子能享受到持,我在为你尽力而为的去满足。凭你父亲的性格,他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。为什么?就是不想让人指责我是后娘这个不贤的恶名。难道一个后妈的人,就那么的下贱不值钱吗?我想,如果你的亲生母亲不死,未必我比她就遥不可及?我可以无亏地说,像我这样的后娘做得算很不错了,问心无愧的对得住自己的良心。心都是肉长的,这么年来你一贯的敌视我,不喜欢你的妹妹明儿是毫无道理。昨天你的大姑妈把我骂到一无是处,我猜想她要受到良心的指责。实际上我于你们和家所有的姑母,做得人至义尽了。换句话说:只有她们眼里时而在岐视我的。就是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姑嫂关系不是靠一方面做到的,连我这种宽宏大量的弟媳妇还如此挑刺,可想她们是何等难易相处了。其实说白了,她们就是妒忌我不应该担起何家商号的家。

今天坦诚地告诉你说:不要以为我无子,将要靠你来养活我的老。因此想死气八列的求着你,这世上有多少不儿子不养父母老的人,何在乎我易凤呢?俗话说:伸手不打笑脸人,今天我信你是有诚意向我认错的。那么我自会原谅解你的。”此时汉初一副无地自容的窘态,而且感动地说:“过去都是我的不对。大人不记小人过嘛,今后我会谨慎地注意自己的行为,请母亲相信好了。”父亲一旁高兴的说:“既然你母亲不记前嫌,那就快起来吧!”汉初说:“妈不开口,我就脆在这里不起来了。”凤姑娘想,既然触及到了他的灵魂,心里不忍地喊着,汉初儿子起来吧!至于你的婚事操办问题,那就聘请你何家的叔叔姑姑们,大家一起来操办掌握呗!我承诺拿钱出来就是了。”汉初说:“成亲是我们这家人的事,除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主持我的婚事之外,其他叔叔姑姑们,都够不上这个资格来操力和举持我的婚姻大事。”  

凤姑娘想,这句话说得很贴人心。这点也是我力争的核心所在。于是说:“哪好吧!先起来说话,这事我与你父亲斟酌一下再说吧!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