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九)半夜哪怕鬼敲门  

2014-08-27 17:5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十九)半夜哪怕鬼敲门

明儿和母亲睡在简陋的宿舍里,晚上两床相拼母女交谈十分方便。母亲说:“明儿,你不要背着家庭包袱,这样对身体不好,更不要因家庭出生不好而行短路。这就是我急迫要来见你的主要原因。因为这种家庭出身不好,一时想不通寻死的人经常发生。即使你心脉中真没有我们存在,可是你的日子还长着呢!不要将一个宝贵的生命当儿戏。要是那样,娘活着并无任何意义了。轻生的人过于蠢,你想想,喜妈妈是个多么坚强的人呀!家破人亡都没把她吓倒,而且还那么艰苦的坚持活着,每天出外帮人家拾棉花,锄草等等,一天只弄到八分钱。刚好可以养活菊菊和她的生活费。那天晚上我摸去看她时,夜深了她竟然还在学纺棉花呢!说要给毛毛添置一床棉被。当时我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,可怜天下父母心呀。随即掏了几块钱,想给她添补点家用,可是她怎么也不肯收下,弄得我十分的尴尬。哎,人就是凭着一口志气嘛,我非常理解她,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生活,特别是曾经当个太太的人来说,实在太难为她了。真得很值得我向她学习。”

明儿说:“你们是否想过,解放后很对不起他们吗?当年爷爷都受到易姥姥家的帮助和照顾,可是这么多年来,你们何曾照顾她们呢!即使我跟毛毛写封信,都如面临大敌,这也不理想,那也不是?甚至说今后如何能生活等等,千万百计的要撤散这庒事,现在毛毛哥都上大学了,你们心里有何感想呢!就凭他的志气,现在的青年有几个能与他相比的?”母亲说:“过去的事就别提了,哎,我看今天有一个青年人找人,看样子长的很不错,而且是开火车的。你对他有好印象吗?”明儿说:“找我的人多着呢!可是怎么也没毛毛哥在我的心里,那么的纯真和信任。不扯这些事了吧!反而引起我心的伤感。”

母亲说:“好好好,那我就说过去的事了。就说这次来岳前的一些事吧!父亲说,没有居委会的身份证明出去,会当反革命抓起来的。于是我想,反正已经是已经了。人连死都不怕了,还怕什么呢?我麻起肚子去试试看,到了居委会之后,他们真的咬着不肯开证明我来岳阳看你。你说居委会主任吴秀珍怎么说:“什么像我这种身分的人,不能随便外出,这是党的政策。”于是我说:“有党的红头文件吗?拿来给我看看,虽然我成分是划的资本家,还没说我是被管制的四类分子呀!既然不是被管制人员,我就有权利请假去看亲人。只是不多住就行了。”吴秀珍婆娘说:“你还没资格看红头文件呢!回去回去!!我心里越听越气,与她就大声吵起来了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其实我心想把不得人多越多越好。这时她把当官的架式摆出来,双后插着腰说:“旧社会你们这些资家有钱有势,站在人民头上拉屎,现在不同了,是人民坐天下的时候。只准你们这类人老老实实的安分守纪的待在家,不准许你们乱说乱动,否则,我们社会主义江山就会搞的变色。”嘿,你看她屁股都会说话,这些新名词在她嘴时,一串一串的溜了出来。其实我们街上恨透了这个假革命婆娘了。她自己不知道,还以为大家怕她呢!我想既然她大声嚷嚷的,看的人多以为我是个乡下人,一吓我就会不声不响的回去了。不,老娘过的桥比她走的路多。这时我问她:

“你公公同样是资本家,而且是注市头号有名的。我这个小资家与他相比只凤毛麟角。为什么他经常去上海长沙走亲戚,如同走大路似的,为什么他能探望,轮到我的头上就行了呢?也许我这句话正中她的穴窗,她手指我的鼻子说:“你真不懂水,“旧社会你穿着旗袍烫着头,谁不知你是何记的阔老板娘,经常陪着有钱人玩牌,不可一时的风流人物,现在解放了,是人民坐天下,就要限制和改造像你们这类人。”凤姑娘想,这个慈禧一样的人,似老虎屁股摸不得的。反正对罪她了,今后她绝不会轻饶了我。立即还嘴说:“烫头穿旗袍的人,当年何止我易凤一人?至于说玩牌嘛,那就是和你公爷钟冲山打的最多。你公爷有钱,生意好客人多呗,到了三缺一时,总泒人拉着我凑角呗,难道我有错?”这时观热闹的人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其实那些恨吴的居民,幸灾乐祸的,扒不得与她打起来就好呢。吴接着说:“别的人都开证明,对你就是不开,你想怎么着?

我凤姑娘历来不做亏心事,是个服善不服强的人。她越狠,我就越堵她的缺口,反正我易凤在这块地方,没有做个见不得人的事。于是说:“那好,你就是代表了共产党不是?天外还有天!我就不信干部,个个都像你一样个不懂政策的文盲。”吴说:“当然在旧社会哪有机会让我们穷人上学的,只有你们有钱人才读得起书呀!现在解放了,就是限制像你们这些,书读得越多,越反动的家伙。否则,又会让我们无产阶级江山安稳。”我凤姑娘今天就豁出去了说:“你以为自己是个革命派,真正的贫下中农出身的人?其实你自己家里一屁股的屎,还嫌别人不干净呢!实足的假革命。”这时吴更加大怒起来,吩咐居委会的人说:“把这个嚣张的资本家婆子,扭送到政镇府去!”我说:“要拉搞莫之,去政镇府就走呗!”这时观热闹的人,跟在后面交头接耳的议论粉粉:何二婆今天是碰见活鬼了,她的胆子也忒大了点吧!解放后还没一个敢对居委会主任说个不是的,可是今天吴秀珍被她顶撞的无地自容了。

来到正镇府之后,我以为他们都是一丘之貉。没想到镇态度十分和气的的,要我把事情起因前后讲叙一遍。听后说:“不就是为了开一张外出身分证明吗?怎么搞的大吵大闹呢?你们家的情况我都清楚。那行吧,看子女有啥子不可以的?我来跟你开,几个人写好了罗!回去吧!”于是我跟他说:“以后她报复我怎么办?”他说:“不会的,我要派人跟她说说,这样对党的政策不好。”

明儿听后心里一阵高兴,心想我母亲还不个政策盲人。明儿说:“妈,这样做总归不好,今后得罪了居委会主任,有您罪受的。”母亲说:“喜妈妈就是我的板样,她把命都要了,还怕什么?我更不怕报复?,只要我安分法守纪,半夜哪怕鬼敲门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