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f十八)母女心结待解开  

2014-08-27 00:31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十八)母女心结待解开

明儿在毕业前夕,碰到突然其来的消息,家里在城镇成分复检中,被定为资本家了。心里感到十分的恐惧与担忧起来,她想无意中给自己的前途,设置了难易预料的阵碍。埋怨的情绪与日倍增,相思逐渐变得消沉起来。作为一个青年团员,摆在她面前只有样的选择:要么与资本家家庭,澈底划清界线,决裂后的前途一片光明,要么愿做资本家的孝子贤孙,否则,将成为社会主义不耻人类的狗屎堆。明儿当然选择前种,于是她便积极行动起来,带领班上的团员,和自己口诛笔伐,揭露资本家父亲,如何剥削人民的丑恶嘴脸。她六亲不认的态度,在学校里起了带头作用,让学校领导,深信何明儿是个又专又红,党所须要的可靠接班人。这种行动,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,同时也解脱明儿馅入情绪悲观的低落宭境。其实像明儿这样家庭出身不好的人,基本上都采取像你明儿一样,与家庭划清界线的极积行动,明白人心里想,这倒是一个非常聪明而明智的选择,可为是屡见不鲜的事了。这不,在明儿毕业分配时,起来非常重要的作用。否则,极有可能分配到某个偏僻的山区,或农村人民公社去当医生。这样正是当时最时髦的分配方案。因为农村就是改造一个顽固不化、与共产党政策背道而驰,合理合法而带引号的人间天堂。

在护校结业之后,何明儿幸运地被分配到,岳阳县人民医院稳当护士工作,自己感到常非理想。环境除了比母校地方热闹繁荣之外,个人施展空间,比以往在学校更加的自由了。本来她想拼命地继续努力,充实一下医学知识,争取考进最高医学学府深造,这是国家有明文规定,中专生必须在分配工作三年的时间以上,才能继续投考更高的医学院。眼看此路不通时,只有另作打算。

于是想到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,成家是一人逃避不了的事。尽管碰到的男士非心仪之人,与其等待,不如降低一格。的确五十年代的青年人,受到苏联老大哥新思想影响,恋爱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只要工作肯干,长相如何,并不是个找对相的绝对因素。明儿丢开封建意思束缚,业余时间参加多种社会活动。无意中,几个印象较好的男性走入她的生活。正在这时候,母亲实在想念这个宝贝丫头了。一年多来不回家看望父母,这时凤姑下了最大决心,不顾女儿接受与否,老子是她的新娘,难道将我扫地出门,否则,我可要当众喊街了,这样天下人生养子女,究竟还有何意义?说走就走,不管他父亲如何劝阻,老娘今天豁出去了。

没想到明儿热情的接待了自己,一声儿,一声肉的哭过不停。同事们不知其解的说:“何妈妈,您来了稀客呀,欢迎欢迎呀!快吃中饭了,我们打了回来,与何妈妈一起吃吧!”明儿说:“不用了,母亲初来这里,我带她去外面一家老乡餐馆里去吧!看到热人餐馆的人多,便换了另外一家。母子坐下之后,明儿开始点菜,尽管每月工资只二十八元,然而母亲来了,却在菜单上点了最贵的两样菜。明儿问:“您怎么来了?事先应该写信告诉我一声,以便让我好好安排一下嘛!真是的!”母亲想:老娘是你母亲,想什么时候来,就什么时候来,难道还要通知你一声不成?按照她的脾气,听到这话,老早就把桌子上的一切揎翻了。可是一想,哎,此一时比一时,虽然用词不当,毕竟是自己的亲闺女,就是骂我几句生得戝来这里,我同样还是可以接受的。更何况一年多未见宝贝女儿了,即使再不恰当的口吻,也会消失得干干净净。于是说:

“娘不是家里没饭吃了,特地前来找你施舍的,不就是心里想着你呗!明儿,你的心太恨了,这一年多来,知道娘是怎么过的吗?尽管家里划成了资本家,可是当年不就是为了养活一家数口人的生命吗?解放后,既没偷盗拐骗,也未伤尽天良,人民政府不原谅也罢,可是自己养的闺女,为何要如此的敌对于我们呢!你父亲的儿子一家,也是如此,可是我怎么都想不通,过去做生意赚的钱,不都用在子女们的身上吗?啊,享受归你们,政治的压迫,就只能由我们来承担,这公平吗?可是今天,你们说白就是白,说黑就是黑,这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?在此娘不与你争论,你大哥不是我身上掉下的肉,他爱怎样,我且不去争辩,可是你是我养的,人要扪心自问,娘有哪点对不起你?”这时明儿听到母亲这番话,饭也无力呑食的说:“先吃完饭,回家再慢慢说吧!” 

母亲说:“只要见你一面就满足了,下午我去街上熟人家借宿一晚,明早就去碼头达船回去了。”明儿说:“不行,既来了就不要急着回去。宿舍里有地方睡,有很多的话,在这儿一时说不清楚,明天就是星期天了,正好是倒晚班,有足够的时间,我们母子俩可尽情地,好好畅谈一番。”

回到家后,同房的同事告诉明儿说:“我去到别的房间去睡了,这样你与何妈妈一起,睡觉的地方就解决了。除了睡的东西拿过去,留下的所有一切,你们都可用的。”明儿妈一看,虽然有些狭小简陋,可是须要的东西都有,而且还感到特别的温馨和舒适的。明儿回家之后,便马上出去买东西去了。这时来了一个陌生青年,说是专来找明儿的。明儿母亲热情接待之后便问:“明儿刚出去买东西去了,不知有何急事?我是她母亲不介意就尽管说吧!陌生人一看,母女很像,笑着说:“我是她和她在铁路俱乐部,跳舞认识的新朋友,今晚星期六,是想约她一起跳舞去呢!”明儿妈一看,这孩子长的还不错,于是问:“先生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陌生人说:“我是开火车的司机,既然明儿姑娘母亲来了,我得先走了,告诉她一声有个姓胡的朋友前来找过她了。”说罢便头也未回的走了。

明儿妈暗地里想,能找个开火车司机,这个职业也挺不错的嘛。这孩子说话倒十分的和气,长的有模有样,配起我家明儿来并不逊色哟,呵呵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