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七)想死河里没盖盖  

2014-08-26 21:18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(十七)想死河里没盖盖

     自明儿得知家里被划为资本家成分,为了划清界限,在学校已经一年多时间,未给家里写过一封信了。可是寄去钱也如数的退了回信。可是长途电话回话说,我毕业学习紧张,没时间给你们写信,总之一切很均好,请要牵挂我吧!可是母亲听后,心里很不是个滋味。心痛至极,每天以泪洗脸。明儿毕竟是她人生中唯一的希望,如果女儿因家庭成分变更,真的生不如死。这对母亲来说,一切希望都落了空。这时,明儿母亲想到毛毛一家突然变故时,喜姐当年一家是如何度过的呢?此刻她对喜姐,由然而生的产生出一种崇高的敬佩。感叹这人呀,常听说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,意思不就是说:人的一生难易预料嘛!现在印证到我的身上时,真的让我无法解脱,和面对这种突然其来的现实。当听到屋外秋凤扫落叶时,凤姑娘心里尤为的郁闷起业。思绪一阵之

后,决定去找喜姐说说心里话去。她乘着秋天明亮的月光,走近喜姐屋前时,听到轻轻的纺车声。于是她开始有些踌躇起来,是否我找错地方了?于是她仔细一想,肯定是这个地方。她轻轻地推开未栅好的狭小大门时,只见她坐在煤油灯下纺着棉花。进门便轻声地叫着:“喜姑,我是凤姑娘来看你来了,不会感到太惊讶吧!”凤姑娘的到来,确实毛毛妈心中毫毛一点准备。于是赶紧起身彻了一杯凉开水,亲切地问道:“最近还过得好吧!明儿是否常给家里来信呢?她爸的腿病这些年来未犯吧?”凤姑娘问非所答的说:“喜姐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?纺棉花是个很细的活,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学会的呢?”喜姐犹豫了一会儿说:“为了求生,几属不懂的事,都会被逼得会做的。其实白天做其它的活去了,晚上闲着没事,想到姥姥去世后,放在那里没人用,便就将把她用的纺车拿过来了。放在放在哪里空着,所以我就要侄女婿帮我拿过来了。请邻舍教了我几遍就学会了。我想毛毛出外念书好几年了,当时上学时,还姥姥给他儿时睡的一床被子,想必过冬都无一点热乎了。于是想纺点棉纱,给他换床新棉被睡睡。其它缺少的我这个做娘的也办不到。再说他也无钱去无钱去置不是!母亲真太愧对儿子了,想起心怪痛怪痛的呢”

凤姑娘说:“既然这样,为何不带个信给呢!尽管现在家里的生活情况变了,可是被子我还有几床新的棉被放在哪里未动呢!?”喜姐想,我就是穷得要饭,也不会向她开口。这么多年来,我还不知道她的为人处世?一股势力眼,早就让我领教了。于是笑着说:“真的太谢你的关心了,不要紧,毛毛知道家境不好,他好缺少的缺少的,从未找我要过。孩子懂事早,决不会怪罪无能的母亲的。再说世上哪有父母不痛子的人呢?比如你的明儿姑娘,含到嘴里怕化了,放掉又怕不记得回来的,可怜天下父母心呀!”凤姑娘说:“喜姐,明儿已经变了,自家里划成资本家成分后,再也不与家里通信了。就像脱离了家庭关系是的。给她寄去的钱我东西,一点不留的全退回来了呢!”毛毛妈说:“不会吧?这种事怎么会在你们家发生呢?都快毕业了,可能是学习忙的缘故,心里就别那样乱七八糟的去想了。”

凤姑娘说:“我也不希望这样呀,可是事情毕竟如此。在你的面前我一点假话都不说了。只是想,自己快点断掉这口气好呢!”毛毛妈说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念头呢?当年家里家破人亡的事我都经历过了,再怎么说,也不至于想去死吧?如果万一那样,不认就算了,只当你来何家没有生这个丫头嘛!要我,还要争气的多活几年呢!不过我要劝你,明儿这丫头,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孩子,不给家里来信,自然有她的主观和客观原因。难道你就不能不能从各方面去理解她吗?毛毛说过:明儿是个很胆识的孩子,当她决定一个事情时,毫不盲目的。听说她快毕业了,你就忍着这股气,只当什么事都未发生,也不要倒去去张扬。人言可畏,别丢笑话给人看。

这时凤姑娘想,喜姐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。虽然明儿不给家里来信,当然是怕影响自己的前途。真实我这个做娘的还不知道,并非是个未长良心的反眼贼。否则,她能从天上掉下来吗?甭管你思想如何进步,如何积极与家庭叛逆,可是归根绝底,她不会改姓共,总是从我的肚子里溜下来的。如果真要是那样,老娘就冷眼观螃蟹,看你横行到几时!否则天地不容。凤姑娘今晚摸来喜姐家,到是解决了内心的一个主要让她想不通的难题,那就是社会让她身不由已。只觉得这些年来,不但未给喜姐分忧解难,连平时问都未曾问过,心里感到十分的羞愧。然而现在,这种倒霉的事轮到自已头上来了,才知政治上的岐视,是最让人心里纠结的。带着忏悔的心只好与她告别了。临走前轻声地对喜姐说:“真不知这些年来,你过着如此不堪的光景,这里有几块钱,送给你帖补家用吧!”毛毛妈推着说:“这钱我不会收下的,很谢谢你的美意了!再说现在你家并不宽裕,留着自己贴补家用吧!记得明儿那年离家上卫校时,像你一样的送给我几块钱,我仍然没有收下来,因为她还是个孩子,有这番心说明我没错痛爱她了。从此四年多来,不曾再看到她的身影了,可是这丫头就是与我有缘而没有分呀!我心里时刻都在想念她的呢!”说着说着,一股热泪脱匡而下。

凤姑娘说:“喜姐,我知道你心里不很不喜欢我,这些原故我心里很清楚。可是世道就是这样。自解放以后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现实了,特别是划分阶级成分之后,人为的设置了一道难易逾越的沟壑。过去只是随着潮流而为,现在我对这点深有体会了。就连自己亲生的子女,同样排斥和岐视阶级成分不好的,包恬自己的亲生父母了。”毛毛妈是个何等聪明这人,锣鼓听音,说话听声,知道明儿可能对家庭有很深的看法了。于是说:“凤姑娘,心里可别乱处瞎想啊!俗话说:瓜儿离不开籐,籐儿离不开瓜的。人有种,树有根。相互彼此依附的,否则,这世界岂不已到末日了。如果你真像过去一样,新自己去找明儿谈谈,只有得到最后的结果,如果你真的想死,河里没盖盖,保证没人想去拉拖你一把的。”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