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二)初恋情书  

2014-08-20 10:5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十二)初恋情书

梁中柱接到大哥来信说:当前世局非常紧张,尤其我们同学们的心绪,非常的混乱与焦躁。从发展的趋势后来,恐怕连读的机会都会失去了。中柱带着这种不安的情绪,便给明儿写了一封简单的信:明儿,非常留念我们过去在农村逃难的那段生活,虽然生活过的比较乏味,然而我们彼此的心里,不是非常的踏实的。尤其我们如亲兄妹般的,朝夕相处一起学习的情景,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尽管我在异地学习离家不远,然而却像远隔天涯似的,不知你的感受如何呢?此时此地,在我感到万分空虚与无聊时,总想跟你说点什么?坦诚地说:明儿,有句藏匿心里很久很久的一句话,憋在心里实在要向你释放出来了。明儿!,我是那么的喜欢你,深深地爱着你。因为在你的身上,让我看到了你很多的与众不同,尤其你那落落大方,纯洁无暇的心灵里,蕴藏着的伟大理想与追求,同样也是我一生向往和追求的彼岸。不知你是否愿意与我一起携手,共同向此目标奋斗终身呢?希望在下次见面的时候,能得到你亲口回答。信后大担地落款:深爱你的毛毛哥。

为了不让明儿家人分不清自己的笔迹,特意请同学代写了信封呢!当邮差将信送到明儿母亲手中时,让她并未韵过神来。为了避免过去母女之间为此产生的成见,本来是想把此信直接交到女儿手里的。可是她反复地琢磨着,这封皮上的字迹不像是毛毛写的呀?未必还有其他男孩子给她写信不成?后一寻思:尽管明儿目前才满十四岁,可是却长得高挑俊雅,正是豆蔻年华的少女了,招来异性男孩子追求并不奇怪。可是她并不是懂事的年龄呀!尤其在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孩子,更会遭来心里上的困扰和惊吓。这个狗娘养的孩子,究竟何许人也?今天我倒要拆开信来看看,究竟是哪家有娘养,无父教的孩子吃了豹子胆,敢在老娘女儿身上打起主意来了。

气愤地拆开信一看,里面写着些爱昧之语,落款人叫梁中柱,这不就是毛毛这个小杂种吗?此时她气就不打一处来。赶紧把明儿爸招来身边说;“你先好好看看这封信吧!是刚才邮差送来的。”明儿爸一看,并不以为然的说:“小孩子嘛,也没说些乱七八糟的话,别以为是天就塌下来了好不好?这事就别张扬了好不好?只当没那会事儿不就结了。”明儿妈说:“你倒说的轻巧,这是我唯一的闺女,这么小的年纪就与男孩不干不净的交往,要是传出去了哪还得了?我女儿的名声何在?不行,今天我们一起去喜姐家一趟,把这事早点告诉他父母,要他们夫妇好好教育毛毛。这么小的年纪,就向别人家闺女写爱情信,这在论理道德上算什么?以后大了那还得了?岂不是个寻花问柳的公子哥吗?与其那样,还不如早点打往呢!可是我们的女儿就是金技玉叶,这样没有教养的孩子,今后岂不是个翻了天的人吗!”明儿妈一副吓人的脸,弄得她父亲尴尬地说:

“这能翻过什么天!不就是给明儿写了信嘛,又没真的怎样着!明儿不也正处懵懂年龄时候吗,有多少像明儿这么大的孩子,此事发生也是司空见惯的。再说,孩子明儿并非是个没理性的孩子,加上身边也没兄妹陪伴长大,每天就被你关在家里长大,你不觉得她也很孤独吗?做出点过头的事在所必然。那么你就别去捕风捉影,否则,反而会弄巧成拙。即使这俩个孩子真是那样的想法,无非是与喜姐结成亲家呗!毛毛这孩子我一贯都很喜欢,除了聪明之外,长得有模有样的。你以前不是都很喜毛毛的吗?难道以前你对毛毛都是假心假意不成?常在我面前夸奖说,这孩子长得乖俊而聪明,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儿子,死都值得了吗!”

   明儿妈说:“此一时彼一时,但是我想明儿今后的婚姻,我当然有另外的打算嘛。俗话说: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今后的事谁能估计得到呢?”明儿爸说:“往往对事想得过于太多太具体,结果总是偏差极大的。毛毛都已上中学了,说不定人家还会留洋呢?有些事做过了,到时候可没后悔药卖的。依我的看法呀,不如顺其自然,免得一时做错千古恨。世上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发生过呢?你看戏台上演的朱买臣,过去穷得连饭都没得吃,妻子守不住穷生活离他而去了。后来怎样?朱不是当了大官吗?可是复水难收呀!” 明儿妈想:说的也是,如果拿着此事去向喜姐告状了,既伤了和气,又得罪了多年的老友。何况毛毛也是我看着长大的,又会读书,也很听话。而且我也从没嫌弃过他不是?虽然如此,谁是我的女婿,现在为时太早。这事暂且搁下算了。不过这封信是绝对不可给明儿看的。

毛毛接到大哥信后,心里万分地焦急。星期六便从学校赶回家把大哥的来信告诉父母说:“大哥说现在省城里一片惊慌,说共产党已经与国民党谈判破裂了。可能马上又会军阀混战起来,有可能我和哥哥上学都不成了。”父亲说:“小孩子别管国家这些大事,要打只是迟早的事,从形势看依然不可避免发生了。不过你们是否能继续上学,那就看形势的变化吧!万分不上不了学,那就在家待着再说呗!情况总是要平静下来的嘛,那就看你们兄弟的造化了。”

这时明儿突然来家看喜妈妈了,进来看到毛毛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,似乎受了什么委屈的样子。于是问:“毛毛哥,我知道这个礼拜天肯定是会回来的,因为在县中上学的人都回来了。他们告诉我说,你比他们先请假提早半天回来的呢!”毛毛说:“你这个机灵鬼的消息真灵,我是有要事回来告诉家里的。你的功课准备得怎样了?还是决定去考哪所中学呢?”明儿说:“我母亲要我报考岳阳的女子中学,可是我嫌它离家太远了点,只有二中最适合我的嘛,到时再说吧!”

毛毛问:“最近我给你写了封信,言词上有些过急,甚至有些荒唐,看了不会生气吧!”明儿感到十分诧异,哪里收到过你寄来的信?焦虑的说;“我发誓,我若接到了你的来信,该雷打火烧。坏了!肯定是我母亲收了信没有给我。”

毛毛想,明儿不会说谎话,于是说:“既然是这样,你干脆装着不知道就行了。否则,会惹出事端来的。你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这样你母亲就不会追问什么了。上次你不就那样的机灵混过去了嘛,”这时明儿看到喜妈妈过来了,欲走时,喜妈妈叫着:“死丫头,还没与我说一句话就要走吗?饭都已经上桌了,在此吃罢饭再走。这么久不来看我,是你妈妈又在耍什么花招了吧?这个婆娘与我越来越远了,不知是什么得罪她了,明儿回去好好问问她哎!”

送明儿回家的路上,毛毛把大哥寄给他的漂亮邮票,分了一半给明儿。尽管他们都同住在一条街上,可是不知毛毛心亏还是怕什么,可再也不敢接近明儿身边半步。只是轻声地对明儿说:“千万别问起信的事哟!反正此时我心里,害怕见到你的父母我家人了。以后你要有空就多来我家吧!”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