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八)皮家乳娘上门说媒  

2014-04-17 14:49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牛家请了皮家乳娘,专程去杨家找喜姑娘来了。乳娘说:“喜姐,昨天牛家夫妇看到润桂姑娘之后,一家人喜欢得一晚都未睡好呢!你看湘保这个化生子,一早就摧着我来这里,说他十分喜爱昨天您带去的那个姑儿。这事我也不知如何答复他就是?这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吗?因此今天我特来问问,这事是否有谱?总之牛家两个大人就别说了,同样为此喜得睡不着觉。他们就怕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全家人会空喜一场。再说,牛家与家易家势对比,肯定是门不当户不对。你说这二个人的婚事,是否能够拉到一块来?”喜笑着说:“昨天吃过饭回家,我旁敲侧击的试探了一下润桂本人,问他看到牛湘保伢儿,心里有何感觉嘙?她低着头不语。但是我了解一个女人的心,一个姑娘家家的,对这种敏感的大事,自然羞涩不语的嘛!后来我听老太太说:润桂跟她说愿意。不过其中关键的一点,还有我弟媳妇全兰这一关。虽然她不是润桂的亲生母亲,可是也在她身边长大的人呀!从某种意义来讲,这个权利她大我一蔑片哟。我看这样好了,再多动动心思好了,不是说好事要多磨吧?”乳娘说:“牛家大人带着湘保,坐在我娘家里等回信呢!”喜一听:“哎呀!你这个猪婆娘,既然专为此事来了,怎不一起带他们进家坐坐呢!我跟他们并非陌生人呀!快去请他们来家一起扯扯吧!”

不一会,牛氏夫妇带着儿子湘保,笑迷迷的一同进屋了。手里还顺便还卖了两包点心送情的呢!其实喜姑以前不曾仔细看见过这孩子,偶然瞅是睡过一眼的,感觉还是甚好。现在坐在喜姑面前,一股憨厚朴实的态度,很让她喜欢的。于是喜问湘保:“听说你在罗家做事,虽然我对罗家的几弟兄们很熟悉,可是对罗老五还是很陌生,未曾见过一次面。听说他本人长年省城里工作,家里的大小事情全交给他母亲打理是吧?那么你在他家具体做些啥呢?”牛湘保说:“您说的是这么会事,听说罗老五是弟兄中年龄最小的一个。长年在外读书的公子,平时只管要老太太汇钱给他用,至于家中每年收租等等,全归他母亲一人操纵。原先我是每天给他家送菜,后来请我去给他家打扫院子,和承担一些重体力的活。如:每天从河中担的饮水,以及家里养花种草等。至于工钱,每月只给我开一块大洋。”喜姑说:“这工钱是少了一些,不过一块光洋,能买到一担米哟!多少也能贴补家用嘛。”

保说:“本来去年就辞这分工作不做了,在家里种菜买菜同样能挣到这点钱。后来罗家觉得我做事踏实,把工钱加到了一块半,而且每月只要我做二十天的事,每月乘下十天我可帮助父亲种菜,或下湖挖藕等等补贴家用。目前一直在干这些事。”喜认为这伢子,是个十分勤劳踏实的人,否则,罗家也不会再请他了。如果今后他和润桂婚事成了,岂愁怅没饭吃?至于养活家人是完全不必担忧的事。仿佛让人看到这个孩子身上,隐约折射出一股有为男人的气概。于是问:“湘保,你觉得润桂姑娘哪些方面适合做你的妻子?今天你可毫不遮掩的告诉我行吗?”湘觉得喜姑人非常的随和,不是把这件事当做一种玩笑。保说:“我看她是个劳动贯了的人,黝黑的脸蛋上未沫一点胭脂水粉,而且身个子也很坚实。穷苦人家的人,就喜欢内人身体没有毛病,能帮助家里干活呀!那天看到她夹菜,一双胳膊伸出来老粗的,并不亚于我哟!”喜姑和乳娘俩,被湘保一番纯朴直白的语言,笑得前俯后仰起来。喜姑说:“聚房亲事,不要单方面看到身体好,能干活就行了。重要的还要看这个女人是否贤达,能否与家人们和睦相处,相互教养后代。”

牛家父母补充说:“喜姑说的话很对,聚妻干活对穷家小户人家来说,当然也是很重要的,不过对我们这个家来说,重要的还是贤惠和顺为先。至于生儿育女,那得看我们牛家祖宗是否有德流方了。刚才湘保化生子不会说话,喜姑你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喜姑觉得两位老人说话通情达理,对润桂这个未来媳妇来说,岂不是件上好的事情了。于是说:“我哪里在乎他的说话,但他喜欢润桂的心我是理解的。这事我会去娘家人面前敲好边鼓的。乳娘你也不做闲人,依我看,牛大哥,那就干脆请乳娘夫妻做这个媒公媒婆吧!至于其它的事情就由我去周旋好了。明天我跟你一起过河见老太太去,顺便也去见识一下润桂的二爷夫妻好了,暂时我可打保票,不会没有收获的。”

次天喜姑带着乳娘和菊菊,过河来看外婆和舅舅舅妈来了,外孙女还是第一次来舅家做客,全兰显得非常的客气。客人来了,润桂当然今天是做饭做菜的主要人。大舅还专门请了假在家陪伴姐姐和客人了。这桌菜饭让乳娘感叹不已,乳娘一边吃一边想,这丫头看不出,还有一手较高的厨艺本事,就这碗蒸肉来说,我们湖北人未必做得出来?今后她要是成了湘保的媳妇,她就是我们傅家桥做菜的第一人了。老太太在桌上告诉儿子媳妇说:“今天喜儿和菊菊乳娘来看我们,乳娘肩上还负有一项特殊重任。是来给润桂丫头说亲的。这户姓牛的人家情况,我也跟震东和全兰都摊过牌了,有你喜姐出面,这事不会有什么蹊跷出的。再说润桂丫头也同意了,她说不管今后怎样,这碗水是苦是甜,她心甘勤愿的喝了。也是,女孩子也不能长期养着吧?是到了论婚说嫁的时候了。全兰你是二妈,你也教养了头一场,肯与不肯,就当作喜姐和乳娘媒人的面,表个态度吧!”

全兰想过数遍,夫妻二个也琢磨过了。觉得润桂本人对男的又很愿意,再扭也无其于是。只能顺水推舟为上策。于是就:“那就明年上半年三月拿八字吧!八月接人好了。(女方的出生年月,历年行事的一个程序)不过拿八字那天,得有四套像样的衣服装盒,这事我得说在前。否则,别怪我易家人不讲礼了。”饭后,老太太,喜姑与乳娘三人坐在房中议论此事来,都觉得全兰还真给大家的面子,说话也非常的干脆。老太太问乳娘,“牛家对这些要求做得到吗?”乳娘说:“这是易家看了喜姑的面子,我想没有问题的。就按润桂二妈说的办到好了。能聚到润桂这样能干的媳妇,不要说几套衣物,就是牛家卖命都是值得的。”

牛家得知这个可喜的稍息,不知要如何感激喜姑,还有媒人皮家乳娘。牛湘保更是喜出望外的,与父母筹备拿八字的事情。时间临近了,可是牛家人却为这五套像样的衣服,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四处奔跑借钱呢!这事给喜姑知道了。把湘保叫到家中说:“这借钱订亲是做不得的,要知道乡下的高利贷是吓人的。这债钱利上滚利如何使得。这样吧!时间还来得急,债也不用去借了。我来跟你准备衣料。这钱呀,用不着你来还了。可是易家人嘴里放出来的话,又不得不去做,实际上易家人是不会要这些礼品的,而是跟润桂丫头争嫁装。往后怕女儿在牛家,受苦中没有一件衣服可穿。”

穷人就是没有,这天拿八字,牛家人抬着礼盒,非常热闹客气的进了易家大门。看的人群可不少,揭幕礼盒时,看到里面装的衣服全是上等货。全兰更是高兴的说:“虽然牛的家境不好,可是这些礼品却没丢我易家人的面子哟!随及招待客人吃饭,并且赏赐抬盒人每人一个大红包呢!

牛湘保和易润桂的大事以成定局,决定婚期八月初八举行迎娶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