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八)不虚此行  

2013-10-15 15:59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月的重庆,绿树满目,春意盎然。尽管两个老头皆为四川土生土长,然而对于山城重庆来说,认知上却极其陌生和肤浅。就凭米爷子三年前採购设备来过一次,便成为三人中的唯一响导。不得不佩服老头子的记忆力,很快说寻到杨宇清公司里来了。

 当公司经办人问清他的来意之,负责人热情的接待说:“近些日子来,我们杨老板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以为船在长江上遇到劫劫匪了。否则,送货时间决不会拖延如此之长。这下可让我们放了心,先暂不攀扯这些琐事,请随我去餐馆进餐吧!填饱肚子是眼下重中之最!”

杨宇清回到公司后,职员告诉他说:绵阳的货已经到了重庆,是一位姓米的老头亲自送来重庆的。才送他们去餐馆吃饭去了。杨听说货已到了重庆,心里一块沉重的石头卸掉了。听说送货人是姓米的老头,猜到此人肯定是米远多老先生。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往饭馆去了。这时他们刚吃到一半时间,没料到杨老板却亲自来了。米想;此人真算得上是个义通四海,以诚取信的商人风范呀!杨宇清双手合当着说;“各位老人家光临重庆,鄙人未曾远迎,多请包涵哟!哎,何劳老人家亲自送来重庆呢?绵阳我不是有专人经办理运货的负责人吗?只要交给他就行了,哪能让您一路辛苦呢!”米说;“本来应该是这样做的,可是我想到您摧货如此甚急,肯定是种特殊原因吧?”

杨说:“对头,这批货是送往东南亚去的,不经上海那边走了,直接从重庆运出方便得多呀。”米说:“这我哪个晓得?其实途中不是船的机器坏了,肯定不会耽误许多时间了。我之所以这次亲自送货来重庆,还有一点私人事情,必须要与当面谈谈的。特别是有件新产品,只有前面让您认可和鉴别,才会有个结果。若能得到您的支持与认可,今后不论是对您的生意发展,或对我们米作坊,都是件很能赚钱的门路呢,至少有关丝绸门路,会有个广阔的前景。”

杨老头是个何等聪明机灵的人,不要说在生意经方面有两把刷子,如何寻找财源,拓宽生意发展门路,当然是他终日思考的主要问题。听老爷子说有啥子新产品要我来鉴别?不言而喻,兴趣一时高涨了起来。于是说:“老人家此地不是谈话之所,请您先用过饭之后,一会回到家再详细交谈吧!按说我应该陪您们进餐,可是近来由于陪客酒酗过多,就不奉陪您们两位老人。不过我在客厅里等候各位,之后,陪您一起回到我自己的寓所去。那样我们便可无所不谈。有啥子需好我帮忙的要求,只要我能做得到的,绝对给您办到就是了。”这时米将送来的所有货单,全部递到了杨宇清老板的手中,安心坐了来吃饭了。

杨到客厅坐下仔细一看提货单,送来的数量却超过了他的想象。真是,知我者沙兄也。若沙米两这不是亲嫁,这批货的数量根本难易做到。说明我这个媒人先生,还真的做对了呀!于是想米老爷子说:有啥子新产品送来给我鉴赏呢?这丝绸之类的产品,就目前来说已经做到了极致,难道还有啥子出奇的东西给我看不成?琢磨来,思考去,回答是否定的。甭管啥子东西,就餐完全回到家里再说吧!”

杨老板把他们三人请到了自己的寓所,米老爷子一看,宒门外观并不豪华,可里进到屋内仔细一瞧,却是另外一方天地了。给新来人的感觉,似乎如同置身戏台一般。里面的花园楼阁,直让他们大开了眼界,羡慕中产生出一种向往。客厅里的设施和用具,他们连做梦都未见东西,就连喝茶的杯子,都是镶了金边哟!这时米老爷子倒有些畏惧起来了。他想,这比当年在他祖爷爷身边当学徒时,气派得不知到哪里去了。眼前他的后人却如此富有,过着这样奢侈生活,也许是他们前辈情理之中的事了。杨宇清发现米运多,不是那么的自然,甚至有些压抑的样子时便说;“像我这样架势的住宅,重庆有钱人都是如此排场的。我们这样子,只算得上很平常人家了。希你们不属拘束随意点,边喝茶,边谈谈要说的事情吧!”    

这时米从包里拿出一包染好的丝绸,对杨先生说;“你看看,这种杂染出来的颜色,是否感到有点兴趣呢?”杨将丝绸展开后,挂在茶几架上,后退几步抬头观赏时,吃惊的说;“如此稀罕颜色,光彩夺目,简直灿烂无比。太让人震撼了。凡属黄色绸缎,我见过不少,当然这也应该属于黄色丝绸的范畴,可是我却从未见过这种色彩的东西?便问:“此货来至何处?我们中国是否生产得出来?有多少我要多少?”米运多看到杨先生如此喜爱,心里攒攒自喜。罗忠良说;“杨先生,您真是中国最识货的人。我敢说中国目前,确实无此颜色的丝绸产品上市,不瞒您说,我和师兄米远多大哥,同时在这个行当里,干了五十多年的丝绸杂染工匠,何曾做出过这种颜色的货来?如果说,您真觉得这种颜色不错,真心的喜欢这种货,您要多少,我们就可满足您多少,您相信吗?”

杨马上将丝绸平铺开来,再一次的挂到镜匡上之后,近远的仔细欣赏一番,越看越觉得鲜艳无比,高兴的说:“真得是美不胜收呀!如果您们不是在骗逗我高兴,斩钉切铁的说:“有多少我即收多少,绝不戏言。”罗说:“好,杨老板,这货就是出自我们的米壮坊。也就是说,现在只有米壮坊才染得出这种颜色出来。”这句话一下可把杨宇清惊呆了。不信的呆在那里半响没说出话来。米运多说:“师弟说的千真万确,毫无虚言。为什么我向您说是新货呢?哈哈!而且这个新产品,是我孙子米源力亲手杂染出来的。应该说这个新产品,是他们夫妻两人的合作品。因为底坯是孙媳妇沙凤姑亲手织的,丈夫米源力染就的颜色,这两者交融在一起,岂不是二人的结晶吗?呵呵!!”

杨宇清兴奋的说:“好好好,前辈,真让人想像不到啊!应该算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创造和发明。这种事情有外人知晓吗?”米老爷子说:“这事只有我和罗师弟最清楚,外人怎么会知道呢?我信得过您杨宇清先生,所以才用送货机会,前来您鉴定嘛!难道还要我信任谁去不成?哎,即使外人知道了这种颜色了,可是这种颜色,别人是仿制不来的。因为配方及杂染程序,不都在米源力的手上吗?”杨说:“那好,在这儿住上几天之后,我同一起去绵阳,然后再筹备今后的生产资金,以及销售方向。这事请您老人家相信,我是个能够为您保密的人。”米老爷子看到杨老板认同,心里充满了更大的希望。因为杨宇清,算得上是四川经营丝绸商人中,最具权威的人士之一。有他这句话,何愁这种颜色打不开出路?欣喜中,直言不讳的向杨老板说:

“这次我亲自送货上门,不单是送产品给你鉴赏,更重要的一个目的,是想送孙子前来,在您身边学点经商的本领。这孩子就在您的眼前,他叫罗兴旺,今年十九了,有文化,孩子忠厚,而且也十分的聪明,杂染做了几年私塾了,能认字写字,品行非常端正,总之不是个蠢孩子就是了。做事认真勤奋,来势不得比米源力差呢!如果您能接受,只管吃住就行了。我们不要半个工钱。不知您是否愿意接受我这个请求呢?杨看了看孩子,确实与米老爷子说的差不多,心想我请的人很多,既然他老人家信得过我,还有何理由去推托呢,于是一口气就答应了下来说:

既然我接受这孩子了,还用得着要家人负责衣食住行吗,我这儿做事的人,基本上都顾的外人,还嫌弃多他一个不成。这孩子我很喜欢,暂时就要他跟着跑跑路吧!再说我身边确实缺少一个帮手。不过我把话说在前,如果带不出来您可别埋怨我哟!”米老爷子说:“这个道理我们都非常明白的,个人的能耐,完全取决于自己努力程度。孩子品行不好,绝对不会送来害您。犯了错该打则打,该罚则罚,我们不会有半个屁放。兴旺!赶快过来跪拜师傅吧!从今天起,你就在重庆杨老板这儿学本事了。要跟爷爷们争气哟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