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六)无心插柳  

2013-10-01 17:32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米源力大婚前,师弟罗中良找米运多谈话说;“源力是你米家唯一的孙子,大婚办得热热闹闹这种心情我全能理解。谁也不想放半个啥子屁了。作为我是你的师弟来说,心里比自己孙子结婚还要高兴得多呢!你将我请来绵阳,不就是来帮助你实现创业理想吗?实际上作坊开张之后,做的几笔生意都非常的顺心酒意。总算有了起色吧!眼下虽然赚到了一丁点钱,为啥子非要花在儿女亲事上呢?真要扩大事业来做,到急要花钱时,岂不又要向别人借助了?这点钱绝不能花得一干二净了。再说又有啥子意义呢?你我都是从穷困生活中挣扎出来人,有时候文钱逼死英雄汉呀!昨晚源力孙子找我说了很久,要我劝劝你,不要为赌气浪费钱财。简单的为孙子办喜事,只把亲戚朋友请来家里聚一聚,庆祝一下喝点酒就行了,何比拿起钱与人去拼呢?要与沙家比比气量和高低那就更错了。就沙家的财势来说,拨根毫毛都要比米家粗。挣这口气不值得。师哥,你是个何等聪明之人,不要在此事上愚蠢。孙子很明白你的心境的人,不要让他为你这爷爷做事不妥,产生各异的看法就好了。”

米远多听了这番话,如梦初醒,心想我为啥子要跟沙家争比高低呢?实际上也争不过他呀!能把他的女儿挣过来做孙媳妇,不就证明我米远多赢了这场游戏吗?因此立刻改变了自己的主张。就简的把孙子的结婚大喜,改成与作坊开创一周年纪念一起来庆贺。这样请客就少了一大半,孙子的大婚场面也未减退色彩。调子虽然是低了点,可是沙家的所有亲戚朋友也百家的满意。

当然沙家嫁女的场面毫无变更,这几天门前车水马龙,酒席开了三天之久。可说以说,沙家嫁女胜过取接儿媳妇了。正月初八这天,沙家风光无限,陪嫁的财物超过绵阳县城任何一家。别的不讲,就拿陪嫁的四台织绢机而言,价钱可不是便宜的。因此吸引县城不少观看热闹的人。人们粉粉议论说;啥子东西不可陪嫁,娘家送这种织绢机,这是前无仅有的,不就是向人们摆阔吗!可是迎聚人家还得准备一间大房装机子呢!真是的,送钱不就绝了嘛,何必这样宣扬呢。不过话说回来,还是特别让人羡慕的事。毕竟一台织绢机就相当贵了,这四台的价格说更不匪了。真格来说,在当时的社会条件和人们的生活水平,一台织绢机对贫穷人来说,足可养活一家子人了。

米家虽然不能与沙家相比什么,然而场面还是张灯接采,喜气洋洋的,送恭贺的人然络绎不绝。一切都按当地风俗习惯进行。亲嫁的陪嫁品整整装满了米家二问屋子,特别是这四台织绢面,吸引了不少观热闹的人们。尽管新娘子长得美如天仙,然而四台陪嫁的织绢机,把所看热闹的观众给吸引过去了。其实这场婚姻,还是米源力长得人才出众,占了很大的便宜。要不怎么说财富还没人值钱呢!当然男女双方,心里都彼此认同,所以才有如此的结果。结婚之后,他俩商量今后美好的生活远景,要在米壮坊里,增添一项新的职业。就是将杂染与织绢,打造成一条龙的新型作坊。远景是确实可行的。凤姑要求公公米永有,尽早把织绢机安装起来,想以尽快的时间和丈夫一起,将这个计划付于现实。米远多老爷子,当然积极支持孙子这样的想法说;“别急,这事还得从长计议,现在不把结婚的喜心给冲淡了。只要有想法爷爷有把握让你们实现。米氏家族的未来,全由你们后来人主宰了。爷爷奶奶和你们的父母,当然是可靠助阵者,同时也是积极支持你们创业的人。

成婚之后,这对年青夫妻,像似一对鸳鸯,情投意合相伴相爱,生活过得非常的和谐。凤儿说;“既然我们已经成为夫妻,不想待在家里光做一个媳妇。从小在娘家就学有一门织绢手艺,初衷就是嫁人之后与情投意合的男人一起,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缔造的幸福家庭。看来我的选择很符合自己的命运,心里无比高兴和满意。我要求娘家陪嫁织绢机,就是想要和相爱的丈夫一起兴家至富。我一个女人,并无其它本事,织绢是我一生的爱好,希望你不要忽视我的想法。”源力说;“你的想法正合我的意愿,现在家里的条件都可以了,其它方面已成熟,爷爷知道你的想法,即使要做也不想让你亲自上机做事,外人知道这点,岂不讥笑米家人了吗?既然有了现成的机,可以顾请劳力来就是了。你觉得怎样?”凤儿说;“不要顾人来做,我问过婆母和姐姐,他们都很想学学织绢这门技艺,毕竟这些干那么大的体力要轻松多了。女人还是替不了男人身体的嘛。我想先让他们一起做的试试看,反正由我来教他们,这不省了向外请师傅的开支吗?至于原料方面不用去买,我可向嫁家借点再说,先试试看看再说,你觉得怎样呢?” 丈夫源力说:“这个办法很好,不过我想原料没必要去找沙家人。我可以去想办法。即使不成也练了家人的能耐。反正我三个姐姐都在作坊里做事,他们既然同意你的想法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就按你的意思去做做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事情倒符合凤儿所想,母亲和几姐姐学习织縜兴趣很高。尽管学得慢点,加凤姑娘很耐心的传授。半年之后都可以上机操作了。只是初次职的丝绸瑕疵很多,源力想卖是卖不出去了。我何不拿来这些废职品,试试杂染的好坏?这时想到爷爷的愿望,一生都想把鹅冠上的颜色染出来,由于丝织品本钱较高,爷爷的这个愿望一直未能付于现实。使爷爷一生的困惑淤积在心里始终难易了却。乘这个机会我何不亲自来试它一试呢?即使放在这里无有作用,不是可从浪费中找到一份失败的教训?反正作坊的所有丝绸出色,都由我来亲自下料的。于是他把这三丈多丝绸瑕疵毛坯,分成三段试染黄色丝绸。每次加染的黄色染料比倒,都一一详细的记录了下来。可是染出来的黄色丝绸,颜色各不相同,甚至是怪怪的色彩,没有一段与爷爷想象的那种鹅黄出来。他反复仔细的琢磨过数次,要让黄色变成鹅黄,一这是黄红两种颜色相交。看到都非想象的色彩,心里十分的灰心起来。他想只有让这加染好了的,三种配料不同的丝绸,放到日光下嗮干之后再看最后的结果怎么了。

    这时罗忠良到晒台上做事时,突然看到这里凉着三段染过的丝绸,在阳光下迎风招展,其颜色很有点奇怪的样子。这肯定不像是米壮坊染出的产品。他便叫来师哥米远多来识别一下,究竟看是谁家的丝绸凉在此处?米运多一瞧,对此惊讶不已,特别是其中有种顔色,极像自己想过的鹅黄色彩。他接近触摩时,手感极其柔软,遗憾的觉得织工过于粗糙了。于是便叫来源力问及时。源力正想上楼看过究竟时,跟爷爷正好碰了个正着。爷爷问;“这凉台上是瞧凉的零碎丝断?”源力说:“是我们自己的呀!看到母亲他们初学职的,绢绸毛坯瑕疵太多没啥子用途了,我就将它拿来试染一下,心里想象的顔色,没想到这种色彩怪怪的。想让它凉干之后,再来个究竟呢!”爷爷手指着最里边一段说;“这段很像我心中向往的那种鹅黄色,如果再红一点就好了。”源力听了高兴的说:“爷爷,我就是想染出像您想像的那种顔色呀!丝绸未干时,色采彩怪怪的,干了之后才显得有点看头了呢!”爷爷说:“这第三段颜色下的染料是个啥子比例,你心里是否还记得呢?”源力说;“我全用笔记录下来了。如果再染肯定与此一样。”爷爷高兴万分的说;“这样你从新再染段给我看看,再加重点红到里面去,一定能成为那种鹅黄色的。真要是那样,爷爷这生算没白白的活了这辈子。”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