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(十七)情义回馈  

2013-10-12 12:49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米源力染出了鹅黄丝绸色彩,乐得米运多一晚都未落枕。连师弟罗忠良并未偷闲等之,同样因此激动不已哟!这不,他早饭都未进肚,空着肚子去找师兄米运多来了;“师兄,别忽视孙子源力的作为哟!真格来说,这孩子的智慧超过了你我。尽管平时他言语不多,然而做起事来却j是那么竞竞业业的。就拿现在染出的丝绸颜色来说吧,我认为这并非偶然。否则,在你要他从新按原颜色来一遍时,结果色彩不仍然一样吗?你我在此行当里,摸爬滚打了几十年,都称之谓老把式了,可是却仍在依葫芦挖瓢,遵循所学过的一切混点饭吃吗?孙子的这种成绩,应该看成是一个人的聪明才智的体现。再说,这孩子有着如此天赋表现,我并不认为种偶然。早让我发他在做事中,头脑里总是在想个啥子问题呢?否则,他决不会那么刨根问底的,要找出一个合理答案才放手。总之觉得他不是个等闲之辈。”

米远多笑着问;“难道罗爷爷的心里对源力,是个有盼途的孙子不成?”罗说:“当然呀!自我第一次在重庆见到他起,孩子说话时的一双眼睛就告诉了我。说起话来理直气壮,细腻婉转的语句里,证明他是个何等善良、正直、并具有抱负的男子汉。我为你有这样的孙子,心底里为你倍感骄傲和羡慕呢!换句话说,当时,若不是他把你的所想和祈盼向我表白,说不定我不会那么干脆的来绵阳助你一臂之力。打从来到这里之后,他是那么似饥如渴的跟在我身边,我明白他是想在我身,学到更多的杂染技艺。在偷偷观察我做事的操作过程中,是那么用心的全神贯注。我在想,这孩子是个具有进业精神的人。心慰中,愿把自已所有懂得的技艺,心干情愿的掏出来全部教给他。因为我的后人,从事这种事业的也有,可是在我的眼里,他们并非像源力一样,可以继承杂染事业的人。因此对子孙的期盼理想,早在我的心中破减了哟!熟话说,有心裁花花不发呀!”米运多说:“你别这样夸奖他,否则他会飘起来的。同时对子孙也不要卸气,依我看,罗罗孙子来势就很喜人的。虽然源力成家了,可是要走的路还很长。只能说稍微让我放心了点。能否继承我的事业,可不敢保险的事。我和你这么用心在努力,不就是做的养家糊口的事嘛,难道还想到过升官发财不成?正因孩子们翅膀还不够硬,要你来绵阳和我一起做几年,一方面知已朋友一起安度晚年,仍然还是在帮助子孙们不是?眼下源力的喜事已经办完,下一步,我打算在你孙子罗罗的身上下力气了。这孩子聪明机灵,发展前程不会比源力差。不能局限他在丝绸杂染艺技上,否则,埋没了他的才能。我始终相信,事在人为的道理。你想想,如果只想不去为,今天米壮坊能竖起来吗?当务之际,手中重庆杨老板的这批货,我们一定要认真做好做快。我想好的计划已经成熟,三月中旬你就陪我一起去重庆一趟吧!同时把源力染出的丝绸,再从新染下三丈。你我和孙子三人,一起参与这个杂染的过程,尽量将颜色染到可靠放心,甚至到极致为止。”

罗说:“一个人的发迹与否,是很以估计到的事。不过在我的印象里,这孩子有点搞头的人。别的不讲,单从他的杂染技艺上,毫无疑问绝对超过了你我水平。我不是个拙眼之人,在我的丝绸杂染生涯里,源力还具有很大的潜力。这孩子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动脑子的人哟!别的不说,就他调配染料颜色的配制上,是何等的认真谨慎呢?说明他在这上,找到了丝绸颜料配制,才是解决和丝绸丰富多色的根本所在。”米远多说;“这点,也是我多少年来向往和思考的头等问题。杂染丝绸丰富多采,不是靠的手艺操作熟练,颜色的多样丰富,完取决于染料的配制过程。就因为自己没有文化,搞不懂这个道理,即使想到也无法去改变呀!因此我下决心,即使梱着肚子过日子,也得送他去学点文化嘛。不瞒你说,我是在他的身上花了心血的。”罗说;“我的孙子罗罗让你送去上学,难道也是为了这个原因?”米说:“当然呀!在源力身上没让我看出道理,决不会这样的去做了。吴先生告诉我说,罗罗的天赋并不比源力差,如果对这孩子有想法的话,很可能要超过源力呢!”罗说:“俗话说,瓜像瓜,种像种,猴子养的撘耳朵。我们几代人中,个个都是蠢货,哪能出得来一个聪明货呢?”米说:“你可不要乱说哟!当时学徒时,你就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一个。做出的产品高出别人一节的。别人不清楚,难道我还不明白吗?只是那时,,有谁来重视人的聪明才干呢?更不可想像源力拿起这么贵重的丝绸来试染了。我知道这孩子不是个庸才坯子,是个能够继承米氏家族寄予希望后人,仅此而已。并未想过他有啥子辉煌腾达。

罗说:“所言极是,一个孩子能听话,认真做事就够了,对他们还有啥子那多的奢望。孩子既然愿意执着想干这件事情,我有啥子不愿教给他的?难道还还带棺材里去不成?对源力这种勤奋学艺的孩子,只觉得自己懂的东西太少了。嘛。” 米运多说;“师傅引进门,学艺靠个人。这个道理你我还不清楚吗?穷家的孩子不勤奋努力,谁来同情你呢!”罗说:“那时你真留在重庆干下去,未必比现在的处境好。我不是一直跟着师傅在重庆做事吗?说心里话,并没学到和增添更多的本领。不就是那样混到了现在,学艺就是靠个人努力的。”

米运多说:“现在我一直在琢磨,源力成家立业了。他心里有何想法,就让他按自己的想法去努力。我和你只是尽点心意去协助一下。源力告诉我说,他想把丝绸杂染,与织绢一起合起来做。是因为新媳妇是个懂得织绢的人,嫁过来时你不看到了吗,嫁妆都有织绢的机子。他说孙媳妇热中于做这样的事情。既不从新购置设备,也不向外聘请师傅,家里有的是劳力,资源有了就应该选用起来,空空浪费也很可惜不是?用双条腿走路,自然比单做一项更好?所以我同意了他们的想法。织绢就让孙媳妇去管理,杂染由源力和他父亲去负责。我们都年纪不轻了,适当的享受一下老年安闲的生活。弟妹在此不是过得很开心吗!吃住问题一点都不发愁了担忧何来?重庆那一兜子子孙,就让他们自己过去吧!永有和源力父子俩,不就像你自己的儿子孙子一样吗?他们敢怠慢你不成?”

罗说:“他们既然想尝试一下有何不可?试试如果不行,那就另作计较呗!不要捆绑在一根树上吊死。东方不明西方亮嘛。哈哈!!放心好了,我会一如既往的为孩子们出力的。”

米运多说;“你的孙子罗罗,在吴先生那里学了几年,而且在作坊里的操作技艺也不错了。我想按先生说法,孙子的天赋很高,不会比源力差到哪里去,他的来势我很高兴。眼下也有十九了,从此不能老叫他猪啰啰了。就按吴先生给他取的名字叫罗兴旺吧!这样大的人没有大名,叫起来很不好听。我看到他同样有经商的头脑,今后就让他专门为米壮坊,去做联系作坊的业务事情。我恼子里萌生一个新的想法,重庆的杨宇清老板,是个经商的老手,对人胸怀非常的大度,想让他罗兴旺给他带带学点经商本领,这事我没太大的把握,好在他是源力媳妇的干爷,求他这事还是很有可能成的。最近这批染货,是杨老板急需要的。我想乘这个机会,亲自给送货上门。顺但与他郑重谈谈此事,不,我要请求他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。反正这样大的老板,总是要请人在业务上跑路的人嘛,不成我们也没负出个什么嘛。我相信事在人为,用心去试试看。”

罗说;“你的想法固然好,何是罗罗孙子未必是这块材料?不要把作坊的事搞砸了,好心办错事,造成作坊损失,我于心不忍。”米运多说:“虽然年纪是老了,我识人眼力不不会有错的。用人就不要疑人,孙子不具备一点能耐,我也不会这样去为他努力。说不定事成之后,他可能改变另一种人生呢!我想准备和一起亲自去重庆一趟,也要去看看侄子们了。这事你就别想的太难,我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进行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