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二)爱缘萌芽  

2013-09-15 16:22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告别米壮坊之后,两人回到了沙金玉的家里吃中饭。杨乐观的说;“此事如果不成,我将自己的杨字倒挂起来。”沙说;“未必,年青人说话是没有边际的。正因为初次见面,多来点客气的也很正常呀!难道你就忘了古人云;嘴上无毛,做事不牢这句话吗?”杨说;“难道嘴上有毛,办事就能让人信得过了?凡事还得应该凭人的直接感觉靠得住些。我在生意场上滚了多年,从不相信吹毛求疵的傢伙。米源力虽然年纪青青的,难道你没发现,在他身上有股大商人的诚信风范吗?往往刚入世的人,更懂得脚踏实地做事。因为他心里明白,拿起一个大他几倍的人跟他谈生意,对方是个初出茅庐的人吗?就他对自己作坊起家的一番承续,不难看出这个小子,本身具有良好教养的人。其实我们提议要看他的作坊,不外呼是要看他的家底嘛,一个小小的作坊,有何超人的设备和设施呢?对我们内行人来说,再大的杂染作坊都见识过了。不就是那么点买卖吗?因此他完全可以拒绝。可是他却不然,而是带领我们耐心解释,并把为作坊做事的的亲人,甚至他的母亲,都全部揣出来跟我们说清楚了。难道你还不相信他讲的是实话吗?”沙说;“对,这点倒中很感动我心的。”因此我才大胆的向你说,这事一定准能办成,而且这个合同书,肯定会签成的。他的一句酒好不怕巷子深,寓意着他的作坊方向,不是以规模取胜,而是落足于以质量为核心。我们生意人求的什么?不就是求的劳资双方多利可图为前题吗?四川丝绸事业如此发达,丝绸作坊睁眼都是。可是真格来说,本省的丝绸杂染作坊出的产品,还是劣多优少的。就拿绵阳来说吧,别看米壮坊是个新上市的,资金和人力都不怎样,可是他经营方向和理念,却值得我们信任和依赖。别看绵阳有那么几个老杂染作坊,可是出来的产品为何销路不宽呢?就是因为缺少质量上的保证。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,过去给我送去诸多产品,绝大多数都是滥竽充数的推销出去的。说心里话,唯独这次送来的米壮坊产品,却让我称心如意。你看上海国丰丝绸公司,是个多么挑剔的主,一向自居无尚的态度,根本看不起任何人的老板,曾对我说;死了屠夫,不会吃和毛猪。不就说明找它的老板多着呢!加上国外市场打开了,更是让他趾高气扬目中无人了。其实它的清高这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,只要产品质量好,还怕他不来求我了。这不,这次就是他来求我的,而且国丰的采构人都跟我一起来绵阳了。这说明产品的优质,是有很大说服力的东西。同时也是战胜任何竞争对手武器法宝。为何同样的东西,米壮坊却胜过别人,关键一点,还是丝绸杂染的技术问题。有了米运多和罗中良两个丝绸染匠,就应把他当成四川丝绸杂染发展史上的活化石来用。瞧他都那么大的年纪了,还有此雄心壮志的到处奔波。对我们四十来岁的人来说,是个很好的激励。

看样子米源力,是个来者不弱的后来者,有了两们祖辈的扶值,能不让人相信今后,在他身上做出何等惊人的事业来呢?”杨对米源力的估价与夸耀,沙氏夫妻心里,萌起一阵内心的羡慕。沙金玉说;“今天走进米家作坊,给我感受最深的印象,就是齐心合力劲往一处使,不得不让我敬佩了。虽然作坊设施简陋,然而它的实用价值却很高。我想杂染技术应该离不开燃料的配比。可是这方面的设施却没能看到呢?”杨有同感的说;“我想到了这点,然而自己又否定了。从事实看来,从某种意义上说,没必要带我们亲眼见识。也许这方面,他们根本就没有。从我的想像判断,这些粗人做事,一贯不把这些看在眼里,而是凭自己的经验历练出来了的。脑子就是他是他们实用的仓库。为何说姜还是老的辣呢?”魏若萍说;“听话中,好像你俩对米源力这个后生,印象都很不错似的。沙金玉说;“通过这次直接对话,和所看到他的能耐方面,本人心里在看法上有所改变。”

接着杨说;“金玉兄这句话说的真实,在前他告诉我米源力这人,非常清高和自负。与之谈话中,这些方面根本看不到,不但如此,还是个胸怀大志的青年人呢。我重庆有位好,有个闺女芳年十五了,请我帮他物色个女婿呢!我看此人太理想了,不但身材高大,人品堂堂,眉清目秀的还有一股经商的头脑呢!这杯喜酒本人一定喝定了。”萍毫无隐蔽的说;“其实当初见到这个孩子时,那双浓眉大眼就吸引我了。觉得这孩子是个替人做工的,觉得有些可惜之感。现在听说他是个作坊当家的,心里似乎平衡点了。”丈夫觉得太太说话不关大局有些嫌弃的说;“闲扯这些不关紧要的事干啥子呢!不是有那么多的好摆龙门阵吗?”杨觉得若萍话有音,于是想;他们夫妻此时不正在为闺女务色女婿而担忧吗?我们是多年的好友,凤儿又是我的干闺女,这两个孩子确实非常般配。我何不丢块石子探测一下水的深浅呢?于是问;“金玉兄,凤儿的配偶,你们父母心里是否有数了呢?否则,我看米壮坊的少老板,米源力是个很适合的人选。况且你们做的生意;一个做的是丝绸毛坯,一个是加工为成品,两者搭当无往而不胜哪,哈哈!!尽管门户有点玄虚,然而也并不虚得那么可怜嘛?如果有此之心,这个红线我来牵如何?不过要创造一个机会,让凤儿与米源力见个面,不就一目了然了吗?随后的问题我来设想怎么样?”

沙金玉的内心世界,妻子魏若萍太清楚不过了。于是说;“这事就按宇清兄的意思来,你看如何让这两个孩子见面?”杨说;“我约请了米源力明天吃饭,再邀请你们一家作伴,不是个顺理成章的事吗。金玉兄,你看我的这个设计如何?反正这与孩子的婚姻成否,毫无一点直接关系。常言说事在人为,如果给他们创造的这个机会,真不投缘的话,也并未伤害任何一方的情感不是?”沙金玉说;“这样可以使得,不过你别忘了,凤儿你婚事不可以别了她的外祖母。毕竟凤是她一手带大的。如果她没认可,这事就算泡汤了。因此外婆必须到堂。要不,那就你们祖孙三辈人一起赴宴嘛。丰盛点不是更好吗!”

为了不失格体,赴宴前祖母从櫃中里取出全套出客用的新服饰。米源力穿好之后,祖母和母亲在,上下前后统统打量了一番。祖母说;“我孙子穿上这身衣服,与现代时髦青年相比毫不逊色。遗憾的是,只是腰间没带值钱的配饰。母亲说;“奶奶,没关系,不就是谈谈生意嘛,又不是去相亲,要那么讲究做啥子呢!”祖母说;“这倒是,那就全家人把作坊做好,发财了再置点奢侈东西,让我孙子好好风光风光吧!。”看上去米源力今天收拾得确实不错,老祖面不转目的望着孙子的背景,穿着的那身浅蓝色的长衫,上面套着一件黑色缎子坎肩,那背后拖着一条又黑、又粗的长辨子,不知多么的养眼哟!特别是那腰中系好,两边拖出来的腰带,走起路来迎风飘舞,真得是潇洒极了。

杨老板和沙家客人,早在客厅等候多时了。见到米源力的到来时,大家心里不胜欣喜。米源力双手合举,嘴里不停的抱歉说;“各位前辈晚生到迟了,敬请见谅!”杨宇清说;“没事的,快请入席吧!”米源力想,不是邀我来谈生意的吗?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客人呢?而且这些人女人,难道与我们谈生意有何关系吗?他心里感到有疑惑起来。这时杨介绍说;“我与沙老板是多年的好友,来到绵阳是客家,不就是客气为我洗尘嘛,我想就当自己家人一般,就不必介意这点了。但是,今天我们要谈的主题,仍是生意上的事情。沙接话说;“杨老板还是诚意的想,与米壮坊签订一个产品加工业务。也可以说是个长期性的。当然其中由我来贡给你毛坯任务,价格方面可高出常规的二分一。也就是说,高出绵阳县丝绸杂染手工的一倍。不过他不希望你们作坊接受之后,在时间上不能有所延误。”米源力想了想,反正跟别人做也是做。质量上我是绝对可以保证的。如果产品数量太多,那不是我能承受胜任得了的。否则,不能按时交货,岂不按照合同约束陪款吗?

于是说;“二位大人在此,我实话告诉您们,目前米壮坊,甭管从哪方面来说,不能胜任太大太多的任务,因为您们都亲临现场了,作坊仅只那么大,而且其操作劳力也不够。因此目前我的最大承载力,只能允许在五千丈产品的数字之内。否则,这个任务难以接受下来。至于加工价格上的问题,只要做得甲方满意,不必高出同行的一倍。偏高一点,主要在于质量偏差而已。这点本来就是竞争者的胸怀,从道义上讲,也是理所当然。毕竟我们都是以此谋生的同行,有饭大家吃嘛,有祸应由个人承当,天经地义的事情。但我作坊不想独吞这笔这笔生意。生意人如果只想到自已不顾别人,这样的事,我爷爷是一贯鄙视这种行为的。而且生意上的游戏规则非常现实,如果人掌握不好,受伤最重的人不是老板,而仍是我们小本经营的商家。”

杨宇清说;“以前我小看你了,现在我个人认为,你数得上是个有良心的商人。我会遵重你的经营理念,按照你的现实势力来签订今后生意往来的合同。沙金玉老板,你可放心的相信他,今后他作坊出的产品加工问题,着眼在你的作坊。而且每月不会增添你超长数量,他的作坊每月的出产率,是在你承受的范围之类。这样合作起来,我担保不会有啥子压力的。这次与你相约面谈,我感到心里心里非常的愉快与舒畅。希望相互多加理解和照顾,作为一个生意场上摔打多年的我,称不上啥子前辈,交个朋友不是也很好吗?”在杨的余光中,他看到凤姑娘一双秀眼,始终盯住米源力的身上。特别是魏若萍的母亲,对米喜欢有佳。确切的说,此时她真想将孙女的婚姻大事,就在席间肯定下来。

米源力是个从没谈过爱的人,看到对面坐着的那位落落大方,举止文静的凤姑娘,心里有种无名的冲动。是否这意味着爱缘的一种萌芽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