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一)后生可畏前途无量  

2013-09-14 15:13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尔顺之年的杨宇清,是个特别敬业之人,一旦生意机遇降临到他的面前时,十有八九都会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。他想,眼下这笔生意若能如愿,上海国丰丝绸公司的货源供给,谁也无法从他的手中抢跑了。因此他寄希望这次与沙金玉的合同,能够得到如愿签订。

秋后的早晨阳光明媚,尽管气息中给人带来一丝的凉意,然而此时沙金玉的心情,却感觉十分的爽朗。特别是好友扬宇清此次绵阳之行,又给他带来了新的商机。为了不让宇清孤独,大清早空着肚子,匆忙的赶往旅馆陪杨来了。餐中杨宇清问沙;“今天去米壮坊洽谈,你估计实算把握有多少?”沙思考了一下说;“这个嘛,我真不敢冒然的回答你。因为眼前米壮坊当家人,是个初次进入商场的年轻人,而且以前不曾打过任何交道。但是我必须肯定的告诉你,这个米壮坊的技术力量绝对不用置疑。尽管它初入世途经营丝绸杂染这个行当,然而他们祖祖辈辈,都是从事丝绸杂染职业的人。由于个人的经济势力不足,世代都是为他人帮工为生的。”

杨问;“这米姓人确实比较稀少哟,好像我们重庆没有一个姓米的人呢!”沙幽默的说;“看起来米姓稀罕,实际上谁对米姓都不陌生呀!对南方人而言,天天岂能缺少得米来做饭吃吗?哈哈!”杨说;“是的,是的。其实我们平时穿的衣服,也缺少不了杂匠加色嘛!哎,这姓米的生存的状态和作用,还真与我们人们的生活紧紧连在一起了呢!笑话了。”

沙说;“虽然这只是个笑话,不过从中国四川丝绸历史发展上来看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个家族的人还是有些值得人们去回顾的。”杨问“何以见得呢?你不是告诉我,这个家族在丝绸事业上并无任何声望呀!不是都在为他人打工为生的嘛?何以值得人们去回顾他呢?莫非有着某种联系?”

杨说;“中国的丝绸之路,应该说是从四川这块土地上开始发展起来的。四川人有哪家不会种桑蚕养?说不定你家的祖先,也是种桑养蚕维持家庭生活的?不瞒仁兄,我家就是如此发家的。轮到我这辈手上之后,仍未与蚕丝有关的职业脱离关系呢!”杨说;“是呀!我的祖先数辈都是经营丝绸生意。不过唯独我比前辈们的生意做的兴隆得多了。”沙问;“不知你是否听说过,成都南门顺城街,蜀中峨眉丝绸杂染作坊?”杨说;“哎,那还用得着我跟你详细解释吗?那是我的祖爷爷和友人们一起合作办起来的。从事这一行的人,谁个不知晓呢?难道这其中有何蹊跷不成?说来听听?”沙说;“哪倒没有,原来这个家族的当家人叫米运多,老头在少年时期,就在成都蜀中峨嵋丝绸作坊,学会了这门杂染手艺,一干就是六十余年了。你能说他的技艺不精湛吗?这次送往你处的这批染货,就是经过他亲手督促出来的。色彩美不美,质量高不高,不就一目了然了吗?更何况,现在执掌业务的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孙子,强帅手下无弱将嘛!不过我不隐瞒的对你说,这个青年人无经生意场上的历练,性格有些清高和自负,要不是朋友从中周旋,可能我与他不会在生意上发生任何关系。今天为了你我的友谊,只得舍命陪君子上门去走一趟了。”杨听了沙的介绍之后,心情更加急迫的,想把这批加工丝绸的事项,如愿谈妥签下合同。于是催促沙赶紧动身了。

     两人悠闲的朝着米壮坊走去,一路上边走边谈,杨发现眼前有栋别样的房子,杨诧异的问;“这栋房子建得别有一番风味,周围栽种了四季长青的树木。你瞧!屋后还砌起一层吊楼跨骑在江上面。你不觉得很有一番诗意吗?这家主人可颇具匠心,夏天里坐在上面乘凉,江风悠悠的吹佛着,岂不让人心旷神怡了?主人一定是个非常品味生活的人,可谓是博学多才了。美中不足处,只是这房子的式样有些过于陈旧了,有点为此感到遗憾。”沙说;“杨仁兄,你认为这栋房子主人博学多才?这个见解与你想像的主人,悬殊十万八千里。他算得上有啥子品味的人?全家十口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文盲。再说,明摆着是个破旧老宅改建的嘛。哈哈!”

听到沙的这一笑,杨更好奇的问;“是吗?按你的话说,这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文盲,那么这百分之一的人又何许人矣?”沙说;“这个百分之一的人么,就是今天我们要去接洽事物的那个叫米源力的犟小子。现在老父子子不粘生意的边了,一心只管作坊加工的事。一切工作事务上的联系,全权交给了这个孙子处理。上次送往重庆给你的那批货,全都出至眼前的这栋房子里。一般生意人的作坊,都喜建在来往人多的地方,不是更吸引人的目光吗!然而他偏另出心窍,将作坊建在这孤零零江边上,睢!还与谁都不搭边似的。我之所以说这小子,性格倔犟的道理就在此。”杨更饶有兴趣人说;“沙兄,从这个角度看问题,恐怕有点不够确切哟!不过我还是很欣赏那些性格怪异的人,往往他们做事不落套,给人一种新鲜的感觉呢。你我不同样存在这种思维方式吗?呵呵!”

说着说着两人就进了米壮坊的大门,此时家中无有人影显现,即刻从内屋走出来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,别看李氏上了年纪,可是她的眼力却一点不拙。一眼就认出沙金玉老板了。嘴时热情招呼的说;“是什么风把你这个贵人,吹到我这个寒舍来了呢!您们在这儿稍等一会,家人都在作坊里做事。我去把孙子叫过来招呼你们好了。”不一会米源力热情的喊着;“沙伯父,您今天大驾光临,一定有要事商量,接过奶奶手中的茶盘,将两杯花香的热茶,亲自送到了俩位客人的手说;“在前送去的那批加工产品,是否收到回馈,重庆的老板还满意吗?我还正为此事担忧呢!不过您老人家放心。爷爷说了;您是巴蜀地区有威望的名人,决不能把您经手的产品送去给您丢脸的。生意人讲的是诚信,赚钱赊本是生意场上的贯例。赚钱要赚道理,赊本快不可赊了人格。”

沙连忙介绍说;“这位是从重庆来的杨宇清先生,是我生意上的老朋友,想参观一下,你们米壮坊的生产状况,不知可否使得?”米源力说;“如果二位伯父有此雅性中,那就敬请大驾吧!”走进作坊工作地,给杨一副新的感觉。尽管都工作的人员不多,然而手工操作的工序流程,却十分顺畅利索。这时沙老板却在用心收索米老爷子的身影,他在做些啥子事呢!沙问;“老爷子怎么不在这儿呢?”米源力说;“我爷爷和罗忠良爷爷俩,只管染品下料的程序,以及监督操作质量。这两天他俩去成都进染料去了,估计不出三天该回绵阳了。杨好甚奇怪的问;“怎么还有女姓参加这么繁重的工作呢?”只有这么很少几个女姓,不过其中五个女姓,她都是我的亲姐姐。其男姓中有五个是我的姐夫呢!作坊刚起步,反正家事丢得开,不都是来凑我一辈之力的亲人。小本经营嘛,眼下能省就多省点呗!往后生意做开了,就用不着她们来为我帮忙了。”

杨说;“你的作坊建在这么个偏僻地方,难道就没考虑没人问及生意好坏吗?”米源力说;“对于这个问题想过的。可是我想到,祖宗留了个房子在这儿,确实已破旧不堪了。当爷爷想到要做这个事业时,经济不允许有这个奢望。于是我想到,那就利起来还是不错的。再说此地近,杂染工作是离不开水的职业,水源近,消费的钱就更节省了,而且染出来的丝织品,就会更漂亮一些嘛!只要杂染技术好,质量过得硬,酒好岂怕巷子深吗?”都觉得米源力说的话很有一番道理。最后米带领他们上了吊楼,一展眼前的江水时,给人一种舒畅之感。米说;“我搭起这个吊楼,不是为了欣赏四季水景变幻,纯属是为了染出的丝绸在此晾晒。一方面为了产品不受环境杂物的污染,更重要的还是防止小人偷盗。”

回到厅中谈话前,杨想,在米源力这个人身上,一般同年人与他是难以比翼的。尤其是对待事业与个人能耐和素养上,我自己的儿子望尘莫及。看到这个仪表堂堂,文质彬彬的青年,不但语言诚实,而且和颜悦色。哪里能证明他是个清高自负的人呢?真的是耳闻不如目睹。所谓,后生可畏,前途无量呀!”

回到客厅之后,老太太托出一盘丰富的家乡点心,泡上热茶从新招待他们。 这时沙金玉把此次来的目的合部托了出来说;“米少当家,今天我带杨老板来的目的,就跟你全说了吧!上次那批货就是为他做的。不是货染得好,而是非常让他满意。他想,再次与你我合作,在上数量上要比上批多很多。不知你是否可以接受呢?”米源力想了想说;“目前我们作坊所做的活,是为本县城高老板作坊染的一批丝绸锻子。高老板是我爷爷和父亲当年做工的作坊,他也是您认识的熟人。他的数量不大,不过也是要在急上。我想,等爷爷回来商量之后,才能确切的回信给您。杨说;“可以,凡事应该有个先来后到之分。但我希望贵坊能够接受下来,不过我毕竟不是个零售。我想信你的作坊,如果能接受,我会是与你坊长期合作下去的。至于钱价问题,绝对不会低于其它的作坊加工价。最后,我想请你明天在近月楼吃饭,甭管生意成败否,但我有心交你这个朋友。你觉得怎样?”米干脆的答复说;“行,您有此心我愿赴约。不过请客费应由我来承担,否则,我就会失约了。能在沙伯父引见下,认识您这位前辈,岂不是晚辈人生中的一大幸事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