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二)巧遇  

2013-03-08 21:53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这天孙旭亮带着妻子在马路边上散步,妻子提议去这路边百货商店看看,顺便购买点日常用品。于是扶着妻正欲进门时,一位军人急匆匆与他擦肩而过。旭亮想,这个军人好甚面熟,于是他对妻子说;“刚才我看到那个军人好像是我的一个同乡熟人,你先进去看看东西,我赶上去看看究竟。不过你别一人回家去了,一定在此等着,不见不散哟!

      旭亮加大步幅,眼睛毫不放松的,在人群中跟随那个军人。根据他一个军人的感觉,他边走边想着;这人走路的姿态和背影,忒像他心里一直想念的黑皮。隔那人大概只有一臂之远了,他冒昧的喊着看看,心想,如果是他一定是有所反应的。否则,那是我的眼睛走油了。当他大声的叫着黑皮时,那军人毫不犹豫的转头四处张望起来。这下他心里有把握了,是他绝对没错。这时他冲上前去一把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喊着,“黑皮大哥,真的是你呀!”此时,军人有些疑惑起来。停神一想说;“你是三弟张飞吧?是的是的,旭亮兄弟,我和春儿都以为死了呢!上天有眼,想不到我们桃园结义的三兄弟,个个都还健在呀!”说着两个人都激动得流下了热泪。旭亮说;“此地不是叙旧的场所,走!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痛快的说说。我堂客还在前面等着我呢!”妻子在百货公司门口等了很久,心里有些耐烦了,干脆就坐在台阶上四处的望着。

看到旭亮回来马上站起来问;“怎么去这样久呀,我都想准备回去了呢!”旭亮赶紧介绍说;“他就是我常跟说起的黑皮大哥,真的是;山不转路转呀!这不,今天我们终于又转到一起来了嘛,哈哈哈!!!黑皮大哥,她就是我的妻子,叫文从英,跟我在一个单位工作。”黑皮看到这女人很漂亮,而且已托身怀肚了,心痛的说;“站在这里说话很不合适,去找个茶椄一起坐着说吧!”旭亮妻子想,这人与丈夫非一般朋友,与是说;“我们的家隔这儿不远,那就请到家中去吧!”旭亮说;“这样好了,反正已到中午时分了,大家都得吃饭不是,我们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招行客人的,况且黑皮大哥不是一般的朋友,那就在附近找家餐馆吃吧!之后,请他去认个门,今后相见也就很方便了。”

三人进了餐厅之后,叫了不少的菜肴,边吃边寒喧起来。黑皮说;“这人呀,好多的事情都想不到。如果不是我瞎出主意去啥峨眉山学功夫,那能糊里糊涂的跑到四川这儿来。功夫没学到,倒闹得个流落异乡游子了。想不到这一流,就足足十六个年头。在这慢长的岁月中,我想的很多很多。如果说,当我们各人的家境稍为好一点的话,我们三人决不会有离家出走这挡子事发生。换句话说;惹不是我为头出主意,也不会让你们尝尽这人间的凄凉。可能大家的父母骂的都是我都是我,毕竟我的年纪比你们都大一岁嘛!再说,平时都是我带着你们瞎闯祸的人。现在想起来内疚得很,甚至常责怪自己说;就是少了家庭教养,没有跟有钱人家的孩子多读点书,所以才落得个害人害已的名声。十一二岁的人,无钱无能,凭什么要去到外面瞎闯?这不是拿自己一条性命在赌吗?这话又说回来,我家不开菜馆,也不会常听那个穷秀才讲书。就是在他讲的那些英雄好汉的诱惑下,才引发了我们对那些荒唐无知的追求。”

旭亮说,其实我们离家出走的根本原因,还是家境穷困的主要根源。想想,我们都那么大的孩子了,可是家里却无钱送我们上学。而且兄弟姊妹又多,缺钱、缺食缺穿之外,孩子生病也无钱治理,死了就十个只当五双。即使不死,就送去学点下贱职业。像我的二哥,不是送去学阄猪了吗?当时我们不是没想,不如去学点武功本事,至少人都觉得高贵一点嘛!否则,我们哪能想到上四川峨眉山学本事呢!说心里话,当时饿得肚子帖着背,甚至流落头,被巡误当小偷抓起来关着,我从未产生过埋怨你的想法。最让我痛心和失落的,当时找不到你们而失声哭嚎。关在哪里足足三个月之久,后来才被一位好心的太太,才开恩的将我保释出来。她问我,你想去哪里?如果一定想回家的话,她答应给路费我找父母去。可是我无言回答她回家,因为我只想到如何能找到你们。这陌生的地方人海茫茫,哪里去找,哪里去寻?她见我无言回答时便说;

如果你无处可走,那就跟我回去做点小事可好?每天只是接送两个孩子上学念书就行,保证吃穿都不用你发愁,而且每月给些工钱。当时我想,在外无钱吃饭那种滋味我是清楚的。既然这样,我不是仍有时间在这个地方能找寻你们吗?即使找不着你们,积点钱回家当路费也是好的。每天送少爷们上学,我都在一路上用心注意你们。谁知这儿都是住的军人多,根本就见不着像你们的影子。加之太太对人特别的宽容,不但爱护我,送完少爷回家后,每个晚上和星期天,还请老师帮我学文化。你是知道的,我从未上学念过书,可以说一字不识的人。可是她并不因为这点,而是一直督促我非学不可。在她家六年中,年复年月复月的,从未间断过。为了让我有文化,长知识,明大体,给我请了专门的老师,还有太太本人,以及少爷们一起,可没少费他们的精力。当时我想到过你们,也许你们找不着我再就上峨眉山学武功去了。也未,你们早就已经回到湖南老家去了。所以也就安心在她的家了。”黑皮说;

“你都不见了,我们还去峨眉山学啥子武艺嘛!而是每天在重庆大街小巷,及河边寻找你呀!可是那晓得你却近在咫尺都未碰到过你的影子呢?无奈之下,我和春儿就学着当地的孩子,在船码头伸手找富人要钱买饭吃呢!眼看冬天已经来临,实在难易安身下去了。这时有招兵的,我和春儿想去试试去了。可能四川人个子都不高,瞧我俩还可以吧就招去当兵了。我们当的是伙头兵,每天都是担水劈柴。外加给老兵洗衣和被子。当时我们想,只要有饭吃不受冻,哪天碰上了你就一起跑回家去算了。因为我们是桃园结过义的兄弟,并且宣过誓;死活也要在一起。后来看到一个人开小差抓回来了,打得个半死还不算,听说逃兵还要抡毙。这下我们也怕了,岂不是像孙悟空戴上紧箍灶了吗?因此只好就这样待下来了。日本人打来中国后,春儿和我分开了。打调到成都野战部队去了。不过我知道他干得还可以,调去是当首长的勤护兵,现在就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了。总之,我们没有回老家的想法了。心想国乱中,家里那边的人也不会有日子过,尤其像我们那种穷人,可能求生都成问题。重庆不管怎么说,还是大后方,至少还是比日本占住的地方安全些嘛。特别是看到全国各地的人,都跑来重庆躲难,我们想回老家不是去送死吗?所以心里也就不想跑回老家去了。”

 旭亮问;“你是否成家了呢?”黑皮说;“早在前五年我就成家了,是我的一个战友的妹妹。而且已是二个孩子的父亲了。妻子是教小学的,妻子和岳父母都对我很好。我的服股费不多,总之我也没有其它开支,发的钱都给家用呗,家人们并不嫌弃我这点。大家都夸我这个人憨厚可爱哟!这是当作老三讲,我是老鼠爬秤钩,哈哈哈!!!自秤自了。哎,旭亮,你找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,不是通过的强暴手段搞来的吧?否则,我这个大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可不会挠了你的哟!当年我那种事做不出来?这个名声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旭亮说;

“我岂是那种下流之人?你不是常夸奖我忠厚老实吗?开口就叫我勤护兵,有你的保护,地方上再恶的孩子,谁敢欺压我呢?我,还是当年的我,以人为善,诚恳待人。妻子是组织上介绍的,是我的同事,人很豁达,我和从英小姐,是经过组织介绍,自由恋爱通过正规手续迎聚的哟!从英小姐你说对吧?”黑皮说;“在部队里,来不来我还是个排长,如有我看到当兵的瞎糊闹欺骗人,我是要动手打人的。既然是这样,我就太高兴满意了。嗳,我来问你,你现在是干的啥子工作呢?能否跟大哥说说?”旭亮说;“我的工作是要组织规定不可随意泄露,请你谅解。不过我想,只要你仍在重庆,日后我会详细慢慢告诉你的。更何况你也是军人呢?”黑皮说;“听你的话意,可能你也是吃军粮的人。其实我从你的气质和谈吐,十有八九是个军人。我很理解这点,那好,等以后方便时,我们再慢慢细说吧!如果能把春儿联系到,以后呀,我们三人约好,一起回老家探亲去。到时候,给家乡和父母来一个失望中的大喜呢!”旭亮说;

“我现在正有此意,如果说我们三人一起回老家,十几年来在外,且不说光宗耀祖,发财致富,就凭我们带着妻室子女回故里,不是赚了几倍的人还乡回来了吗?谁敢说我们不是个有志气的,真正男子汉?哈哈哈!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