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五)言传  

2013-03-23 18:18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孙旭亮带着两位公子的家属,准备在门口等候的汽车上车了。夫人赶上前去嘱咐旭亮说;“去成都路程不远,只须三个多小时即可到达。,军人开车较为 急猛,一路上你要监督和提醒司机。特别昌大年初三要讲究吉利,车速千万不可太快,尽可能的把车开 得平稳一些,  因为车上还有三个小孩啊!转答首长和我向大伯问好,祝他老人家福体康泰,全家幸福快乐!

出了重庆不到一小时,军车就在成都平原上稳健的飞驶。这时突然让人觉得到,天地是如此的深远广阔。一路上春色昂然,葱茏翠绿,使得越冬的枯萎木草,显得毫无一点生机。公路两旁的田野里,点缀着另外一种春色,盛开的油菜花黄橙橙一片,释放出一股浓郁的清香,极其让人熏心和陶醉。村庄里的炊烟缭绕,布谷鸟儿的叫声,仿佛让孙旭亮感觉到,此时此刻好像在奔往回去家乡的路上。这时让他第一次萶念起,老家的爷爷奶奶,和父母兄长。热泪禁不住的涮涮的流躺下来。坐在一旁的司机问;    

“大哥!别激动,不须多久时间,即可见到你的亲人了。”旭亮想,是否我未加收敛,想亲人的心事,给这小子发现了?于是借故的回答说;“是的,你猜对了我是想亲人了。人毕竟是有感情的,每当想起亲人时,不免有心里有些激动的嘛!难道你不一样吗?说话是说话,可不要分了心哟!车速不要开的太快了,平稳些好吗?车中还有几个小孩呀。再者我们没有急事要办,目的地只到成都去拜年。并无其它事情去办。就当给首长开车吧,把安全放到第一位。”司机听他说话带点湖北口音,于是想套近乎的问;“冒昧的问一下,您是湖北人吧?我也是湖北当阳人呀!请问您是湖北哪里?”

旭亮说;“我不是湖北人,是地道的湖南桃花园县的人。不过我们那里人说话,发音与湖北话有些相似的地方。实际上我们那里离湖北省太近了,过长江就是湖北沙市的地盤了。”司机说;“怪得怪得,您说话却实很像我们家乡的口音啰。不过我们都是饮的一江水,喊喊老乡也是很搭边的,哈哈哈!”旭亮说;“你说的很对,我们不单是喝过一江水长大的人,而且现在都在重庆军部队里当兵吃粮,穿的又是同一色的军装,喊老乡更加亲切些嘛!以后见着就叫老乡好了。”司机说;“如果不嫌弃那就高攀了,看您胸前的标致,我应该称您首长了。”旭亮说;“别这样呀,我们今后还是随意点好了。你们汽车队很多人我都是认识的。比如说军里汽车大队的队长白万一,我和他交道就打得很多的。”司机说;“他原来一直都是我们汽车班的老班长,不过最近他被调去给首长开车去了。他的驾驶技术没得说,修车也是一把手。这次他是高升了哟!给首长开专车,在我们车队特色过好几个人呢。竞争的对手好几个,最后就因为他的名字取得好,占了很大的便宜让他如愿了。比如说我的大名叫胡为冲,给人的印象就是个不动脑子的人,认为开车也是糊里糊塗的乱冲。其实真要了解我的人,做事比女人还细心呢!都怨我父亲没有文化,瞎给我取上这么个不中听的大名。不过等我儿子上学前,一定去找有学问的先生。旭亮不惑的问;“白万一的大名,并无特殊的意义呀?与跟首长开车有何关系呢?”

司机说;“你点你就不知道吧?我们中国人有句老俗话;当考虑一件事时,心里总是担忧的说;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这个典故你就没听人说过?就是说,白万一这个名字鬼见了都瞎怕的。所以首长觉得,坐他驾驶的车就会很安全多了哟!!”旭亮想,白万一与怕万一,倒是个谐音哈哈!觉得这个加伙说话倒是蛮有些幽默感的。于是说;“其实给首长开车,还是凭的驾驭车的技术高低和熟练程度。与一个人的名字是毫无关系的。如果按你猜想逻辑,岂不是乱弹琴了。”

一路上说说笑笑,不知不觉已到了成都目的地。看到门前站着不少迎接的时,旭亮告诉司机说;“你就在那栋大屋门的右边空处停下来好了。等吃完饭后,你便可单独行动了。如果成都熟悉,就可以放松点去大街上逛逛。若有事情用车,晚上再告诉你好了。”司机说;“班长嘱咐过我,来到成都后不能单独行动。而是要在你们身边等着待令。旭亮说;“我对这里也很陌生,那你就我们一起行动好了。车子好好检查一下,回去的汽油是否够用等等,你的心里应该有数才对。若汽油不够可走成都军区借用,手续很简单,凭我的字据就行了。”司机说;“一切听从您指挥!完成任务回部队。”

跨进沈雁龙老爷子的家,就被一股深厚的文化气息所感染。尽管大厅里摆设并不奢侈,然而那简朴的桌椅板凳,能让人洞察和触摸到这个家族的,精神风貌和人文底蕴。尤其这次游子回归故里,那种久别从逢的亲情相拥,那种自然释放出的血统真情,既弥补了他们失落的情感,同时营造出的这种温磬气氛,给在场的每个人分享了一份幸福与快乐。

这时孙旭亮想;我到首长身边的时间不算短了,却从不知道和想过,沈氏家族的人群,仅如此庞大和兴旺?单从今天我所见到的爷子这兜人,五个儿子二个女儿,且不言他们的子孙,就够让我感到惊讶了。沈雁龙老爷子现今八十岁,是个四代同堂典型家庭。侄儿给大伯拜年,过程很快就结束了。吃罢中饭后,龙老爷子吩咐下人带我们去休息了。此行真正要拜的,还是为沈自强和沈自立,祭奠沈氏家族祖先。

晚上八点,祭奠仪式在自家大厅里举行,气氛显得严肃安静,聚在这里的祭拜者,基本上都属于沈雁龙老爷子这兜儿女子孙。行过大礼参拜之后,老爷子坐在大厅的最中间。所有不分男女,只按长幼辈份分坐三边。老爷子说话,清晰明了,措辞精辟恰当,语速平缓适宜。字字句句里,透出一个智者的儒雅风范。让我最为钦佩敬重的,不是他慈祥和蔼可亲的面孔,而是老人健朗的精神面貌和记忆。整整一个八十岁周岁的古稀老了,仍如此谈吐潇洒,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这时老爷子喊着沈自强说;“现在你当着沈家祖宗的面,兄弟二人去美国深造,究竟取得了哪些成绩?还有哪些想法没有?你们来给伯父拜年问安不并重要, 给沈氏家族的祖宗回报,才是你们兄弟俩来成都故里的主要目的。因为你们真正根土,就在眼前的这栋房子里。”这时沈自强代表兄弟俩全家人的心意,在祖宗的面前认真简短的作了一番介绍。之后大伯为侄儿们所取得的成就,感到非常安慰说;你们的所取得的优秀成绩,让我们沈氏家族的人,为你们感到骄傲和荣耀。更为两个外来媳妇,表示由衷的欢迎和致谢!此时一阵鼓掌之声,经久不息的在中堂里外回响!

接着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;沈氏家族在近二个世纪中,的确出了不少能人志士子孙。既有文学领域中的杰出太斗,也有捍卫国家安危的英雄斗士。可是却没出过留洋的博士。这点是由你们兄弟俩,填补了这个空缺。大伯今天由衷的奉劝你们;在荣誉的面前一定要重视收敛,戒骄戒躁,才是我沈家后人们的本色和德性。明智的做人,应把示弱这点,当作为做人处世的美德,它是保存自己最好法宝。俗话说;水可载舟,便可复舟。沈家人在历来世途上,沉浮喜悲参半,我们总结的心得是;要想避免沉沦痛苦,就不能悲观失望,挫伤自己的元气,仍要以乐观潇洒姿态去面对现实。要想享受升浮的喜悦,就得从震旗鼓,痛改前非,一鼓作气的去迎接新的未来。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教训。此乃前车之鉴,不可重蹈覆辙。归根结底,伤挫的痛苦不是个人,而是整个家族的亲人。人生苦短,官场也好,商场也罢,并非一块尽土。然而只要一个人保持心善正派,家族精神就永远不会衰败。仍然是拼搏向上的。俗知说;人生一世,谁也跳不过性、财、情,这三者大关。换句话说;在这大千世界里,谁都在为此奋斗一生。但是,我认为,如果将这些欲望减少到最低程度,那么理智对等待,就会应运而解了。”老爷子的这席话,虽然是对自己子孙的要求,岂不也是告诚我今后做人为人吗?首长和夫人他们之所以如此优秀,子女们又是那样奋发进取,他们祖宗精神多年训教与熏陶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关系。俗话说,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此次成都一行,让我受益匪浅呀!

下部的活动安排去峨眉山浏览,这是夫人为了满足两个儿媳妇的愿望。到了四川成都不观峨眉山,如同空来一番。为了流程上不成憾事,倒也符合孙旭亮的心意。想当年离家出走,就是想上峨眉山学本事嘛。四川待了十多年却未上过峨眉山。趁此机会他赶紧给成都军区的,发小朋友季春取得了联系,都有去此一游的向往。不负所约,第二天大清早,季春就赶来复约了。老友从逢十分的爽心,当车开到山下之后,自强自立引着太太孩子,开始去山上转悠去了。他们一边观赏风景,一边不停的拍照去了。这时旭亮和季春,便坐到到山边上的庙堂里寒喧起来。

旭亮说;“这峨眉山上除了几个年久失修的破庙之外,哪里见到有习武之人呢?就连一个平坦珠空地都没有。当年我们发了哪股子疯,要跑到这儿来学武功呢?”季春也有同感的说;“我来到成都之后,好奇的来过峨眉山一次。当时我就醒悟是上了那些看多了武侠小说的人的当。他们糊乱编造的鬼话,全是欺骗大人和知小孩子。否则,家里再怎么不好,也不会愚蠢的从家里跑出来。这一跑就无家可归了。”旭亮问;“季春,俗话说;吃一堑,长一智?算我们交了学费了。不过我们当年你我和黑皮三人,跑到南岳庙里当着南岳菩萨的面前发誓说;我们结为桃园异姓兄弟,不怨同日生,但愿同日死。当年我们发过的誓言,你还能做得到吗?”

季春犹豫了一阵说;“那时根本懂个屁事,不就是听了那个讲书的臭老子说的鬼话。其实发的誓言几个字,我都不认识更不会写的。现在想起虽然很荒唐,不过我对你和黑皮哥的感情,依旧没有减弱。尤其在船码头饿着肚子时,你俩都把身上仅有的一个红薯,都让给我吃了。每想到这些,我都要流眼泪的。说心里话,如果是为了救助你们,我的命仍可以给予你们。”旭亮说;“甭管时间过了多久,可是你仍和我想像的季春一点都未变,还是那样善良和可爱哟!从黑皮哥那里,我知了你很多的情况。而且为我们三人都成了家,并都有了自己的孩子,心里感到一种由衷欢乐和安慰。”秀春说;“我的命运却比不上你们好,只要有家有孩子就觉感一生很满意了。因为人的能力是有大有小的,更何况我在各方面都要比你们差多了,混到这个样子,是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换来的。退一万步想,像我湖南家乡的那个老家,既无穿吃满足,更无一点家庭温暖。因此直到今天,我毫一点后悔。甚至对我目前的情况,似乎觉得心里很满足了。”旭亮说;“如果今后碰到困难与尴尬的事,我一定能帮你一把的。我还是当年你们心里的三弟。”

季春说“有你这句话,我心里热乎乎的了。回老家的事我们按既定方针,一同回湖南老家去看看的。我妻子也很赞成一同去。”旭亮说;“其实我对家的感觉与你相差无几,当成家有了孩子之后,觉得做一个父母也很不容易。因此想回老家的心,逐渐比过去稍为开始浓了点。本来我们约定在春天回湖南老家。可是孩子未能足月,妻子就临产了,目前孩子的身体不如人意,相比之下身体比较瘦弱,经不起路途上颠簸与折腾,我告诉过黑皮,等孩子满一周岁再说。反正现在中国太平了,迟早回家都一样。同意你们的想法,暂不给家里人联系,来个突然袭击,让家人们惊喜一场好了。反正在他们的心里,以为我们都不在人世了,想来想去自然就淡漠了。如果说突然知道我们还在,又没见到人影,那种失落可能还更加难以煎熬。说不定对家人,更是一种心灵的折磨和摧残。”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