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七)曙光  

2013-02-23 16:42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孙旭亮在南京军事训练班将近经结束,所有学员基本上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。此时惟有旭亮心里忑忐不安起来。他认为自己不是训练班成绩差的学生,说得更确切一些,门门功课都是优等,为何出现这种让自己尴尬的书局面呢?这时他实在按不住内心的焦虑,便马上跑到教务处门口报告;我是情报班的孙学员孙旭亮,有事找首长!”这时肖副司令员正在与同事商量事情,听到有人报告应声说;“请进来吧!”孙旭亮得到允许,立正站在肖的面前说;“ 我们情报班的同学,基本上都已接到分配单位了。可是直到现在,都未接到分配通知心里焦急。所以,,,,,,,是否我的学习成绩未能达到要求,因此不给予分配?”

肖严肃的问;“谁告诉你,我们训练班的同学都已被分配了?莫明其妙!作为一个军人,以服从组织命令为己任。士兵是没有权利问及此事的。这个大道理,还用得着我来给你再从复一次吗?回去!”孙旭亮突然醒悟的回答说;“是!首长!我明白了。”并恭敬的来了个举手礼,飞快转身退出办公室了。

晚上训练班的同学们,个个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,尤其是接到了分配通知的同学们,为能去新的军旅工作了,简直 乐得喜笑言开。一面彼此祝愿,一面互赠礼品。可是对孙旭亮来说,脸上不挂一丝的笑容,甚至是,一副惆怅满怀的样子。此时,他只能望天长叹,倾诉内心不悦沮丧。这时机修班的苖青山,突然来找孙旭亮了。推门进去,只见他独自一人站在窗户前,不知在想些什么?于是大声的喊着;“老乡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被分配到旅顺口海军部队去了。是肖副司令员在食堂门口通知我的。你瞧!这是我明早十点去上海的火车票呢!”听苖这样一说,孙旭亮的心里更是焦急,和紧张起来的问;“老乡,肖司令说起我吗?”苖摆头说;“除了给我报到的通知和车票之外,啥事都没说。”旭亮说;“我由衷的祝愿你,为你感到特别的高兴啊!现在我给你留个重庆的地址,以后可要给我联系哟!哎!都到这个接骨眼上了,可是我却吊在半空中,你说难道我心里不感到郁闷和沮丧吗?”苖说;“你乱七八糟的瞎想些什么呀!谁不知你是我们训练班的优等生?不但收发电报如此有名了,连美国教官说英语你都能听懂,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呢!恕我直言主,也许你的分配单位,比我们任何人都理想呢!”

旭亮说;“那是因为在前,我所处的语言环境好,平时主人和少爷们一起,日常生活的琐事,基本上都是用英语交流的。久而久之,我不也就同化了嘛!因此相互沟通就非常方便了。俗话说;久病成良医,有啥病痛都知该吃啥药了嘛!更何况我和他们一起生活六年了,无时无刻都在他们左右的人,逼也把我逼会了呀!如果你要有我那种经历,你不也能听懂英语了吗?不瞒你说,实际上我只能听懂会说,真要我用英文去写,仍然是个英盲人。”老乡苖说;我们班上还有二个同学目前仍未接到分配通知,不过他们心里,仍然非常的快乐,哪像你如此吃睡不安,整天不悦苦脑的呢!我父亲常说;吃饱睡好,快乐到老。呵呵呵!你就耐点心等待吧!”旭亮说;“别的同学我就不送了,可是对你而言,我是非送不可的。”

事情正如老乡所说,第三天孙旭亮就接到分配去重庆的通知了。而且是被分配在沈雁滨的身边工作。此时激动得他跳了起来。心想,自己的美梦终于成真了。当天清早,就搭乘去重庆的轮船上路了。一路上他豪情急涌,心潮澎湃,恍惚从那滚滚长江波涛里,看到了自己驰骋疆场,勒马挥戈杀敌的英雄气概。此时耳边突然一阵急促的船鸣,打断了他长久的沉思。当他放眼瞻望时,喇叭里传来清晰的警告声;“前面船已使入三峡进口,区内滩危水急,为了安全起见,请旅客们入仓休息。”

旭亮听说前面是三峡进口,心里高兴的想,八年前我不和朋友一起来过此处吗?这下我可登岸从温一下旧地了。于是他问船上的大夫,“船在三峡口,可能停泊多少时间?”回答说;“我们是上海直通重庆的大船,在此小码头上,并无接送客人的停泊任务。”旭亮一时心里,感到有些失落之感。然而让他回想到,当年离家之时,就是从这条河流上走出家门的。在三峡进入四川的这个小镇上,已是身无半文,饥锇难当的时候了。要不是一句谎言,说去峨眉山找啥亲威,那个好心的船老板,也不会同情和帮助我们来到重庆了。谁知这一盲目的举动,却在之一念之差中,竟然给一个人的人生,带来如此大的变化呀!想着想着,伴随着这单一的轮机声中,便酣然入梦了。

轮船到了重庆码头,他从容不迫的,按时当年初来重庆时走的那条老路,朝阳门的梯坎,然而旧景依然,小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,且忙碌从容,显得十分的热闹。这时他并没多想,一口气就跑到重庆女子中学,告诉门卫说;“我是来会刘川蓉校长的。”门房人打量了他一下说;“办公大楼一楼,进门向左手,抬头就可看到校长办公室的标牌了。旭亮带着激动的心情敲着门,回话人说请进!孙旭亮一听,就知道是太太的声音,上前一把拥抱校长,喊着;“

“妈妈,是我回来了。”刘川蓉心里早有准备,知道孙旭亮不久就会回到重庆来,但她并没想到他来得如此匆忙。这声妈妈的声音刚落,刘的热汩脱眶而下。即刻要他坐下,并马下递给他一杯热茶说;“我早就知道你的学习快结束了,并且知道你在训练班的的成绩优越,我和自强和自立的父亲,为你感到十分的高兴!当时怕你的文化水平赶不上,整天让我们忧心忡忡,心里很是为你不安呀!自强自己他们也是如此,每次从美国来信都问到了你,可知你们之间的友谊何等的深厚。你写给我的信,我都寄给他们学习去了,要他们好好向你学习呢!自立现在转到华盛吨大学,攻读物理专业去了。今年寒假期里,都会回中国休假的。”旭亮说;“学习结束之后,所有同学都接到分配通知了,唯有我知道得最晚,当心一定是我的学习成绩没达到要求,故而心里感到焦急和彷徨。后来知道分配回重庆,心里喜得简直乐开了花。”

刘说;“理解理解,沈雁滨要的人,他们是不会设门槛的。你要回来的事,他早说告诉我了。并且会安排你在司令部工作。快下班了,跟我一起回家吧!正好明天是星期天,雁滨叔刚从成都出差回来,好好在一起过个美好的星期天了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