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十)回响  

2013-02-01 19:41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当食油公司的所有人员,当老板奖励了孙旭阳一栋房子之后,引起本公司及社会极大的关注。无形中引起社会众多的人民群众,要求来富恒食油公司找事做。这些天来公司门前人声喧嚷,迎接不懈。两位老板被这种突然其来的情况,弄得不知所措。缩手无策中,两位老板 安静的进行研究起来。

曾富凡说;“这事有点斜门了,公司才开张不久,生产出的产品,尽管受到大家的欢迎,然而也并非兴旺发达呀!再说,我们并未放风扩大生产,急招员工不是?为何这么多的人要求来公司做事呢? 这其中是否有其它人从中搞鬼,或有其它意图?”龚 恒说;“凡事不要只从坏的方面想,在这县城里的所有商行老板,谁不知各人的底细?虽然我们从事的商业行当,与他人经商的目的相同,然而我们经营的门路,与他们却毫不相干的。如果这些人真要成心与我们作梗是无道理的。真要那样,只有开设一个与我们同样的公司一起来竟争。说白了,我还真希望有此局面出现呢!怕竟争的人才是弱者,我和你在商场上,摸爬滚打的时间不算少了,何时又怕过强人?卑劣的手段我你都不会做,可是不值得与之较量者,我们绝对忒知时务的即刻退却。正因为我俩对经商的道德观相同,经商的理念一致,才成就你我携手同心合作的今天。再说,身在本土本县,对外界来一切暗箭和干扰,我既重视,而并不为此而担扰。”

曾富凡说;“我对这种情况的出现,感到似乎有些蹊跷。本公司开张以来,都未步入设想的正轨,尽管生意上显得兴旺不错,然而我们投资进去的本钱可不算少哟!当然不能以目前的利润去衡量公司的未来,但对完善各种设备建设,还须加紧购置用钱的。公司运转一年来,基本上还算理想,如果新的生产车间完工,就目前这点生产用人,恐怕就永远不够了。就目前这些求事的情况看来,今后公司对招收工人生产,不会是件难事了。”龚说;“我对这种想来公司求职的情况,仔细的向管账杨先生询问清楚了。与奖励给孙旭阳家的一栋房子,有着直接关系。毕竟广大人民的生活,还处在比较穷困中,做起一栋像样的房子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,可是对这些人来说,是种难得的奢望。当初我那样思考,主要是给旭阳一种工作上的鼓励,加上是种对他家实际贫寒的一种同情与关爱。并未想到对公司,和对你我有何虚荣的设想。谁想到这种行为,却起到了一种广告宣传的作用。看样子,这种作法,非常适合到我们从事的事业上来哩!俗话说;大奖之下出勇夫嘛,此事,可借鉴为鼓励公司员工,积极努力工作的一种武器。”

曾说;“今后只要我们牢牢把稳经营方向,劳资双方共同努力下,就不愁事业蒸蒸日上。在这个地盘上,你知道有多少双生意人眼睛在注视着我们吗?我岳父大人在此地开金号有三代人了,对他来说算得上是个生意精。可是他放风出来说;年轻人干事,三分钟的热度,敢想冒进,从古至今就是青年人的为一特点。言下之意,他是没把我们当成一会事的哟!”龚 恒说;“老一辈看人都是如此,我对这点毫不认为奇怪。记得你妻子对我说过,他父亲是个守财奴,平时子女们甭想向他要到一分钱。每天早晨一碗甜冲蛋,全家人一年上头,只有初一十五吃上点荤菜,就算特别满足了。人各有志,管他说些啥吧!”

正说到岳父大人的事,没想曾龚两位的父亲,笑哈哈的逛到公司里来了。这两位老人不约而同的光临,让他俩感到惊讶极了。曾马上喊着旭阳说;“已到中午时分了,去餐饭叫桌饭菜来,二荤三素一个汤就行了。管账的杨先生热情的接待说,二位老爷子福呀!从未光临过公子这里,今天是什么风给把您们摧送到这里来了呢!”一边彻茶,一边装烟的。

曾五福和龚卓仁两位老太爷都说;“我们是不约而同的一起来公司坐坐呗!”龚恒说;“父亲,这几天公司的事情有些忙,未过去向您老人家请安,多请恕罪哟!”曾五福老爷子说;“哎!生意人都明白的,只要不去外面吓糊闹就行了。”

杨先生说;“ 这两个少老板,可不是那种花花公子,都一心赴在生意上,想在生意上都赚些钱呢!您们瞧瞧,这架式和来势都不错吧!”请上桌就餐吧!旭阳一旁忙的不亦乐呼。

龚老爷子看到旭阳时,感觉对他的面貌十分熟悉的问;“你叫什么名字,曾经是否见过的?”龚 恒说;“他是新请来我们公司的,怎么会认识他呢?”老爷子想了半天,儿子说的不对,我们是见过的。于是问旭阳;“你的大名叫啥?”旭阳说;“我是桃花园的人,大名叫孙旭阳。小名叫猫儿。”龚问;“那孙旭阳光是你的什么人?要不你们也是亲威关系?”旭阳说;“是的,孙旭光是我的亲哥哥,他的小名叫狗儿。”老爷子说;“我想,样子长得太像了,不是兄弟也是本家。”曾五福说;“您的记忆真好,我虽比您小点,可是昨天的事,今天就不记不得了呢!佩服佩服呀!哈哈!!!”曾富凡说;“您说的孙旭光,是那年给您送小牛回的人吧?他现在仍在我家干活呢!”龚老爷子说;“是的,说起那个小子来太有趣了。当年他拉着一头小牛上我家里来,让感到莫名其妙。认为他搞错了人家。我是要儿子买头能干活的牛做事,可是怎么会买头不中用的小牛回家呢?后来听那个叫孙旭光说,这小牛少爷喜欢就买下来了。老板要他送到龚家来,什么也不说,钱也不能收。最后我给他一点零钱要他到路上花,可是他怎么也不肯收。而且说;送小牛来一路上的盘缠老板都给足了,如果另外收钱对不起老板。那孩子对主人的话如此忠心,此肝胆之心让我实受感动呀!这世上谁都喜欢钱,况且我给你不说不就行了吗?可是他并非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,看他一身服饰烂缕,显得家中肯定贫苦之极了。为了这远给我送牛,再怎么也得犒赏他几个小钱,以备途中买点食品充饥之用。可他却死死按照老板的嘱托,说什么额外收钱,就是对老板不忠,责骂虽小,可名声败坏呀。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,在我家做事的人居多,可是没有几个这样对主人的话踏实做到的。因此这事对我的印象记忆特别深刻。五福兄弟呀!你能收留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人在身边,真是佩服你的识人眼力呀!这样的孩子只要好好调教一下,今后一定是个知恩必报的人呀!”

接着曾富凡说“ 龚伯父;当年令他送小牛去您家的人是我呀!今天当着您老的面,我就不瞒着的把这件事实说了吧!那天住在旅馆里闲着无聊,几个都是不相识朋友,一起玩牌时,唯独只输了我一个人。因为我也不是有意去玩牌的人,所以当时身上带钱也不足。事先就听就龚兄尊父令要买头回家干活。可是我是输家,于是就要他在我的牛圈里,随便选择一条牛拉回家底账算了。最后他却爱上其中一条不准备出买的小牛。不但欠他牌桌上钱不算之外,其小牛还按价买回我的小牛,一个初次相识的朋友,什么都不了解,他却如此慷慨大方的人,这小牛还不应该帮他送回家吗?我之所以与龚兄携手合作做生意,这其中是有我们彼此了解,深交之后才有今天的缘故呀!”两位的大人听了之后,除了感动之外,非常欣赏他们对人生,对朋友的一种难能的识别。富凡告诉龚伯说;“我的牛生意不做之后,父亲把孙旭光留在我父亲公司里做事了,并且还给他娶上媳妇安家了呢!这次他的弟孙旭阳,就是由他兄长引荐到我们公司来的呢!”

饭后,两位老人终于把来公司听目的说出来了。曾老爷子说;我与龚伯父,听到很多有关你们公司的议论;当然我们都认同这些说法,说富恒公司经营的方向深得人心呀!尤其对职工非常照顾与宽宏大亮,说你们对某某穷困的职工,有了一点贡献,就给他奖赏了一栋房子,而且还是奖一栋瓦房呢!是真是假暂且不去管它。但是这些与论是个很好的开瑞,不但我们听了高兴,重要的是能震惊商界人士,和本地人的注意,就是个极好的收获了。在本地从古至,送房子给职工,是个听所未闻的新闻了。这点是我们老一辈的商人父亲,想做而做不到的。”

曾富凡说;“公司给职工送栋房子,并非无缘无故的相送。也并非孙旭阳家境贫苦而同情。实际上是他对公司的关爱,一句合理化的见议,让我们公司在尴尬的困境下,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资金周转问题。他的见议让公司受益了,那么我和龚兄认为,就要好好重重的奖励他。认真商量与斛酌后,奖点钱给他没啥深远意义,不如奖给一项他家目前急须欠缺的东西。这样既解决了他家的实际困难,同时对这个祖孙三代人的家来说,从此就有了一个安逸自在的幸福窝。这样做,还可鼓励公司的员工,今后多关心,多给公司提些合理化的见议,公司兴旺发达了,也少不了同仁们长财的希望。实际上说;我们这种措施。既是奖励大家,同样也是鼓励我们这些当家的。”

曾五福说;“以前我和龚老伯认为,你们这种火热激情组合一起来做生意,不论在经验和做法上,都能有这种能耐面对现实。而且在生意场上历练多年,滋长了不少丰富的见识,尤其在经商理念上焕然一新,这点我们从未小看过你们。只要沉稳的把持好机遇,定能超过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。后生可畏,畏就畏在一个敢字上。你俩非等闲之辈,知子莫过父。不要光想到是胜利的成果,然而也有烦心困惑的事情在等着你们。”

龚卓仁老爷子,是个具有足智胆识的人。可以认为他是商业场上的一个常胜将军。他极为坦荡的说;“从你们的初衷和眼前的架势上来看,是在给公司,在社会营造威望和信任。拿过去商人的理念和手段来说;那就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。不过据我知,曾伯父和我在生意理念和做法讲,对用钱套狼的方式是很不欣赏的。欺骗与套狼的作法毕竟是下三烂人反为。所谓低劣缺德的行为,是不耻人类的狗尿堆。在你俩的合作中,我希望尔等,凡事必须瞻前想后的考虑,不要给我们老一辈人背后唾骂。正因为你身上不具备这种恶习,因此才如此无顾的支持的你们。真正正派的生意人,就要以诚信和良智面对社会。绝对不以一时之趣,忘呼所以。背后让人骂祖宗,再钱多幸福,而内心是不安的。”

龚 恒说;“二位大人的嘱托,我们时刻记在心头。那种背叛家父的紧言,深信不疑,而且永远不会做出那种缺德的勾当。特别昌我俩,都是从小在父亲经营的商场上,熏陶和滚打中成长起来的,商场上的胜负之人也见过不少,前人的经验就是教训。如果谁想去重蹈失败者的覆辙,岂不是自讨悲哀吗?更何况有我们的二位父辈一旁为之领航,这点就是我们勇往直前的本钱。公司的事务我们已分工明确。富凡举内我举外,我们的生意一定要做到省外去。这个方向基础已经确定。尽量不让二位老人为我俩在事业上担忧,以至使你们日夜难瞑,那将是儿子们的罪过了。”

 曾爷说;“今天来要说的都说了,给你们带回社会的反馈也说了。最后还是把我们来的最重要的目的说说吧!为了让你们扩展事业,给你们酬积资金来了,我们各拿出1500块大洋,加起3000大洋,够可再进几台榨油机器了。同时再可招进20名工人生产。还是一句老话,尽量招收家中困难的人。在我们的心里,经商办商也是一种积德善举。这个方向始终都是对头的。我个人认人,世上就没根本穷的人,富人只是碰到了好的机遇而已。俗话说;地下的瓦片都有翻身的日子,更何况是人呢?希望你们多给贫困人,创造一些求生的出路吧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