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九)自古以来民养官  

2013-12-18 20:5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下午县衙门派人来提货时,米运多才知买货人是朝庭的钦差大人,因公事路过绵阳,顺便探访民情来的。然而他疑惑着:这么年轻轻的一个小伙子,怎么能当上这样大的官职呢?此人相貌堂堂,气宇轩昂,特别是那双精明的眼睛,倒真是个当官人的样子哩。这时罗中良告诉米说:“难道你不觉得今天上门买货的人就是乾隆爷吗?从相貌和年龄上看,我越来越怀疑他就是当今的乾隆皇上。”米说:“师弟,这点你可怀疑错了。他已经告诉过我,他与我米姓还是我的本家呢!如果是当今皇上来,岂能单人独马的亲自到我米壮坊来买货吗?”中良说:“那可不一定,我们不是常听人们说过,当今乾隆爷继位以来,不是经常去江南一带私访民情吗?说不定他心血来潮,也来我们四川看看呢?”听帅弟这样一说,倒真把米运多说得楞住了。仔细一想,是呀!从乾隆爷的年龄上看,不就是与他差不多吗?如果是一般的官员,花许多的钱买这么贵重的鹅黄缎子干啥子呢?况且连价都不没还一个子的就成交了?心里愈发觉得师弟说的话太有道理了。于是后悔,既然我幸与皇上见面,干嘛不去讨过奉赠呢?心想,还是我米运多八字上,没有这个福气的缘故。

这时米源力回来告诉爷爷说:“当我把货直接交给米大人之后,米大人就将银票一个没少的交给了我。而且还跟我谈了一席话呢!”老爷子问:“源力,这个大人该不是当今的乾隆爷吧?他的气宇轩昂的,模样不凡,决不是一般皇家官员呀!再说,如此贵重的丝缎,家用和送情也用不着买许多呀?”源力说:“爷爷,你觉得他要多了吗?他告诉我未满数的十匹鹅黄缎子,他仍要我们继续给他汇去呢?这不,钱都一起付给我了。这是二十匹鹅黄缎子的汇票您收好吧!”老爷子问:“他还跟你说了些啥子?”源力说:“他一直在誇讲,这种颜色的缎子。富裕堂黄,高雅美观,实属罕见之物呢!如有可能,还想请我们去京城,办一个这样的杂染作坊呢!他确实姓米,大家都称他米河大人。是朝庭派他来巡视四川来的。更不是您所说的当今皇上来了。”

关于米河大人去绵阳县购买丝缎的事,一下不胫而走的传遍了巴山蜀水。成都丝绸商会长胡道明,为此事感到极端的不理解。他想,我们成都不是有的是绸缎吗?为河要亲自专程去绵阳一趟购买呢?这事感到有些蹊跷起来,至少说明我们成都商人,对京城来的大官不恭,没有尽责尽职的把这件事情做圆满,若上面追起责任来我何以言答?于是他赶紧差人把负责送礼的副商会长,李作祥喊到家里来问个明白。李说:“瞧瞧这礼单上的二十匹绸缎,不都是按您的意思准备的吗?谁晓得米大人最后只看上了,其中的那匹新产品鹅黄缎子呢!当时米大人对礼品过目后便问:“这匹黄色的缎子十分惹他喜爱,便说:所有的礼品他都拒绝收下了。唯独其中那匹黄色绸缎收下了。并请给他准备二十匹鹅黄缎子,由他私人出钱购买,以便带回京城送给亲朋戚友作纪念。这样一来,弄得我们所有同仁尴尬极了。于是我只好直率的告诉他:此乃一件新产品,暂未进入市场卖买。于是他问:“难道这货不是贵省生产的绸缎吗?”我说:“此货当然出至我们四川省,如果米大人想要此货并非难事,那我通知绵阳县城丝绸杂染作坊,尽快加染数匹就行了。即使加工时间达不到,以后派人送到京城米大人府上就是了。以后要我把地址告诉他之后,就没听到下文了。大致经过就是如此。”

胡道明说:“这事也怪我多事,当时看到送的丝绸礼品中,觉得色彩不够丰满,于是就把重庆杨宇清送来试销的样品,拿了一匹参和进去,确实显得丰富多了。可是却没想到米大人偏偏喜欢的就是它。这鹅黄色的绸缎,不但我们成都根本没有,就是全国也从未出现过这种色彩的绸缎呀!别看这位年纪青青的米大人,然而却没想到他对丝绸仅如此的精通,而品尝能力又如此的高超,真让我这个做了一辈丝绸生意的人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李作祥说:“商会长,米大人确实是个有心人,这次他在绵阳买去了一批鹅黄绸缎,必将送给京城的那些官僚,说不定还会送给当今的皇上。如果那些同僚们都同米大人一样的喜爱这种颜色的绸缎,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局面?到时真要我们这样的鹅黄绸缎,又将如何应付呢?”胡道明说:“嗯,真有可能这样,说心里话,当杨宇清送来十匹鹅黄绸缎,要我成都试销时,一见到这个颜色的试销品,马上让我眼前一亮。预感到这种鹅黄色彩,不但高雅美观,可谓在所有丝绸品牌上,是个出类拔萃的产品,而且今后生产出来投入市场后,一定能受到广大人们的喜爱与欢迎。这样吧!赶紧通知重庆的杨宇清先生,乘早生产一批鹅黄缎子投入市场,否则,到时不要弄得我们措手不及。”李说:“杨宇清本人就在成都岳母家里呀!昨晚我还陪他打了牌的呢!”胡道明说:“那就更好了,你告诉他我明天请他来家吃中饭。到时我直接跟他进一步商量此事。”李说:“这次我们商会送给米大人践行的礼品全被拒绝了,这与过去的京城官完全两样呀!会不会是嫌弃我们送少了呢?”胡思考了一会说:“一朝天子,一朝臣吧!作为我们商人来讲,总是要融合当官的。甭管丰年灾年,政府照样把钱都摊派在我们生意人的头上,否则,除非不做卖买人。自古以来就是民养官嘛,难道你还没弄明白这个道理吗?哈哈!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