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八)钦差上门买货  

2013-12-16 15:59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杨宇清接到广州回馈的信息,需要鹅黄缎子5000码,并请杨老板收信后,速派人押运来广州恒昌丝绸庒。杨想,我这一投石问路的举措,探听到了鹅黄缎子这个新产品,开始就受到了人们的欢迎惠顾,里面一定储藏着极大的生意商机。日后若将此新型产品投入市场,至少决不会得不偿失。于是,他即给绵阳沙金玉和米源力写信,望他俩即刻起程来重庆,共同商讨鹅黄绸缎,投入市场计划意向。

 正在此时乾隆皇帝,派来商务大臣米河大人,前来四川成都视察农业规划落实。四川历来就是桑蚕最为发达的省份。因为四川是关内最大的平原地区,不但土地肥沃,物产相当丰富。尤其是四川的丝绸生产量,主宰着中国的丝绸发展方向。可以说,从中国的唐朝开始,四川省的农村里,可谓是:村村植桑,家家养蚕。历来成为四川农业收入的可靠保证。同时也是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当然清朝政府对四川省这块地方,那是格外重视与看好。那么米大人的这次到来四川,不外乎对这里的丝绸生产,更要进行重点考察了。一月来,他走遍了整个四川的巴山蜀水,他亲眼目睹了四川的农田建设,特别是关于四川农村,村村植桑,户户养蚕的实际情况并非虚拟。但有一点他是非常拉闷的,既然四川省的农民村村植桑,户户养蚕,为何农民都穿得衣衫褴褛,破旧难堪呢?而官员们个个衣冠楚楚,富裕张扬呢?这点他心里早已有了结论。最后即将离开成都时,告别宴会上丝绸商人们给他送来各色绸缎数匹。唯独其中一匹鹅黄色的绸缎,光彩夺目,让他十分欣赏。他想,这颜色如此光辉灿烂,十分的高洁典雅,何不带几匹返回京城时,馈送给同僚和亲友? 于是问:“请问,这黄色的绸缎出自哪里?是贵地四川出产吗?” 商人回答说:“不瞒钦差大人,这鹅黄缎子是我们四川的一个新色产品,目前还没大量生产呢!为了给您践行,特挑选这匹送给您的作纪念的。”米问:“此缎出产四川何地?”绸商说:“创造人是我们四川绵阳一个小小丝绸杂染作坊。听说这作坊名字叫“米壮坊”这作坊的名字叫米壮坊,不知与大人的姓氏是否挂上点关系呢!如果大人觉得这黄颜色的缎子感兴趣,以后我们就可叫他多生产几匹寄到京城去怎样?”米说:“不用寄了,明天我决定亲自去一次绵阳好了。”

 次天在官员们的陪同下,米河大人来到了绵阳县城。皇帝身边的钦差大臣来到绵阳,那可是个惊天动地的大事。此时绵阳的县太爷,那就慌慌张张的乱了方寸。知道钦差大臣此次的来意之后,即刻通知米壮坊的米运多说:“明天一早,有位京城大官要来米壮坊视察,你们家的一切事务停止不办。要摆起香案,恭敬的迎接钦差大臣的到来。”这时米运多不知何故,心想,反正我孙子的满月酒宴,已经在前两天就办完了。想到要视察我这个小作坊何故?再说在绵阳县城里,像我这样的杂染作坊有数家,而且他们的本钱和生意都在我之上,他并不以为然的与自己何干。而是一股劲的照常加染自己的新产品鹅黄缎子。

清早开门不久,穿着一身便衣打扮的、不过三十岁的一位清秀公子,带着一个年轻小伙子,进到米壮坊便问:“哪位是当家老板?”这时米运多,正在堂屋里和孙子米源力谈话。米源力上前答话说:“我就是米壮坊的当家的,请问有啥子事情呢!先请客人坐下来吧!凤儿,快给客人上茶吧!”  当客人坐下之后,米河四处瞧了瞧,觉得米壮坊这三个字的招牌,特别的吸引他。他走了不少地方,招牌用三个字书写非常的脱俗,而且极具一个人的内涵与性格。听县令说此作坊的老板姓米,那么在全国姓米的人极少,通道他与我家祖宗有何亲运关系不成?于是问:“看你与我年龄不差上下,请问你们的祖先是哪里人?”米源力答不上来,便说:“这要问我的爷爷了。”米运多说:“我们的祖先就是当地四川人。从我的记忆中,大概有十代人了吧!我们米家人穷,子孙们都没有上过学,也没修过家谱,就这样糊涂地过日子,还真不知祖宗来自何方呢。”米河说:“这也难怪你们了,但是这姓氏后人是不会记错的。不瞒您说,我也姓米,我的祖先来自何处也记不清楚了,但有一点我是明白的,祖先也是南方人哟!甭管怎么说,能同一姓也是很难遇到的嘛,哈哈哈!”

米运多说:“亲不亲,五百年前是一家嘛,先生来我米壮坊有何事情相求吗?只要我老头能可办到的决不含糊。”米河说:“听说你们米壮坊创造了一种新色产品,叫鹅黄色的绸缎,我觉得很不错,然而市场上没有,您能否想法买几匹给我呢?”米运多说:“这种颜色的缎子,是我孙子他实验出来的,目前不知销路是否可行,暂不敢成批生产,目前我们正准备一批货放进市场试销,如果先生想要,请随我去作坊看看如何?不过这批货全是鹅黄缎子的。至于鹅黄绸子却没有了。若先生喜欢鹅黄绸子,你来了我可尽量给您赶染一些也成。”米河说:“那就太感激您了,一同去看看吧?”米河来到杂染作坊里时,看到黄通通的绸缎,心喜得连声叫好说:“这鹅黄缎子太美了,请给我来二十匹吧!”米运多说:“我这儿仅仅只十匹的样子,那您要许多做啥子呢?莫非您是做绸缎生意的?恕我作为本家人的为护之言,这种新产品还未得到人们的认同,进这么多新货放着,而且价钱也不经济,如果买多存放在家里,恐怕很不合适吧?”米河说:“我非是做卖买的人,而是买去送给亲戚朋友的。”米运多想,这小子也太大方了点,想必他是个财大气粗之人。于是说:“那行,要二十匹就二十匹吧!这批货明天即可带走,欠数五天之后交货便是了。”米河说:“我不能在此等时间了,那就尽你现有的买下就是了,差人,请付款给他老板吧!”说罢便亲切的告辞离开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