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三)为还情债不惜年迈  

2013-11-19 16:53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由于四川桑叶养蚕事业高度发展,康熙年间由成都几位富豪合伙,共同创建了蜀中峨嵋丝绸杂染坊。米运多十三岁那年被招来这里当了一名丝绸染匠学徒。在远离父母极其孤独的学徒生活里,唯一能够得到照顾和安慰心灵的,便是招来这里一起学徒的穷孩子们了。

来这里学徒的孩子,年龄都在十一到十三岁,也就是说:只要四肢健全,离开父母都能独立生活的人。拿现代的话说基本上都是童工。招来后的十二个孩子,由三个有技术的师傅抓阄认带。平均每个师傅带四人。白天上班跟在师傅屁股后学艺做事,晚上所有的学徒,不分师傅的都集中睡在一间房子里。年长月久,相互间彼此就慢慢亲近起来了。按说米运多的运气是最好的,师傅的染制技术老辣,对自己手下带的四个学徒,非常的看重和认真。一年之后带的四个徒弟,便可单独操作工作了。那么米运多在这四个同师傅的学徒中,年纪大一岁,而且也懂事点,很自然的成了他们中的师兄,因此大家都称之为他大哥了。而米运多还真正做到了他当大哥职责,凡属兄弟人平时犯的过错,他都敢于承担是自己犯的。师傅要骂要打,自已背着板凳上前,让师傅尽情的揍一吨,从此他在兄弟们中的威信是很高的。几年的学徒生涯里,大家同甘共苦,形影不离的兄弟。当那年作坊老板为发展事业,便把米运多分到绵阳作坊去了。从此结拜的兄弟们便各奔西东,哪里想到此次一别,对其他几个兄弟来说,却成了一生中永远的绝离。

这次米运多来成都,整整过了七十个年头的重返。一路上他蓦然回首,当年旧景清晰的浮现在眼前。孰不知我的童年生涯,就是在成都这个城市度过的。应该说:成都这儿是我走向生活的起点,是我童年跋涉征途上的一个驿站。同时,在这里,让我初次尝试了生活的酸甜苦楚,和人与人之间的怜悯和关爱。真可谓:人世沧桑,世态炎凉,这里,都体现得淋漓尽致。米运多坐在船舱里,一路上低着头不言不语,全心沉浸在往事回顾里。罗中良想:此时师兄心里在想些啥子呢?于是从包里摸出一并酒来,将身移至米的跟前说:“你在想些什么嘛?来,我们喝着酒摆摆龙门阵可好?(四川人把寒暄,说做摆龙门阵。)”米欣然接受说:“好哇,反正睡也睡不着,心里想入非非的。”罗说:有啥子想的嘛,你离开成都有七十年了,那里还有旧景从现?。我在此生活了这么多年,除了作坊就是家里,往年的几个兄弟,也只能在过大年时偶然可以碰碰面而已。平时各人都在忙于自己的生活,哪里有时间在一起叙旧的。眼下格老子连儿子孙子都赖得想了。恨不得即刻赶往绵阳去,因为我眼下最担心的是源力孙子实验,是否能万无一失的可以成功呢!”

米说:“这事不用你太多担心了,他知道他在家应该如何去做。即使染不出与样本相同的颜色,难道他还不知原因在何去?这孩子做事我放心。一贯谨慎不浮操,如果没有把握,他决不会要我们把样品,带来重庆给杨老板鉴定的。你就放心好了!”罗中良说:“运多兄,来成都是你多年的夙愿,不就是想还清,往日在一起学徒的那笔情债吗?依我想这算不了啥子情债。如果认为这是情债,那么是我们这些兄弟欠你的。因为学徒时都是你这个大哥在照顾我们,就连晚上起来拉尿怕鬼,还得喊醒你来打伴呢!你很想念他们,不就是一起叙述离别后的情景,回顾下当年一起学艺的生活吗?可是时隔境迁,早已物是人非了哟!”

”米运多说:“话虽这么说,可是心里总是在想着大家。毕竟我是你们承认的大哥,这么多年来,我却没尽到这个做大哥的责任感到十分的惭愧和内疚。七十年来心里一直为此日夜不安。人的一生中,有几个兄弟们相聚的那种日日夜夜?甚至为你们犯错挨打屁股,都觉得很值得了。”罗说:“这点是我们最敬佩的,后来每当我们见面时,常回忆起这此事时,大家都非常的想念你嘛。”米说:“人在这阳世上各有各的命运。可是我们天南海北从不相识的人,命运偏偏将我们这些人聚到一起来了。可是我总觉得这是前世的一种缘分。

我清晰的记得,七十年前父亲送我来成都学徒时的情景。那时我刚满十三岁,父亲背着干粮和咸菜,从绵阳来成都足足走了三天。每当我走不动时,父亲告诉我说:虽然你离开父母兄弟,可是那里有很多和你命运想同的孩子,在等着和你一起学手艺呢!以后就有本事养家糊口了。那些孩子也是这样想的呢?当我实走不动了,干脆坐在地上不走了。父亲又偏出一套谎言对我说:娃儿,你看省城看得到了呀!那么多的高楼林立,好不热闹哦!我们绵阳县哪有这么热闹呢!我好奇的站起来向远方望去时,连成都城的影子都没见呢。时隔多年后一想,那是大人编的一套鬼话骗娃儿的。没想到现在我也学着这一套,哄骗自己的孩子和孙子们了。哈哈!” 话声一落,便把罗中良逗得哈哈大笑起来了。罗说“其实当年我同样是被大人哄骗来成都学徒的。我们家往在四川峨嵋山山底下,父亲长年给上山敬佛的人抬轿为生。有天父亲碰上一个有钱人坐轿时,听到父亲说到家里孩子多生活苦,求他给孩子找个出路。那人发了善心给他留了个字条说:按我的字条,保证可给给你孩子找到一碗饭吃。这天父亲拿着客人留下的地址对我说:“娃儿走吧,父亲给你找到个有饭吃的地方了,天天可吃到山珍海味,年年都穿绫罗绸缎。十二岁的我,哪个知道父亲说的山珍海味,绫罗绸缎是啥子意思。只知有饭吃饭就高兴了。哪个晓得是把我送来成都学染匠呢?之后母亲来成都看我时说:这下好了,往后就不愁肚子吃不饱了,也不学父亲和哥哥一样给人抬轿子了。在这里风不吹,雨不淋的多好呀!可不能跑回家啊!”我也是被大人哄骗来学染匠的嘛!嘿,大人骗小人,那是司空见惯的事。”米说:“其实我们的父亲都是非常善良的好人,不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没饭吃活活的被饿死呗!”罗说:“现在回想起来,天下的父母骗自己的孩子都是善意的。一转眼,我们已是太阳快落山的人了,哪个想到自己的安危?心里不都是在为后人担忧嘛。”

 米感叹的说:“我在世上活了八十三个春秋,可是在这七十个冬去春来的日子里,都是在友情的关怀和帮助下度过的。唯独让我刻骨铭心的,还是当年在成都学徒时,和兄弟们相聚一起的日子最难以让我忘怀。尽管学徒生活过得十分辛苦,然而结拜兄弟的友情,让我记忆犹新的难以忘却。甭管时光如何嗟咜,生活过得如何艰苦,这段难熬的日子毕竟走过来了。后来我常想,如果没走那段学徒的艰辛之路,如果没经历杂染技艺路上的磨炼和积累,恐怕人生的晚景不会有现在这么舒心。有可能还活不到现在八十岁的高龄呢!”

 罗说:“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,我也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。凡属那些有钱的富贵人,日子过得无忧无虑,哪里还愁吃喝的?可是他们一般没活到五六十岁就去球了。如像我家乡峨嵋山的人,一年到头愁吃愁穿,累得像孙子似的,然而活得八九十的人多如牛毛呢!相比之下,你我能活到这个年龄,不是从小至大,吃够了很多苦头才长寿的嘛。想起来也算得够本了。哈哈!!师兄,你的精力如此充沛,头脑又那么的好使,绝对是个有福气之人。活到百岁一点问题都没有!”米说:“我有个啥子福气呢!那是因为我一生的磨星未满,年王爷忘却勾除我的名字了。”罗说:“这是说的啥比方啊,不是年王不勾掉你我,而是因为我们的理想还未实现的原故。所以想多让我们在世上多待几年哈哈哈!!”米说:“你这话我爱听,一生中有你这个朋友在我身边,甭管啥子再想不通的事都易帮我化解了。你一生比我活得自信洒脱,真要效仿你了。我跟你说过正经事:今后回到绵阳不能每天站在作坊里干活了,看到你那样辛苦干活,心里感到非常的痛哦!你只小我一岁,这样劳累我是有体会的人。作坊的大小事情都让永父子去承担了。再说,如今我们不是像过去,跟老板打工赚钱养家糊口了。米壮坊是我自己开的作坊,就像是自己的一样。我与你今后该停下来歇歇了。没听到源力说吗?你们老俩口的未来都由他来赡养了。这句话可不是吹虚的哟,从成都请你来绵阳前,是他一口承诺过的。难道你心里还有猜疑不成?”

罗中良说:“难道我还不清楚你米家老少三辈人吗?你们把友情看得至高无尚,这是我罗中良心里最清楚的。如果我不相信这点,当初我就不会离开成都来到你这里了。只是心里想,能给源力孙子分担点忧虑就安然了。习惯做事的人有啥子累的?真到了力不称心时,我自然会停下来休息的。这次你满腔热情来成都,不顾八十高龄如此劳累奔波,不就是为偿还那笔情债来成都的吗?其实我也是为回馈你的情债帮你的呗!哈哈!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