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八)求职  

2013-01-29 18:36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曾富凡和龚 恒,是当地两位小有名气的年轻商富。由于从小受到家庭环境的熏陶,特别是在各人家父的言传身教,及耳闻目染中,逐渐形成了在经商致富的人生观。也就是说;形成了他们唯一追求的人生梦想。

古人常说;家庭教育是直接影响孩子日后理想形成的重要因素,是因为这种熏陶的务染,可谓;根深蒂固,力量无穷,难于更替。特别是曾富凡的父亲,经商油脂生意五十多年,可谓家当丰厚,财产万贯,所生儿子四个,基本上都是依附在他的羽翼下生活着。虽然个个都在商场上滚搏摔打,然而却无一个是靠自己的能耐去生活的。唯独四子富凡,不但具备了界兄的素养外,并极具一种新型的、有创造力的人。然而咋一看来,对四子不是娇宠豢养,而是给钱支持,让其性格张扬而发展。从贩卖水果到做牛羊生意,尽管父亲不希望他赎钱,然而他总是从未亏个本。而且仍有一点薄利可得。 在父亲的眼里,其中最让父亲欣赏的;不贪图享受、不嫖睹滛,更不是个有钱有势力的纨绔子弟本质。在这点上,父亲认为,这就是他理想中的,家产可继的可靠儿子。经年的商场历练,逐渐变得成熟起来。

有天父亲问;“儿子,你的书比几个兄弟都读得多,难道说,就觉得经商是你唯一的人生出路吗?人们历来就看不起商人,认为是无商不奸,狡滑呃诈的人吗?”富凡对父亲的此问,毫无一点思想准备。停了一会他坦荡的说;“父亲,如果说,您要同意这种说法是正确的,就绝不会如此,废寝忘食的去买命从商了。我倒是理解这句话,是对经商人的一种贬义词。父亲经商如此多的年来,在儿子眼里父亲经商的德性可佳,真正做到了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呀!而良心却是极为善良。否则,你就不会同情穷的苦衷了。如孙旭光这样一个穷孩子关你何干?不但把他招到身边做事,还给他取了媳妇呢。这对我来说,是面经商的镜子。所以我把经商人,看作是人的一种成熟、经验与聪明、能耐与心计至上的代名词。所谓人不为已,天殊地灭,这句话的错处当然是有的,因为是人,绝不能光为了个人利益去毁灭别人。拼争是一种能耐,是一种气质。而不能为已利,而违背人的德性去谋利。”

父亲说;“儿子你的确是已经成熟的人了,想做点什么能告诉父亲吗,我这样问当然是想成全和支持你实现人生梦想呀!”儿子说;“要得实现一个人的梦想,几年来我感到确实很难。凭一个人的本事,小打小闹委实成不了气候。我与龚恒兄斟酌有些年了,他家是世代经营榨油坊的,我们家几代经营油料生意,如果我俩能结合起来,开创一家食油商业公司,岂不是珠联必合吗?遗憾的是我俩都没充足的势力资本,实在难易遂心。”父亲说;“这事我知道很久了,而且我与龚恒的父亲,龚桌仁先老先生曾经与商量过,觉得你俩相识有些年了,彼此间情图合意,如果你俩真有某种具体的设想,而且立意可行的话我们一定会支持的。但不会去主动来许诺。父亲这样说,决非心如悬河的承诺哟!更何况你俩的经商天赋都不错呢!”父亲的这番话,冲进了富凡的心田,给他增添了他腾飞翱翔的翅膀。于是说;“父亲,现在我最盼望听到的,就是您的这句话。最近我俩会好好坐下来认真琢磨一番的。”

他俩是牌桌上相识的朋友,由生而熟,由熟而成为知心朋友。投入商界既是二人的爱好和理想,同时也是时代的驱使。真格的说来,他们挤入商界的初衷,并非为了发财致富,而以一种玩商的兴趣去体验人生百味。加上本身确具备和继承了父辈经商的遗传因子,特殊的天赋更能得到充分的发挥。在各家大人经商的氛围影响下,使之头脑变得格外的精明与灵活。尤其在与世具进的潮流里,经商的理念比父辈们更加的新颖,商理价值观更加的翻新。真所谓人逢知己千杯少,两意相投成知音。于是两人搭当起来组合的意图不谋而合,半年之间,就把一个新型的组合,食油商业公司挤入了社会。

 湖南桃花园富恒食油公司,是他俩名字的象征,也是他俩智慧的综合。初入世道就得到了极好的反响。人以食为天,然而,食油则是民生不可缺少的根本。现在可不是小打小闹了,而是把生意推向省内外消费者的一项举措。老双方父亲多年经商的参谋下,食油商行不但有可观的规模实体,并且把个体制油方式,改变成半机械式的生产,食油资源的供给,直接与个体农民栽种油料作物的经济收入优厚挂钩。这样大大鼓动了农民的积极性,同时,使得食油加工的燃料,延续不断。

  生意兴隆,使得公司设备及制作,逐渐走向正规和完善起来。人员的扩充事在必然。这天曾龚正在商讨拓宽公司人员时,曾说;“父亲昨晚与我谈起,家里有个用人叫孙旭光的,家中实在困难,有个弟弟想到我们公司来做事,希望我考虑一下此人家里确实须要帮助,是否能安插到公司来。”龚恒听说孙旭光这个名字,他有意问;“这叫孙旭光的,是否是当年送给他送小牛回家的那个小子呢?”曾说;“是的,就是此人,不过他本人在我没做牛生意时,父亲看到他做事可靠就留在家里了,而且还帮助他成了个家呢!现在说的是他弟弟叫孙旭阳。”龚说;“这小子曾经给他父亲留下了极好的印象。还时常提起他来呢。这事,你也是公司的老板,何须与我商讨这个问题呢?既然如此,那就接受下来吧!不过我们目前正缺少一个在身边,跑路和传递消息的人。如果此人适合的话,就招了进来呗!”曾说;“我们有言在先,公司尽量不招亲威朋友,真要不适合进退两难。刚才旭光带着他弟来找我了,就在大厅里叫来你看看吧怎样?”龚说;“我去问问看是否合适做这种事情,如果不行,那就让他去别的事情去吧!”

旭光看到老板来了说;“打扰二位老板了,他是我的亲弟弟叫旭阳。是想来求老板找份事做的,不知是否使得呢?” 龚仔细的打量了一下,觉得这孩子长的一副憨厚的样子,比他哥哥还高个头,模样和身体都相当不错的,于问旭阳;“你多大了,会做点啥呢!能识否?”旭光说;“我弟弟今年正满十八岁同岁了。我们都是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孩子,都没上过学堂门。除了出点死力气,还会做啥呢!家里情况不好,前两年把他送去大舅家学手艺去了。也没学出过啥名堂来,父亲手受伤后,家里人多故而就要他原置回到桃园家里来了。”龚说;“不必由他说,你自己来回答我提的问题好吗?”此时旭阳说话有些腼腆,停了一会说;“我哥说的很对,只是说我去大舅家学艺,实际上是跟大舅学阄猪的手艺。(他们俩位老听他说阄猪,二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)其实这门手艺不难,只去了半年我就全部学会了。其它时间基本上都帮大舅种田和做家务杂事。平时大舅教我认识了不少字,简单的算算也是会的。比如说;一年种多少棉花,年成好坏时能收获多少,如果换成粮食,然而若将棉花折成粮食算,成赎多少钱等等。”

龚想,他说话表达流畅,道理说的还较清楚,给人的印象人品非常的实诚与憨厚,只要好好调教,来这里帮我在身边跑堂还是应付得了的。于是给曾使了个眼色,来到账房里对曾说;“那就把他留在身边帮忙跑跑路吧,如果他能适应这项工作更好,否则,生产的人员也用得着他的。”最后曾告诉他俩说;“旭光,就这样决定了,到后天初一来上班吧!”

于是兄弟俩高高兴兴的,向二位老板告辞走了。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