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六)联姻  

2013-01-13 18:1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胡敬德是张发珍的叔伯舅舅,由于与吴从阳住在一个村,是多年彼此了解的邻居。因此当年吴从阳与张发珍成亲就是他做的介绍人。旧社会管这叫媒人先生。因此这次他们无妻吵架,张发珍就只有寻求他的保护了。可是胡对发珍为人处世简直太了解清楚了,既然这样就只有劝劝吧!“发珍呀,夫妻吵架没有女人往外跑的道理,这个道理难道你母亲不曾告诉过你吗?按说要跑那只是男人。现在你想想,我们是亲威关系,又是长辈,况且你们结合又是我出面做的媒,对与错叫我如何出面为你说话呢?”

发珍说;“是因为我失手把你侄女婿的头打破了,心里害怕他往死的打我,所以只有想到往你这儿跑了。”舅叔说;“再怎么也不应该下如此重的手呀!今后还想不想在孙家待下去?有些事自己做绝了,旁人是无法跟你挽回的。吴从阳是个多么真厚老实的人呀,家里所有的一切,都是你说了算,在我们这个村里,还能找出第二个男人像吴从阳这样的男人蚂?再说居家的女人要以贤慧为先,尊重自己的男人也是一种美德。平时若不约束点自己的性格,过分嚣张了是会让别人讨厌的。其实尊重自己的男人,同样也是尊重了自己。”张发珍听了这番话后,心里有所感悟与悔改。

这时素月打着灯笼,把姑母带到胡家来了。快三十年不见吴桂枝,胡敬德几乎认不出她了。还是素月说这是她的姑妈孙桂枝时,胡才恍然大悟的问;“桂枝;是哪阵风给把你吹回来了呢?请坐请坐吧! 连忙喊着快倒茶,家里来稀客了。”桂枝说;“胡大哥,看起来你还是有所变化,虽然老了点,但旧貌未改,仍是当年的那股书生气派哟!”胡说;“不过你的变化很大,如果不经人介绍,我肯定认不出是你了。”桂枝说;“我是个苦命人的八字,走到哪里都离不开辛苦嘛!”

胡说;“虽然这么多年不见,对你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。特别是你的二儿子在这里生活了几年,多少从他的口中能打听到有关你的一些生活情况。旭阳是个好孩子,不但长得好,而且任劳任怨。我们这里的老少,无人不喜欢他的。你看我就养了四个女儿,到现在可说是已断香火了。他妽真想把旭阳招为我家的女婿呢!”

桂枝说;“这孩子虽然长得还是个人模人样的,可是他还毕竟很不懂事。我想在这儿一定让他大舅和舅妈劳神了。今天我是回娘家送侄女回家的,谁知我的运气不好,碰上他们两口子吵架了。因此我是专门来你家接我弟媳妇回家去的。”胡说;“她刚回里屋休息去了,你等一下我去叫她好了。”桂枝说;“不用了,她刚与弟弟吵了架心情不好,让我进去看她去吧!”其实她们尽管是姑嫂,可是却从未见过一次面的人。素月喊着;“妈,桂枝姑妈来看您来了。”桂枝听说是大姐回来了,赶紧下床喊着;“大姐,你早来一天不就好了吗,,这场架就不会打了。”桂枝想,我这个弟媳妇真不会说话。为了避免你们打架我还不能成家罗。你们争吵打架并非一日之恩怨,即使我住在身边,该怎么吵照样去吵的,难道还把我这个姐放在眼里不成吗?于是说;“弟妹,你什么都别说了,跟我一起回家吧!我是专程来接你回去的。俩夫妻有什么天大的仇恨可讲呢!”这时表舅胡敬德夫妻说;“既然大姐过来接你了,就跟着她一起回家去吧!俗话说;一日夫妻百日恩,这是个明大理的姐姐,就是给你的一个台阶下了了吧!” 桂枝说;“是呀,我这么久没回过娘家,家里没你这个女主人,我待在这里有何意思呢!给我一个面子一起回吧!”发珍想,大姐回娘家来了,从阳现发横是不敢动手打人了的。顺着这个台阶就随大姐一起回家了。

桂枝这一行动,给吴家带来了风平浪静。次天清早桂枝说;“今天我要去村头石桥边给父母祭奠一下父母。除了从阳跟我一起同行外,其他人就留在家好了。跪拜之后姐弟俩来到石桥上,桂枝触景深情的对弟说;“时光倒转,物是人非。你是否知道父母去世之后,不葬在自己屋边的田里,而要睡在这离家很远的石桥边吗?是因为这座石桥是父亲当年亲手修建的。父亲是个石匠出身,一辈子在异地为人修了不少石桥,为了让村乡亲们运物和走路方便,他亲自为首,求助当地有钱的地主,及富人们开恩捐钱,网络各处的同行朋友帮助,经过一年多的时间修筑起来的。父亲一生为此感到自豪与安然。人从桥上走,水往大江流,只要人们行走方便,何必要人记住他?人在一生中能做点有意义的事,足可一生无憾了。但是我们是他的后人,不但要记住他的公而忘私的品德,更应该记住和发扬父亲的这种精神呀!虽然父亲没给我们后人留下什么财产,可是为人善良正派,比财产要珍贵得多。尽管你们夫妻并不和谐,然而你们毕竟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。孩子们都在慢慢长大,现存的景象已木成舟,是个撑不开的土船了,但是还需要尽自己的能耐去改造她。这点,是任何人帮不了你这个忙的。姐姐也是一样。”

吴从阳说;“父亲的生世,我知道得很少。但是这里的前辈们说,父母是这儿德高望重的人。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能得到乡亲的关怀和照顾的。因此我在这儿生活,也感到很是轻松与开心。就是发珍处世为人很不贤慧,惹来不少的纠结与烦恼。有时候,弄得我对不起人。只得上门给人陪礼道歉。就拿昨天打架吧!也是因为他平时对旭儿的轻视,才惹得我生气的。姐,从我的感觉上,旭儿不会再回来了吧?”

姐说;“这些我不会往心里去,毕竟我们是骨肉是亲威,不看情面看佛面嘛!只要亲舅舅痛他就足够了。其它都无所谓。旭阳是不会回这边来了,因为目前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你姐夫的胳膊已经骨断了,今后能否得原还说不好。老三离家没有半年了,是死是活音信全无。老大跟人打工顾不了家里,目前家里无人做事,一家四口人的生活来源如何办?那么只有让旭阳留下来帮忙了。否则,那就只有喊皇天了。为了怕你们担心,只好由我送月儿回来了。我想问你,月儿至今有人上门提婚吗?”

从阳说;“只要打听到她母亲的臭名,人家就不敢上门提这事了。姐说;“我月儿有哪点不好,一不好吃懒惰,二不说三道四,家里地里全能拿捏得下来。真是狗眼看人低。如果世俗如此,我们姑表开亲得了,就嫁到我的旭阳做媳妇好了。我们家就是再得这样一个媳妇姑儿的。”从阳说;“姐,你说的是真话吗?如果是这们,那有什么不好的呢?旭阳一直是我喜欢的孩子,又聪明,又勤快,我还把不得他们成为夫妻呢!”

姐说;“在家里你作不了这个主,谁知发珍心里怎么想的?我们孙家的人穷,她会瞧得起呀!昨天我去接发珍,胡敬德不想招我旭儿做上门女婿呢!我想这话相信发珍在旁一定听见了的。不过我家虽然清寒,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做别人的上门女婿,所以更没答理他这个词。再说,我十分喜欢月儿,媳妇婆婆是亲上加亲,那不有什么说的呢?”从阳说;“在大事在非上,我说了作数,这点发珍心里是很明白的。我看得出来,月儿心里是非常喜欢旭阳的。为她母亲平时对旭阳刻薄轻视,经常跟她顶嘴抱不平呢!每次我都暗暗的发笑。今晚你就跟发珍提出来,看她的态度如何?”

吃过晚饭,桂枝来到发珍的房中,认真说起月儿和旭阳的大事时。出于桂枝的意料之个,她却非坦诚的接受了这门亲事。并且说;“月儿要大旭阳二岁也,你们大人和旭阳是否愿意呢?”姐说;“这是什么问题?女大三抱金砖嘛!现在还不知月儿是否同意呢?”发珍说;“旭阳在我这边快三年了,我知道月儿对旭阳的态度。以前我对姑婊开亲没有不同的想法,其实我母亲和父亲就是姑婊关系。生了我们姊妹七个,也没一个是不正常的人呀。这事你得去跟你弟弟谈谈,看看他是否同意这门亲事。”

桂枝想,这次送素月回来真不虚此行。回去后我得好好与家人谈谈,没有啥担心的,穷人完婚有穷人的方式。若此事能园满的办妥,也完成了我做父母的一件人生大事。

 

 

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散文阄剖

原创小说“断线的风筝”

主要成员;

第一代,祖父;孙朝圣 祖母;魏氏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