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五)探亲  

2013-01-12 19:14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初秋的早晨,睛空万里,阳光灿烂,瞎子奶奶喊着孙子旭阳起床,数声不见回音。媳妇进得房来问;“您叫旭阳有什么要做的呢!是我要他去县城买东西去了。另外要他找旭光商量一下给他父亲买药的事情,月儿明天就要回家了,顺便带她去街上走走。”奶奶说;“她才来几天呀!每天都在要她忙个不停的。你看她把我和爷爷床上的被子和衣物,全部都清洗了一遍,真的勤快得逗人喜欢哟!多留她在我们家多住些日子吧!”媳妇说;“她家里的事都依靠她去做呢!旭阳决定这次回来不去了,今后她家里的大小事情就够这个丫头累的。哎!我这个弟媳妇,平日为人叼粘,一贯专横跋扈,不但家事四手不伸,还惹事生非的。您说这个家如何美满得起来呀!要不是我弟弟四处奔走,这一家子人就得要饿死了。瞧这闰女都快二十岁了,就因为她为人处世不贤慧,影响了孩子的终身大事。直到现在还没一家上门求亲的,您说叫我这个姑母心里急不急嘛!”

瞎子奶奶说;“做个好女人是很难的,要做个好母亲那就更难了。不但要养儿育女,还要贤德会理家呀!人们常说;抓猪看猪婆,意思是母亲不能把女儿的性格,和处世为人教训好,就会给女儿的终身大事带来麻烦。因为一般女儿都会像她母亲的。其实我认为未必如此。比如说;素月生性就是个聪明贤慧、善良勤快的丫头。这与她母亲完全两样。如果那样看,岂不冤了这孩子?尤其生活在那偏远的乡村,能向谁去说得清楚呢?不过我倒是觉得,若有哪个眼力超群的人能看中这个丫头,算他祖上前世积德了。果大舅不嫌弃我们孙家贫寒,让旭阳取上表姐做媳妇,那将是天地做活的一对夫妻。”桂枝说;“母亲,这事我倒从未想过,只是姑婊开亲恐怕不合适吧?”奶奶说;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这样亲上结亲的事,我一生看到的多呢!他们不但和睦相处,并且儿孙满堂,一家老小过得滋润着呢!我想这事大舅不会反对,关键在于你弟妹的身上。会选女婿选儿郎,不会选的选家当。其实我孙子有哪点不好的?年龄还不到十八岁,就是个勤劳有力的憨厚男人了。有哪家的女儿嫁给他还少了饭吃不成?再说我们孙家缺少女儿,今后不是把素月既当媳妇又当女儿嘛,难道还会轻视她不成?”

桂枝说;“月儿这丫头老实忠厚,并且非常勤劳,我心里真是很喜欢她的,今后旭阳有月儿这个媳妇,我们也就很放心了。听旭儿讲,他在大舅家几年里,除了大舅关怀之外,那就是素月对他特别的体贴了。别的不说,就是这几年来脚上穿的鞋子都是她亲手给做的呢!其实月儿只大旭阳二岁,在她的言语里,我能理解她对旭阳是很喜欢的。而且对表弟充满着真情厚意。这次儿子从湖北回家,月儿要跟着一起,明意上是来看我,我想实际上是舍不得旭阳吧!母亲,你说他们之间,是否相互有这种意思了呢?不过我并没问个这事情。”奶奶说;“这俩个孩子都很老实,在他们之间完全是一种纯真的亲情关系而已,心里不会产生那种歪念的。在这张窗户纸未撞破之前,平时处处都是会很谨慎的。再说你弟妹那样利害,他们也不敢放势。”

桂枝说;“我们家里的现实情况月儿都看到了,这次我告诉月儿,家里的情况发生了变化,旭阳就不准备回湖北大舅家了。月儿说姑父的手受伤不是一二天能好的,如果旭阳不留在家里帮助,这么多人吃饭如何办?我告诉她姑夫要我送她回家她很高兴。今天我要旭阳去县城,是要他买些东西送给大舅家的。回到湖北之后,有关旭阳与素月的事,事先讨讨从阳的口气,然后再跟弟妹开口您看怎样?”奶奶说;“当然这事一定要争得他们的同意,亲威之间,即使事情不成也并不丢人。如果大舅和舅妈都无意见的话,到今年年底我们就将这庄大事给办了。”  素月自出生小长到十九岁,却从未出过一次自家的大门。跟着表弟旭阳去看望姑母,离开已经有五个日子了,直到现在都未见回来。素月是这父亲心里最喜欢的女儿,对她心里非常的牵挂。吃晚饭时妻子说;“如果明天还不回来,你必须去姑母家接她去,家里地里一摊子的事,堆在这里等着她来做呢,尤其是田里的棉花,就让它撇掉算了。”

丈夫生气的说;“既然家里的事都堆着,难道你和素梅就不能做,非要等到旭阳和月儿回来干不成?我告诉你,凭我的直觉,旭阳这次回家候,可能就不会再回到这里了。不信你走着看。”妻子说;“他的手艺还没学到家呢!我就不信他有多大的本事能混到饭吃。”丈夫说;“你以为他在这里过的是神仙的日子呀?整天累得死去活来,还讨不到一天休闲的.不等于是在跟你家做奴才吗?我们给了他什么?来到这里快三年了,连衣服都没给他做一件,整天一张寡嘴叮着他不放,是我也不会来了。美其名曰是来学手艺,实际上是在这里跟做长工没啥区别。与其在这儿种田活,还不如回到自己家里种田呢。我再的提醒你,是人都要凭点良心,别拿了别人家的孩子往地下丢。刻薄人是要遭天遣的,不是不报,是时间未到。在这里快三年,没有功劳有苦劳,可是你自己生的孩子,哪一年不换新的衣服?当年我真瞎了眼取上你这个狠心的婆娘。”说着说着,吴从阳火气越发激发起来了,顺势把一桌子饭菜全部掀掉了地下。妻子更不示弱,一个饭碗朝丈夫头上仍了过去,当时就把丈夫的头给砸开了。这时丈夫气得跑了过去,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,按在地上一吨死揍起来。这时两人缠在一起打起来了。这时左邻右舍赶来拉撒,这算把他俩拉开。此时吴从阳给人拉了出去,气得一身发抖的骂着;“臭婆娘,老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让人打得头破血流,你打得好,今后看我怎样来收拾,你就等着瞧吧!这场家庭纠结,已经积累多年了,只能说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 旁晚时分,桂枝送素月侄女回到家来了,桂枝一看家里冷火秋烟的,连一个家人的影子都不见。疑惑中一素梅从外面回来告诉姑母亲说;“父母刚才打架了,父亲的头给母亲的饭碗砸破了。” 姑母当心的问;“现在你父亲到什么地去了?带我去看看!”素梅说;“父亲在草药医生家里,我去叫他去。”桂枝想,如此一个家庭情景,哪有什么和谐与温馨可言。自结婚离开娘家二十多年来了,这次是想感觉一下娘家的温暖,然而让我遇到的仅是如此尴尬的局面,为此让她怀不自禁的,热泪滚滚而下。这与她动生来家的想象,形成极大的反差。她想,如果父母在世,娘家的种局面就不会存在了。常言说:娘死爷不在,一心无挂碍。眼下我这个女儿回来娘家,真的感觉毫无一点意义了。伤感中,她一膝脆倒在神案前,想起一双父母,情不自禁的嚎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 不一会从阳回到了家里,看到姐姐这样,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一把拉起姐姐说;“你这么多年未回老家,今天却让你碰上这样的一个不愉快场面,知道你心里感到难过。都怪我这个做弟的不好,这哪里像一个家呢?先做点东西吃了,我会慢慢把一切事情告诉你的。月儿,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,赶紧先给姑妈做饭吃吧!怎么,旭阳没跟你们一起来吗?姐说;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你们都是四十多的人了,夫妻打架对得起孩子们吗?忍一忍,让一让不就行了,叫我说你们什么才好。头没大关系吗?”从阳说;“是她用碗砸的。”姐说;“多危险呀,再下一点,眼睛岂不都要被砸瞎了?月儿她妈还真的下得了手。素梅,你母亲人上哪儿去了? ”素梅说;“在前面胡伯伯家里。”桂枝说;“快给姑妈引路,我去把她接回来。还等她回来做饭我吃呢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