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九)婆媳斗法  

2012-09-24 18:12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胡巧乔对胡月姣说;“飞儿的婚姻问题,用不着你我担心了。刚才飞儿把我请到书房认真的告诉我说;荷香就是他选择的妻子。可以肯定这句话从他嘴里流出,绝非一时冲动使然。而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。不过荷香心里,对飞儿究竟是怎样的看法,或者说感觉如何,直到现在我的心里仍然没底。我在想;不要像剃头佬担子一头热就好。况且我俩并非他们的同辈朋友,而是前辈加奶奶的身份。一定要摸得清清楚楚之后再去表态。否则,将会伤害他们彼此间现有的情谊。

姣说;“我在纳闷儿,是否在你心里,从未想过他俩之间不可能产生爱情,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傻呢?这世界上的事情千变万化,一切都有可能发生。你我都是凡夫人俗子,岂能预测未来?即使三国中的诸葛孔明,那样高超的神计妙算,最后的江山社稷,仍未没落到刘氏人的身上吗?你可算得上是个聪慧机灵的女人,他们之间心里的默契程度,让我这个叫喊的奶奶,对这种相互之间的殷勤与热情劲儿,心里都感到有些寂寞与嫉妒了,未必你就无动于衷?我深信怎么也逃不过你那对智锐精明的双眸。对别人我不清楚,可是凭我在你胡巧乔身边这么多年,对你一贯为人处世,和待人接物的性格,我敢说,早已了如执掌了。当时你把荷香接到姜家,并无个人的思想杂念,一心一意为陈家朋友,尽义尽责的培植他的后人,你们夫妻的这种举惜,着实让我为之感动 和崇敬。不过话说回来,路归路桥归桥。荷香在姜家几年的成长中,各方面得到了充分的长进。尤其在文化知识上,从一个文盲变成了能熟读诗文的孩子,而且绣工手艺,出类拔萃的走上了国际。她的成长过程中,既实现了姜家陈家好友的承诺,同时又消耗了你多年不知辛苦调教,以及在她身上所灌注的心血和精力。我深知你的负出,唯一只是让这个具有天赋的孩子,日后让她能有个美好的人生归属。荷香确实是个心底纯粹善良的孩子,对未来人生,充满着无限美好的憧憬。那么她目前已具备了与飞儿结成连理条件,况且飞儿对又十分的看中她,那你还瞻前顾后干什么呢?站在奶奶的立场,应该旗子鲜明、毫不含糊的支持,让这对美好姻缘,在你们夕阳年华中,得到和增添人生喜悦的色彩呀!”

巧说;“我对封建礼教的世俗观念,历来就采取排斥态度。尤其对亲威连姻带来的弊端,在我一生目染中,诸都恨多悦少,甚至有的因此遭遇不堪入目。因此这种痛苦教训,抱定不希望在我后人身上重现。关于飞儿与荷香是否他俩产生了爱情,我从未仔细来推敲过。因为他们不是从小至大接触极少,根本谈不上相互了解了。况且俩人性格都较内敛,谁知他们内心思考些什么呢?真要有;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典故存在,彼此感觉甚好,都愿接受下来。我胡巧乔绝对举双手赞同。不过现在,只听到孙子单方面流露出对丫头的爱昧  之意,而荷香心里对飞儿又是怎样想的?总不能让一个当奶奶的从中牵线吧?道义上既不恰当,也不符合情理嘛!你又看到几个奶奶给孙子做媒的先例?日后旁人听说了,岂不成为人议中一种笑柄,甚至有的人还会笑掉牙齿呢。”

姣听了哈哈大笑说;“这倒也是,不过我知道荷香心里是深爱着飞儿的。可是一个黄花闺女,哪有这个胆量在奶奶面前表白自己的隐私?即使有人一旦猛闯的,捅破少女羞涩防纸,岂不让她尴尬羞涩无地自容吗!据我对荷香的了解,她爱姜飞不用怀疑。你可含糊其词的包裹点,不要一针见血的过于直白就行。她都到了十八岁的姑娘了,自然会明白你问的意思了。总之这张窗户纸迟早都要捅破的,如果你不想捅就让我去好了。俗话说;小媳妇免不了要见公婆的嘛!乘每天都相处在一起的机会,岂不是老天给创造出来的大好时机吗!再说,他们在思想上明白这种关系了,再给予他们创造一些接触空间,促进他们彼此之间的深入了解就行了。”

巧说;“只要他俩心心相应,显然我是不会去从中阻栏的。同时我充分相信都是很有理智的孩子,决不会因爱而越轨。不瞒你说,现在我心里倒有些茅盾了。”姣带着一种紧张的神气问“为啥?”巧毫不隐瞒的说;“昨天飞儿把我请到书房里,随即把他母亲近来寄给他的书信给我看了。大意是;如果姜飞拒绝接受娟娟,她将亲自带着娟娟来北京与他面谈。而且口气十分坚定。分明媳妇是对儿子的一种压力,也可认为是对儿子的一种要挟。不要认为这是媳妇气头上的一句话,凭我对媳妇的了解,这种举动她是可能做得出来的。信后结尾,还要孙子紧慎把信收好,不可疏忽的让奶奶知道了。”

姣说;“这场婚事早就被家人否公平了,为何现在又来从新提及?这完全是她私心作祟,根本就未想过,父母包办子女婚姻将带来的后果是什么?我鄙视她她亏当了一个教师的帽子。现在早已是民国了,人们都提倡婚姻自主,而她却跟在社会后赶鸭子,岂不逗人笑话?不过我想,在姜氏家族里,恐怕她的愿望很难实现。因为她对姜尚坤老爷子,可能还不完全了解。爷爷是个多有学问、高雅明理之人,每当要否定一庄事情时,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作出决定。否定娟娟将成为姜家第四代孙媳妇,并非他一时心血来潮否定的。更何况姜飞本人,根本就不接受娟姑娘呀!她想怎样折腾就随她去好了。”

巧说;“可能她认为姜飞是她的亲生儿子,谁要去扭,也扭不过她的意愿。这倒是千真万确的,可是谁也没否认这个现实,故意去扭着她不是?我想,只要姜飞本人意志坚定,不不屈不挠的顶着,再很的母亲也奈何不了。”姣说;“那是她的糊涂思想在脑子里作祟,想到的是她为姜家生子两个儿子功德无尚。可是她却忘了,比她对姜家奉献更大的人还大有人在,而且都还健康的活在人世上呢!我虽不是姜氏家族的人,可是我为姜家作做出的贡献并比她逊色呀!其它暂且搁在一边不提,可是她冷静想想,自己的丈夫和儿子,从娘肚里钻出来,都是我这个老婆子亲手带大的呢!我坚持自己有权为孙儿婚姻说话的。如果我的看法有错,她可拿出道理来说服我。到时我保证对孙儿的婚事屁都不放一个。再说,人的灵魂深处要光透如镜,谁对姜家有恩有德,应由别人去评说,那才是让人信服。为了孙子的幸福人生,不要说与谁争过正确与否,就是把我这个老骨头搭进,。”

巧说;“基实我只是想,不要因孙子的婚姻问题,只要舵过船能过,何必把多年来婆媳相处的和谐关系,搞得过于复杂化呢?既然知道这庄联姻行之不通,肯定涉及的问题不少。然而她却偏要与此较劲。这点实让我费解。可话又说回来,荷乡不论从哪方面,难道不比娟娟强吗?其它特藏暂且搁在一边不讲,单凭她温柔贤慧的性格,日后亲近她这个婆婆是不用疑虑的,就够她去享受晚年幸福了。至于亲姐姐的女儿娟娟日后对她怎样,还真是个让人难易预料的未知数呢。”姣说;“明摆着娟姑娘不是个省油的灯,性格又如此跋扈,够她吃不完兜着走的。知毒不尝,何等明智,这种苦头没必要给孙子去受。俗话说,世上并无后悔药卖,在她不理解我们的用心之前,就让她去恨吧!到了那天她能悟醒的时候,感激都让她晚了呢!人言,清官难断家务事,其实这句话并不尽然。自我来到姜家足有六十八个年头了,哪样事我不清楚?对姜家老一辈的人来说,成员中个个知书达理,而且对人对事宽宏大量,无可指责。长辈们的威望,不是借用封建礼教枷锁来维持家的所谓完美,去人性的发展,而是让人性在束缚中得到解脱,从而使得人性得到充分的张扬。因此让姜氏家族从未阴靡不振,而是越来越朝气蓬勃,兴旺发达的延续至今。”

巧说;“其实月眉媳妇这种做法,从感情上讲,希望儿子早点成家早抱孙子。从意义上讲,不耽误接替姜家香火的责任。普天下所有父母,除了极过别的人之外,谁又不是与她一样的想法?我与她同样是女人,她为此心焦我更能理解并无指责她的意思。可是她却只站在自己立场思考问题,一点都不考虑儿子的心情。最大的错处就在此。与亲姐姐结为亲嫁的方式,是中国婚姻文化的一大特点。历来也是个见怪不怪的事。何让人去评说好坏?前题是;应该让结合人心干情愿才对。用任何压制手段都是有障碍的。我们之所以反对,除了结合人根本就情愿外,娟姑娘的各方面存在的诸多的实际问题,并不适合做我们姜家的媳妇。这你都完全清楚嘛!”   

姣说;“岂止是结合人不情愿,而是孙子本人对娟姑娘相当的反感和鄙视。就是我们大人对这门亲事也不敢恭维嘛。常言说;家无贤妻,鸡犬不宁,国无贤妃,国破家衰。可见取上一个贤德妻子何等的重要。尽管娟娟在在当地,不论从容貌与长相上,都算得上是个美人胚子。可是总不能把她取到家里当花瓶供人欣赏吧?更重要的是,还是姜飞对她历来毫无一点爱昧之感。这点我和他爷爷早就心里有数了。

媳妇这次给孙子写信内容,证明她仍在坚持已见。我想,飞儿是个生来就有自我主宰的性格,更不会任人去宰割的人。即便是她母亲如果要挟也不会屈服。更何况他现在自我能耐更强了,岂怕这一切?”

姣说;“好在文采与他父亲不开这个口,她想怎么做都是投劳的。用孙子的话说,就让她自己去折腾好了。眼不见心不烦。”巧说;“飞儿真要与我说的一样,不认同这门亲事,与你我两个奶奶并无关系。再说我们毕竟已是风烛残年之人了,还能活几个初一十五的。让想酿就这潭苦酒,就让自已尝好了。”姣说;“我伴在你身边七十多年。对你太了解了。甭管去做任何事情都具有男人气魄,现在为何说出如此丧志之语?这不是你的性格。更何况此举完全为了孙子今后人生幸福,一定要坚持这个毫不退让的原则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