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三七)牵挂的事  

2012-09-17 17:34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胡巧乔在北京与胞兄四哥相逢,感到特别的庆幸与心慰。尤其是看到胡家晚辈们,个个兴旺发达,事业有成的的局面,对娘家未来的的展望,充满着无比的希望和信心。作为胡家同辈独生女儿,一生没给胡氏家族增砖添瓦,甚至骨肉离别后团聚的日子都极少。因此深深地感到自责与愧疚。

尽管常给四哥汇点小钱,只能冲淡他燃眉之急中的窘廹而已。这种所谓的支助贴补,根本让他摆脱不了长期尴尬窘廹局面。作为一个嫁出胡家的女人,总不能把一切都投入到娘家人身上呀!否则,姜家人对我又会产生怎样的看法呢?真没想到,这次来北京四哥才当面告诉我,丈夫姜尚坤背着自己给哥汇的款项,比我汇给他的超过好几倍。特别是在他最为关健的时候,汇给他的那筆大款,将国子监大街书局买到手之后,沏底让家里摆脱了困境。不但生活稳定了,五个孩子都未遭受辍学的痛苦。听过四哥的这番讲叙,让我增添了对丈夫更深刻的理解,从而产生一种无言的热爱与敬慰。尽管丈夫性格内向,平时语言较少。可是只要他理解与认同对方,从不冷眼旁视,置之不理的人。作为他的妻子,他是个爱恨分明的男人,大度慷慨是他的品德所在。姜尚坤呀!姜尚坤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,现在我对你是五体投地了。想当初你我之间的选择,是乎是那样的理智、英明与正确啊!如果人真有来世,我毫不犹豫的嫁给你做妻子。

胡巧乔眼前的心绪,完全陶醉在幸福里,沉浸在人生喜悦中。瞧她终日眉展舒目的样子,在她一生中,这样的精神面貌是很少见到的。陪随在她身边足有大半个多世纪的胡月姣,由衷的为她感到幸福和快乐。这俩个知已者,岂止是陶醉在幸福之中?在这难遇的人生美好快乐的时刻,好像都年轻了许多岁,他们已忘忽所有,不拘一格的,释放着各人内心的沉积,根本就不顾及和介意一切了。身旁的荷香,无不为俩位老人行为,感到无比的高兴,尽管荷香从未有过亲情失散,和久别从逢的经历,然而她却十分理解俩位老人此时的真实心情。因此她把老人的人生经历感受,深深地藏入自己心底了。

今天胡巧乔与往日的心情不一样,而且简单的吃了几口晚饭之后,离桌爬到坑上睡去了。姣叫对荷香说;“巧奶奶可能有点感冒了,你去给她烧碗姜汤,多放点红糖给她喝喝就没事了。”巧忙说;“不用了,我没有犯感冒。姜飞今天怎么还没回家来呢?”姣说;“晚饭时他告诉我,今晚学校全体老师开会,回来可能会晚点,要我们先睡好了不必等他,他手上带了开门的钥匙呢。”巧说;“这孩子近见瘦了许多,明天到集市给他买鸡喂着,给他扑扑身子吧!我已洗好了你们都早点睡吧!”姣把荷香拉到一边说;“巧奶奶这几天来吃饭很少,不必担心是生病了不要那么紧张。依我看她多半又是有心事了。那我们都赶紧洗好脚手早点睡了吧!”荷香小声的对巧说;“我这几天在邻舍吴奶奶那里,学会做馒头了呢!我已买好了几斤面粉放在家里了,明天早餐就吃我做的稀饭馒头吧!”巧,惊讶的说;“丫头,馒头好吃可不易做哟!否则,一旦做了岂不浪费粮食了吗!”荷香自信的说;“您别担心,凡事只要我认真起来就没有做不好的。再说,学校食堂买的馒头又贵,还没吴家奶奶做的好吃呢!她还告诉我做饺子和做饼的。其实做面食比做饭简单方便多了。吴奶奶说;甭管做包子、饺子、油条面饼等等,关健方法和技术,全在面粉放水多少上。吴奶奶说,一个女人不会做面食,那还算个啥好女人呀!”

姣听了哈哈大笑说;“会做面食当然好,我也相信你会做得到。比如我吧,就是个南方女了,可是我却不会做面食,只会做饭呀!难道我就不像个好女人了吗?当然学会点做面食更好。会做面食也好,不会做也罢,不能说明女人的好与坏女。作为一个家庭妇女,能会做面食又会做饭不是更好吗?这世上女性占一半,我敢说很多女人既不会做,也不会做面食的女人大有人在。衡量一个女人的好坏,不是指在会不会做吃的,而是会不会过日子,那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荷香说;“巧奶奶,我明白您的意思了。这些道理我当然也明白。比如说,像巧奶奶这样的女人,那才算得上是个真正好的好女人。她不但德才兼备、温柔贤慧、而且还能协助丈夫创造家业。她那一副温良恭俭让的精神,一直是我做人的一面镜子。” 姣说;“要想成为像她一样的女人谈何容易?其实每个女人的心里,都想朝做个好女人的方面发展。可是往往受到家境及各方面的约束难易如愿,就像人们常说的;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其实做个有能耐的好女人真难呀!从某种意义上讲,在自身没有更多创造自我的环境下,何必要那样要显示一个女人样样让人欣赏?朝着做好女人的方向在努力是没得错的。比如像你乡下的奶奶,虽然我只与她相处了几天,她既没文化,又没更多的见识,可是她的为人处世,待人接物,可是在她的身上,让我看到了她贤惠、纯扑、善良的秉性。而且交谈起来憨畅自然,毫无一点不实闪躲。因此她在我的眼里,就是个忒好的女人。这就是说,她只道了信佛的内涵真谛,又何必硬要强迫自己,去学着坐禅念经念?丫头,你还很年轻,有些事说多了你也记不住,等你年纪慢慢大了之后,有一定的人生经历,像你如此聪明的姑娘,我毫不怀疑你的悟性,到了一定的时候,自然能悟懂人生真谛。”

这时人们早已坠入梦乡,可是这时候的胡巧乔,趟在坑上辗转反侧的自我折腾着。她安眠不了的想着;凭我孙子一贯勤奋钻研文学打下的功底,在北京大学扎根立足,毫不让我为他担忧与怀疑。可是他已到了谈爱结婚的年龄,为何在他身上却让我看不到一点婚姻迹象?眼下已年满二十二週岁了,是个非常成熟的老们,老家同他一生长大了发小朋友,早就结婚生子做父亲了。而他对此毫无一点迫切之感,难道这孩子身体上出了毛病不成?往下,她不敢继续进一步的往下想了。于是她起坑方便了之后,又回到了原点。

其实胡月姣也未睡着,此时她的心里现状,与胡巧乔想的问题并无异样。确切的说,都是为姜飞婚姻没有头序而焦急。甚至还有过之而不急。为啥?因为姜文采和姜飞这二代人,除了她未怀和脯乳之外,从娘肚子里一钻出来,就交给她亲手抚养小至大。以一个母亲来说,对孩子应做的,她都全部做到了。也就是说,她所给予孩子的腻爱与阿护,更比他们的亲生的母亲更胜一畴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算得上是个最伟大的母亲了。因为她把自己一生的爱和精力,全都奉献给这两辈人的身上了。姣在他们二代人的心中,早就已是他们二代人,不是亲妈的亲妈,不是亲奶奶而胜似亲奶奶了。也正因为这样感情的纠结,一生未成家的她,并不感到寂寞与孤独。

她为了什么?答案很简单;那就是胡氏家族,对她这个从小父母双亡的同情与怜惜,把她从一个毫无希望等待的孩子,接到胡家当养女看待。在这个新家里,让她从新得了家的温暖和爱戴。在胡月姣的心里,胡家是她的救命恩人。随之当当胡氏家族遭难时,这个家并没抛弃她,在家族化整为零四处逃亡下,胡巧乔的父母将她一起带到了湖南常德,(巧母亲的娘家湖南常德安身下来)后来胡巧乔长大完婚时,父母以姣为保护人巧的身份为先决条件,否则,不与承认结婚一事。可见胡月姣在胡巧乔父母的心里的地位了。胡月姣的承诺;甭管天塌地陷,永远都要不离不弃的,守护在胡巧乔身边。姣之所以如此为巧如此负出,是她对胡氏家族感恩的一种回馈。然而在她心里毫无一丝怨悔,也未思考过孩子们长大之后如何报答自己。只盼上天保佑,让孩子们顺利长大, 健健康康的无病无灾,就是她一生最大的满足和安慰。

巧的食欲不好,睡坐不安,她攀谈起来心不在焉。心里隐匿的焦虑,还装得那样平静和若无其事的样子,瞒得了荷香,可瞒不过最了解她胡月姣的一双慧眼。荷香早已酣入梦乡,胡月姣猜透了巧此时心里在想什么。于是姣翻过身去拍着巧轻轻地说;“不就是为姜飞孙儿的婚姻问题睡不着吗!“您听听!墙上的自鸣钟都敲响四点了,还在翻来覆去的瞎折腾什么呀!皇帝不急急太监,顺其自然吧!天下那么多不尽人意的事多着呢!只要不亏已心就行了。” 巧想,月姣就像我肚子里的回虫,想什么事都让她猜到了呢!“好了好了,荷香在身边睡别闹醒她了。明天白天我俩真要认真的为这事好好议议了。”姣想,反正一点睡意都没了,看看外面,一轮明月挂在窗前。“你瞧!外面月光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了,干脆我俩起床去外面溜溜怎样?不一会就快天亮了,到时赶早集的人声嚷起来,哪能让人睡得好呢。”巧听她说得在理,应声同意表示同意她的意见。两人简单的收理一下,轻轻地带关好房门,朝着集市方向,边走边聊了起来。

巧说;“北方的天气真好,来了许多还没碰上一次雨天呢。可是在南方,不时乌云低锁,让人无法猜测,一月里至少有十天下雨。你看北京的秋天气候多好呀!每天都是阳光普照,和和熙悠悠的吹着,真有点让人陶醉呀!”姣说;“是呀!我真的很羡慕这里,且不说别的,下雨的日子少就让我心情舒畅多了。每天看到这里晴空万里,不挂一丝的浮云时,就想到南方家家挂着雨傘,阶台上摆着的木楫时(雨天套在脚上用的)心里就憋得荒呢。尤其是家具和衣服,几天不清洗就长了厚厚的一层莓,想起都烦死人的。

哎,本来我们都是北京种,现在可都变成地道的南方蛮子了。特别是一天不吃辣椒,身上就怪痒痒的难受。”

巧哈哈的笑着说;“言下之意是否想回归故里了?其实我心里跟你差不多。以前想回到北京故里,觉得是在痴心妄想。可是现在有此想法,倒觉得十分靠谱了。” 姣说;“为什么呢?”巧说;“你想想呀,这次来北京四哥不是把爷爷留给父亲遗产交给我了吧!就在清华那边呀!等侄儿带我同去办法律移交手续时,我们一起去看看那房屋的现状,如果适合我的想像,那就同孙子一起住到北京好了。有我们的孙子陪伴,还能感到寂寞与孤独吗?”姣说;“回到北京来我倒是容易,对你来说那就不一样了。你有那么多裙带缠着,恐怕不易解脱与割舍哟!尤其是姜尚坤你舍了他呀!哈哈哈!!!!”巧说;“又在老不正经了不是?黄土都埋下半节身子了,那能还找作乐得起来呢。真的是,少是夫妻老是伴呀!”姣作乐的说;“那就来一个乞丐烤火,穷作乐嘛。哈哈哈!!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