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十) 认途跋涉  

2012-06-23 16:5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 祖孙俩人一晚的折腾,谁也没有精神了。 荷香说;“ 奶奶,今天我不想去县城了。因为我想去爷爷坟山一趟,把去姜爷爷家学习的事告诉他。另外不想要父亲母亲送我去县城,万分要人送我的话,那就让奶奶亲自送我好了。”奶奶说;“你这个傻丫头,明知奶奶脚小走不动,怎么送你呀?”荷香说;“这有何难的,奶奶不能走路,那就要父亲扎个桥子,喊着叔叔一起抬你去呗!上次亲嫁奶奶来我们家吃酒,不是叔叔扎的桥子送她来的吗?活了一辈子,什么地方都未去过。老待在家里绣花呀!带人呀!看家呀!通道我们家有啥金银财宝怕被人偷了了?如果您不想送的话,那我就不去了。”这话一说,给父亲一边听到了。于是说;“行行行,既然不喜欢我和你母亲送你,那就让奶奶送你去好了。待会送个信给你叔,要他晚上过,我们扎个桥子,明天早点送你赶路就行了。”

吴氏想,这是儿子在讨他女儿的喜欢,要我去就县城看看世界也好。当年自已成亲时都未坐过桥子,还是由哥哥陪送来到陈家来的呢。这人坐桥子,悬在空中不知是个什么感觉哟?行,老娘明天就这么着了。

荷香很早就准备了纸钱,去坟山给爷爷告别去了。老太太在家,还属荷香用的东西,特别是绣花的架子等等,一个不漏的打了个大包。还有姜家人喜欢吃的梅根菜呀!鸡蛋等等又打了个大包。媳妇说;“娘,荷香的东西带那么做什么呀?您当她是出嫁哟!这绣花用的棚架子,能值几个钱呀!再说她这次去主要是上学,别带那么多的东西,会把你两个儿子压死的。老太太恍然大悟;是呀,是呀!荷香这次主要是上学去的,又不是去学绣花,绣花工具带去就没有用了。这样也好,可省去一大半的力气了。东西带多了,儿子压得我心痛。

吃罢早饭,两个儿子抬着母亲进城了。老太太撑起太阳傘,随着儿子的步幅频率,一颠一颠的,好不舒服起来。左右邻舍知道老太太是个从不出门的人,今天为何两个儿子突然抬着她外出?是否家里又出了什么事了?这些女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开了。桂枝送走母亲女儿回头时,听到有人喊着;“桂枝姑娘!家里又出了什么喜事了?怎不跟我们言语一声呢!桂枝装着非常平淡的样子说;“没啥事呀,是送老太太去县城散散心呢!桂枝想,这些乡下的女人们,就是爱管闲事。也不知他们安的好心还是坏心?

 两个儿子都快五十的人了,第一次抬着母亲走,心里都感到很幸福。加之母亲身体瘦小,抬起来如空手走路一般。为了让母亲坐在上面更加舒服些,走得不快不慢的,不时都在安慰母亲说;“感觉不自在就说一声,以便停下来休息。”两个钟头能到的路,兄弟俩把速度放得很慢,就是要让老人家坐在上面感到舒服。吴氏一路都在想,老头子活近八十的人,两个儿子却从没给他个什么幸福的感觉。更谈不上像我这样抬着走过,他真的一辈子活得很累,很可怜呀!不觉中,两行泪水像连珠炮似的,涮涮的落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  眼望城门就在眼前了,这儿有几家简便的饭馆,兄弟俩商量歇下来,在此先吃完中饭之后再去姜家。吃完饭福池说;“那就跟老板商量一下,把桥子暂寄放在此,我们再和母亲与荷香一起去姜家,显得更洒脱一些。大哥说;“这个想法好,姜家离这儿很近了,进城拐个湾,走几步就到姜家商行了。”吴氏还真没在县城留过,见到路边的东西多多,走起路来也不觉脚痛了。叫着荷香说;“问问那小孩戴的花帽子挺逗人爱的,看多少钱一顶,回去时买一个送给邻家的小孙子。”荷香说;“奶奶不用问,回去时问了就买好了。问了不买别人不高兴的。”

姜家商行知道来客人了,用人马上报告少东家说;“是荷乡村的陈福武来了,有好几人一路呢!”姜文采走出大厅迎接他们,并引他们一起去见父母。胡巧乔见到吴氏来了,特别的高兴!紧咐附下人做饭吃。吴氏敢紧说;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们刚才都在外面吃过中饭了。就是怕麻烦你们。这时胡妈沏了一壶好香茶,分别的送到了各人手上。吴氏看到胡妈,就想到胡以前向她介绍的,百闻不如一见,胡妈这个人真的是个非常能干的老人。不但对人热情,还给人有种非常亲切的感觉。虽然她的年龄跟我不在上下,可是样子却比自己显得年轻多了。于是对胡说;“这就是您跟我的那位胡奶奶吧?荷香,快叫胡奶奶呀!”荷香想了想,于是喊着,“两位胡奶奶好!”胡巧乔说;“我之所以夸荷香丫头聪明嘛!这两个姓胡的奶奶罢在面前,应该怎么叫才合适呢?你瞧这个丫头却想到了,两位胡奶奶好!哈哈!可不是逗人喜欢嘛!”在坐的人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巧乔说;“丫头,你是想好了才决定来的吧? 这事可不能有任何勉强。因为学习必须由你去面对,所有的人都不能代替你的。你的年龄虽然是大了一些,洋学堂上不了,那就去上私塾读书好了。我已经联系好了私塾的杨先生,他已经接受下来了。今后每天早上八点上学,下午六点回家。中午就在先生家里吃中饭。晚上回家做专注的做功课,十点钟才能睡觉的哟!今后就由胡奶奶负责你的起居,跟她住在一间房子里。家务事不用你管,绣花也得暂时放下。等你学习上路之后,该怎样做再说好吗?”

吴氏说;“不能来了光学不做事,家务事是女人的职责。再说荷香从小做家务事习惯了,而且她都能胜任的。不能把她宠坏了。再说绣花也是不能丢了,绣花就是在修心,心修好了,学习才能上心嘛。”陈福武说;“姜伯母,甭管这丫头成不成器,我们陈家人是不会忘记这份恩情的。平时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希望您老人家严格的管教她,我们陈家人不会有任何屁放。荷香送来了,我们待会就得跟母一起回乡下去。”胡巧乔说;“哎,难道你母亲是走来的?”陈说;“不是,是我们扎的桥子抬她来的。回去仍是这样呀!”胡巧乔说;“不行,老人年纪大了,受不起这般折腾。那你们先回去,我要留老太太在这里多住上几天。再说,荷香来这儿是个很陌生的地方,有是个孩子,人生地不熟的,没有亲人在身边岂不感到孤独吗?孩子更须要有个适应环境的过程。这样她在新地方生活,才能够自如呀!另外我还有很多的话必需跟你母亲细细拉拉。到时候,用不着你们来接她了,只要她想何时回乡下去,我会租顶桥子送她回去的。她所需要的日常生活用品,我这里要有尽有,老姐妹在一起,我会让她过得更愉快一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