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七)一个农村女人的心  

2012-03-04 16:20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田志富自参加抗美朝为时两年多了,然而家里却没收到他的只字片书。这次花园村参加抗美援朝的五名青年应征者,都属于田氏家族的子孙。族长田为中想;俺这次送子孙们参军,毫无一点私心杂念。作为家族的族长,鼓励子孙们为国出力,是件理所当然的事。如果说单是想为了在人们面前显示个人,那也那太冤枉俺的一片真心了。时隔二年,这些孩子离家两年有余,是死是生,不得而知。此时田老大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。

刚结婚三个月的儿媳妇陈兰兰,生下孩子都快两岁了。可是好的心情与众不同,每天思念丈夫以泪洗脸。每当看到村里所有年青夫妻愉快生活的场景时,内心那种痛苦不塂情绪逐渐增长。有时想极处时,埋怨丈夫田志富,当时为了想去参军得到自己的支持,用了各种甜密语谎骗了她。说什么走后每月至少有一封家书回来。可是两年过去,许诺何在?这只久被禁闭的小鸟,只要笼门一抽,他便展翅飞走了。然而他何曾想过,家有留下的父母兄弟,妻室儿女?后悔当初真不该凭一时冲动支持他去参军的。要是真碰上那种不祥的结局,俺这一辈子如何度过?眼看儿子如此之小,两家爷娘风蜡残年,且不言夫唱夫随,便成了个十八岁寡妇?想着想着,眼前便是漆黑一团。

别看她每天屋里屋外忙得不可开交,不时也观察到了公婆的心情。强忍着哭脸当笑脸,不时口是心非的安慰老人说;“爷,娘,报纸上讲;中朝两国打了大胜仗了,美国鬼子夹着尾巴逃跑了呢!志富不久就要回国了。”老两口听到这个消息当然心里高兴。不过田老大想,还属打仗就不是件好事,不是敌死就是我伤。俺儿子是否有老天照应呢?很难预料。但愿有人回乡,就谢天谢地了。明知这是儿媳妇在安慰老人,更明白此时,这丫头的心比老人更担扰。

每当兰兰想起志富对她说;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一个大男人整天辛辛苦苦的守着眼前的几亩地,一辈子围绕在妻儿子女身边转悠的生活,把国家大事此致度外而不顾,这种生活实在过得腻人,算得啥男子汉呢?其实陈兰兰也是个思想进步的青年人。国家号召青年参军,志富有此决心,她并没拉他的后腿,而是积极地支持他去投军的。心想这样既能为国解忧,同时也付合了当初志富的想法,然而她决未想过打仗是个如此残酷事情。后悔自己真不应该松手让他去的。若大一个中国,难道就缺少了他一个男子汉保卫,国家就安稳了吗?想着想着,身边的儿子又大哭闹起来了,这时更增添了她内心的烦脑与惆怅。她想,你哭呀!俺更想哭个痛快呢。今天俺干脆赖管理你,想怎样就怎样吧。

田老大听到孙子啼哭不止,好像兰兰不在孩子身边似的,于是摧着老伴说;“你过去看看什么情况?,孩子都哭得口干舌燥了,不是孙子闹病了吧?”老伴梅香说;“晚饭吃得好好的闹个啥病?孩子哭哭太正常不过了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俺生了七个孩子,不都是这样带大的吗?” 老头子说;“话可不能这样说,目前儿子不在身边,也够难为她的了。这人要将心比心嘛。再说她心里不一直惦记着志富的安危吗?别看她每天笑脸对人,这是她怕俺们心里难过不是?青年的夫妻长年不在一起,这种内心难道俺们还不理解吗?多去安慰她几句。要不,就把孩子抱过来哄哄,一天到晚里里外外忙的够呛,让她好好安静的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鲍梅香敲门进去后,看到媳妇一边眼泪满腮,一边抽咽着说;“今天在地里听到大家议论说;“前线战场上死了很多的人,村里去的几个后生恐怕没指望了。妈,您说俺怎样看待这件事?真要像他们议论的,俺真不知该如何面对?”梅香说;“别听那些人栏咬舌头,真正出了什么不吉利的事,县里还不通知咱们吗?再有,俗话说;母子同心,一直以来,俺心里从没有个不祥的兆头。更未为儿子有过心里浮燥的感觉。凡事都不能总往坏处想,难道就不能往好处多想些吗?一旦把身体弄坏了,俺孙子岂不没奶吃!”

兰兰说;“俺也按您的想过,可是村里不是同去了五个小子吗,为啥都没来信呢?再说他们都是会写信的人呀!这些男人呀真没良心,当兵人的心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。”梅说;“也不能一概而论,或许他们天天训练和打仗,根本就没时间往家里写信呢?军队有军队的纪律,也许打仗期间不准写家信呢?俺志富是个有良心的孩子,这点娘心里非常清楚, 如果能写信,他决不会偷这个赖的。明明知道自己要做父亲了,那种心情只有过来的人明白。”兰兰说;“娘,不管怎样,真要出了什么意外,俺都要把壮壮抚养长大成人。俺早已下过决心了,生是田家的人,死是田家的鬼。”梅说;“你这孩子想到哪里去了,俺们是个善良世家的人,从未做过亏人害人的事,老天爷会保佑俺家清洁平安的。记得送志富参军在县城看过的戏吗?薛平贵投军打仗,王宝川苦守寒摇十八载,最后王宝川为中还当上了黄帝娘娘了吗!丫头,就看你有这个福分没有哟!”

兰说;“俺没那样大的奢望,只要志富安全的回到家就行了。俺们男耕女种的,那怕是再艰苦的生活,夫唱妇随的心干勤愿,永不后悔。”梅说;“现在你唯一的责任就是把壮壮孙子带好。俺娘俩都是女人,女人的心难道娘不懂?来俺田家快两年多了,可是结婚才三月就守着这空房,娘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俺家三个媳妇中,唯独你最讨俺爹娘喜爱。整天田里地里毫无半点怨言,这是俺老田家的福分。这除了你家爹娘教养得好之外,当然也是俺娘俩之间的缘份。往后家里养的两头猪就不用你去管了,让娘来负责管养好了。眼看年关快到,你爷发话说将它宰了过年,从此俺家再不养猪了。即使以后孙子想吃肉时,用家中的糧食去兑换去。”兰说;“这样不行,俺一家人吃得了多少肉?不就是换些现钱以补贴家用吗?况且俺田家的亲朋友威友多,礼尚往来是免不了送情交往的,哪里来的钱花?别看是两头猪,可以能解决不少实际问题呢!家务事一切不能变,以前怎样仍然不改。志富出门时俺就已经向他保证过了,往后俺一人要顶两人用,维持好这个家庭的完整性。”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