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客行

长剑当歌七十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十余载若等闲,晚期依旧壮心间。 弹剑作歌奏声苦,天涯长啸似无言。 历来剑客多寂寞,挫筹顿志命由天。 笑狂痴把残酒尽,苦守长剑归桑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二六)无私托举让晚辈成才  

2012-02-20 17:4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胡端强伤风败俗之事,引起花园村广大民众的公愤。这一死一伤的新闻,不经而走的传遍左右邻乡。当然县政府组织部得知此信息之后,感受万分的遗憾了。唯一能补救的办法;只能快刀斩乱麻,即早更换花园村新的领导班子。    

特沠组织部长魏强民,亲自去花园村处理这桩事情。带着上级的意图,魏首先来到田为中家,听听他对胡端强事件的看法。田老大多么精明的人,且不说胡的一句难听之话,毕竟这事真像大白,何用他再去的从复?而是带着挽惜的口吻说;“这事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。然而石里香的死,他应该负有责任。就看人民政府的法律如何处理了。”魏强民说;“这事自有公断,现在县领导的意见,花园村不能一日无主,县里意见是想请您来接替农会主席一职。”田为中听后,当场婉言谢绝。道理只有一个,认为自己年纪老了,这事应该让村里的年青一代来接任,不管怎么说,青年人的能耐都要强过俺。魏对田的谢绝感到十分的失望,尴尬中不知如何深得谈下去。心想这是县组织部考虑决定的意见,然而这老头却为啥不领情呢?经过再三讲清道理,然而田仍无接受的诚意。于是魏只好转弯的探试着问道;“那您可否推荐一个本村能胜任 此工作的人选呢?”田老大深深吸了一口烟回答说;“按俺想,当个农会主席有何特殊之处?只要他具有公心,品行端正,能为村人们办实事就行了。再说胡端强一没文化,二没德信的,都能胜任得起农会主席一职,其他人也就不会很难了。过去他不就是凭着解放时拥护共产党,在村里当个民兵队长能出风头吗!真要让群众举手通过,恐怕还轮不上他呢。今天他出了见不得人的丑事,上级也有责任,如果实在不行了改选农会主席也是在情理之中。不瞒您说,在男女关系上他并非初犯哟?村人们只是敢怒而不敢言罢了。”

田老大这句话,引起了魏强民十分的关注。县里岂知这一切?然而魏对此事并未细究下去。而是让他再一次的看到了这位老者,不便有一副纯正的内心世界,同时对工作具有一种高度的正义态度。心想,县领导之所以考虑让他出来接任花园村的农会主席一职,那是太恰当不过了。然而现在尽管让他说得口干呑燥,也无法让他接受?只能回去再向上级秉报了。为了缓和这种尴尬局面,魏换了个轻松谈话方式来征求田的意见说;“您老可否推荐一位人选?让上级去考虑?”魏此话一出口,田毫不犹豫地说;“俺心里有个适合的人选,但不知上级否能采纳?”魏想,可能他想要推荐的人 ,一定是秘书本德全了。如果真如此,岂不也是县里已经物色了的最佳人选吗?

田为中说; “俺想要推荐的人叫张福满,今年才三十一岁。此人祖宗讨饭出身,可谓是个根正人善的贫下中农。虽然目前轮到他是第七代了,仍以务农为乐。争气的而不卑不亢的、坚守在这平凡的地方,过着这吃食其力的贫庸生活。若要说起他的祖先来,与俺田氏家祖一样,是当年开发花园村的创始人之一呢。祖祖辈辈中厚善良,七代人中无一人离开这里。况且这孩子是在俺的眼皮底下成长大成人的,忠厚诚恳中,透出他的品德双全。而且一向热衷于公共事业,当年解放军进城,他一人跑到县城欢迎解放呢!有关此事,花园村的老少皆知。而且从小在本村读过几年的私塾,还不是一个大眼不识一字的文盲呢。”

田老大这一推荐,很出入魏的意料,可他却未推荐自己的女婿李德全呀!可是推荐张福满,并不是县领导考虑的真正人选呀,最有可能的倒是秘书李德。这时魏疑惑不解的问;“为何李德全您不向县里推荐呢?据俺所知,李德全是个很能胜任此工作的人呀?”田老大慷慨的说;李德全这孩子倒也不错,也有一定的工作能力。相比之下,张比李在各方面更胜一畴。尽管他未受到人们观注,往往不被观注,浮在水面上的,不一定都是能人了。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,称当此任理所应当。但这绝不是凭这点就能当好农会主席这一角色的。一个人的教养和品德,并非一日两天能够形成的。他与李相比,贵在他能坚持不懈的,关心和怜怜悯他人,和热衷于公众事务。如果一个人没有做人的底线,何以谈得上舍已为公呢?俺有七个孩子,生性都异同,因此在子女身上,俺做不到一碗水揣平。俺喜欢自心少的孩子,比如说,俺就最喜爱老三志富这孩子,心里豁达,举持正义,即使俺做得不对的事,他都能真言不讳的,敢向老子指出来呢!张福满虽然与俺非亲非骨,仅仅是个同村晚辈,然而他却具有这种品德。如果上级真要听取俺的忠言,那么有他俩人的配合搭当,相互取长补短的工作,那么这将是花园村的一种幸事。别看张过去当过所谓几月伪保长,那当时毕竟俺们花园村的老少爷们推举出来的,可并未为花园村人带来任何损失。这点上级领导早已经调查清楚了,当时土改工作的鲍春来都非知道详情的。

其实依俺看,当一个农会主席并非高官厚实禄,一无工资,二无物质享受,纯属勤恳忠实的,为全村广大群众做点上传下达事情。有什么可以去争夺的?只要能公而忘私,落实好党在农村的各项工作打折扣就行了。”魏听了田老大的这席话,感慨很受感动,尽管他对当一个农会主席的责任讲的不十分深透,然而理解一个农会主席的责任中精辟的。就像一个人信佛蝉的实质说不清楚,但他懂得了它的坐蝉重要意义。故此对田的谈论并未反驳一句。于是说;“田老伯,你的宝贵意见,俺一定带去给上级领导考虑。一个村能选出个真正能当好家的确实不易。”田老大说;“李德全若能继续担任起花园村农会秘书一职,俺相信他与前不同了。一定会努力做好这一工作。这不还有俺在后面支持和扶植吧!”魏带着田大爷的意见,离开花园村一路上想的很多, 脑海里想到老头精明的思维,过人的思考能耐,说话是那样的干净利索,而且话中的分量又是那样的尖锐有份量,是一般普通农民难以相比拟的。,有老伯这样坦荡开朗、胸怀大众的思想境界,岂不值得人们尊敬和佩服吗?真是个德高望重,难得一见的的好前辈呀!

老伴一旁听了他和魏同去的谈话说;“老头,你的意见真要得到县里领导的重视和支持,能让张福满这孩子当上农会主席,将是花园村人的福分了。比起胡端强那要强干多了。且不言别的,就凭他那股热心为大家办事的精神,就会得到广大村民们的拥护和支持。瞧他的庄嫁种得多么出色!田地地里家里屋外,就可看出他的精明强悍了。那时胡端强如此整他,经你一开道,马上就包容下来了。如果换一个其他人,恐怕要拼个鱼死网破哟!”老头笑着说;“那当然呀!这孩子是俺眼皮低下长大的,心身流的是他祖辈忠诚厚道人的血,瞧他那不卑不亢的生存态度,就可证明他是个多么善良的孩子。俺不是吹牛,他做人是怎么想的,身上有几根汗毛俺都是数得清。更何况他还有着一颗助人为乐的热心肠。李德全虽是俺的新女婿,然而他内心的狭隘和处世为人上还甚福满一畴。今后若能在工作上好好炼就一下,说不定还真是一个有用的人才呢!如果说他身上没有这些优点,今天俺也不会向县里推荐了。成不成还得靠县领导的态度。不管县领导如何来做俺的思想工作,这个农会主席俺是肯定不会接受的了。确切的说年岁不饶人呀!不要争着这茅坑不拉屡,年轻人有更多的潜力与能耐都胜过自己,可是能转去二十年当然不让。平时不是还有俺在后面扶持他们吗?小小的花园村三千来人口,有什么值人去担心的呢?”

几天之后,县领导经过再三讨论,最后决定采纳田老大的意见,并命魏强民同专程去花园村,召开一个全村村民大会,带着县委的指示向大家宣布改组花园村原有的领导斑子。任命张福满为农会主席,李德全仍为农会秘书一职,并兼兵队长。命光荣军属陈兰兰。为村妇妇主任。(是田老大的三儿媳妇)当这个指令在花园村全村大会上宣布时引起一遍叫好声。其中唯一感到惊讶的是张福满,因为他从没想县领导会认同自己成为花园村的农会主席。他走上台去只说了一句话;今后努力为村民多做些有益的事情,以实际行动报答乡亲们对自己的信任。

散会后他带着万分喜悦和感激的心情对田老大说;“叔,这是您对俺的推举!否则,谁能看得起俺这快不成料子的人呢?今后还得靠您把手把脚的教导。如此扶助侄儿,要不好好将这份工作干好,就没脸愧对您老人家了。”田老大说;“这并非俺说了就算得数的事,而是你具备了这份能耐,县里领导看得起。可是你不要想错了, 今天当上了一个农会主席,可千万不要认为是当了官?同样只是花园村人的一个农民而已。就像叔当田氏家族的族长一样,要以公心处理家族之间的事务,一点便宜都不能占。你当农民主席后,只能为全村民众争光,可不能为村民带来耻辱。胡端强此类的事可不能从演。一个人做些好事容易,难的是一辈子要想到这村民大众的利益出发。绝不可背叛村民的意愿从蹈胡的腹辙。这次叔推举你出来做事,与过去赞同你当保长是两会事。俺是你的长者,绝不会误导你走上歪路的。只要你认真为乡亲们做了好事,花园村人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知道吗?德全毕竟是个实诚的人,他一定会好好协助你做好工作。过去恩怨阴影不能放在心坎里了。男子汉要有宰相的肚量,要提得起放得下,才是个真正的爷们。更何况以前的事情都被揭露出来了呢?填平了的沟坎,只能修补加固,另生技叶那是小人。李德全也是个正直的人,否则俺也不会将亲嫁给他了。你们俩各有千秋,取长补短,相互自勉吧!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们的期盼和信任,大家都在仰着头望着你们哟!是骡子是马?人们正等遗溜着瞧呢,哈哈!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